首页 > 我的脸就是绝对防御 > 第二十二章 锻体药浴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锻体药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屈良离开广场后直接去找石敢教习,总教头答应的药浴那是他难得的机会,他务必要尽快获得,一刻都不能耽搁,东西只有到自己的手上,那才能让自己放心。

  他走回食堂,果然石敢教习还没有离去。

  “石敢教习,总教头刚刚与我说,让我找你领那笔资金,去锻体用!”

  石敢微微一愣:“锻体?”

  随后摇了摇头,明白这肯定又是总教头的空头支票,他之前也领过这种没什么价值的东西,最后发现了以后还不得不感谢他的激励,想想都难受。

  见屈良脸上全是期待,他嘴角抽动了一下,冷声道:“好,锻体是吧,总教头怎么跟你说的?你和我复述一遍,我好知道他答应给你的是什么!”

  屈良立即把陈清扬对他说的话全都重复了一遍,末尾特意提醒石敢教习,这是总教头叮嘱他要他本人给自己提供的。

  石敢心里好笑,想着:“狗屁药浴,不过是强身健体的补药罢了,确实有轻微的功效,可效果也就那样,别说两千两了,在外面虽然买不到,实际成本能不能超过十两银子都是个事!”

  屈良绝对不知道,陈清扬对他撒了一次慌!

  石敢教习明白陈清扬的用意,也不点破,淡淡道:“跟我来吧!”

  说完当先走了出去,刚出门,一道落叶飘在了他的身上,石敢眉头一皱,立即明白了一切。

  这是东方胜的密信,上面刻着米粒大小的字迹。

  只见上面写着:“药浴三倍量,去药房!”

  他摇了摇头,继续前行。

  屈良立即跟上,对即将进行的事有种仪式感般的强烈期待,不知道这种药浴对自己有什么样的提升,哪怕仅仅提升一层,也让自己心潮澎湃,不管多少,他都会觉得值得。

  石敢带着他几乎走了一刻钟的时间,屈良也晕头转向了起来,没有想到要走这么远。

  他不由得感慨起来,这讲武堂实在太大了,在他还不熟悉道路的时候,一旦没人带路,基本上就等于迷路了,现在的自己也就只对食堂和广场这条路线比较熟悉一点点,从这里返回宿舍都将会十分困难。

  石敢开口道:“讲武堂位于五鹿城之中,但是这讲武堂是内空间,外面看起来不大,实际上一旦走进大门,空间会立即放大百倍,不了解实际情况的人,就几乎很难找到路了!”

  屈良一楞,原来如此,这讲武堂居然还能这样,内外的空间并不一致!

  “我明白了,教习!”

  过了一会石敢停下了脚步,入眼处是一个普通的四方小院,院门正对着里面的一个三层阁楼,看起来古色古香,别有一番风味!

  石敢看他的眼神就觉得好笑,打击他道:“不要用那种眼神看这里,这里不是什么高大上的地方,不过是药房罢了,里面的药材也不过是一般的普通货,谈不上让人惊讶的地方。”

  “可是总教头说了,价值两千两?”

  “那要看什么东西什么用途了,快死的人,一个可以让他多活一年的草药,他都愿意倾囊购买,哪怕谁都骂他傻,他也会去做,而这里,对于只能武技修行的你,这东西对于废物的价值,就是两千两!”

  屈良无声吐槽着,完了,又来了!

  隐隐约约自己还是能够感受到一点,他虽然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但是好像对于自己,他的耐心更加多了一点点,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石敢当先走进了阁楼当中,屈良急忙跟上。

  一进去屋子就是一股子草药味道,并不刺鼻也没有多难闻,当门一开启的时候,还有一成浮灰的味道。

  石敢嘱咐道:“一层的药材随便你用随便你吃,当饭吃都行,撑死了活该;

  二层的药材一个不准吃,那有剧毒,随时都有可能要了你的命;

  如果二层的药材泡完了,这才允许你去三楼,到时候把衣服脱光了,坐在三楼药材旁边就好,三层的药材可以通过皮肤毛孔渗入体内;

  一层、二层的药材都是用来做药浴用的,你记住了吗?”

  “我记下了!”

  “那好,给你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候你再去上课!”

  “是,教习!”说完对着他行了一礼。

  “嗯,还有,饿了的话,你只能吃药材,这里药材多得是,一层的药材都是为你准备的!”

  说完转身就要走,刚抬腿迈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讲武堂的禁忌在每一个人的眼中看起来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极难辨别,也不要抱有侥幸心理,记住了,你的颜色是黄色,看到任何有黄花栽种的路都不要走,宁可绕路,那里会有着陷阱,你一旦陷入、有可能就会死在里面。”

  屈良听着像开玩笑一样:“这……”

  “我说的都是事实,我也不会像你们刚来的时候,能有功夫监视你,之后一切行为准则都靠自觉,讲武堂相对安全,可是他国刺客也总有莫名其妙的天赋突破结界,偶尔会死人!”

  “啊……”

  “这里就是你办公的地方了,以后杂役的活,就在这里做,收拾卫生、扫地、整理药材,这些简单的工作,你会做吧?”

  屈良只能感慨起来,这讲武堂禁忌看来十分多,并且规定的十分严格,哪怕只是走错路了搞不好都会死!

  点了点头:“我会的。”

  石敢点了点头:“我走了,十五天后我来一次,如果宿舍你不喜欢,以后可以住在这里!”说完,转身就走出了阁楼,三层的阁楼就只剩下他一人。

  屈良收起了一切心思,既然在这里工作,又要在这里锻体,那么他就要立即泡起来,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

  在阁楼一层里面走了一圈,木质的阁楼建筑,里面虽然灰尘很厚,但不得不承认,这里还是十分舒服的。

  把这里当做宿舍反而比那让人头疼的集体宿舍舒服多了,至少不用看那些人的脸色,也不用与他们争吵,少了一些麻烦事!

  收拾卫生之类的事情,自然能晚点就再晚些时候干好了,急忙走到药柜,伸手抓起一把药材,直接扔到了药池当中。

  药池并不小,左右都是可以行走六步远,里面一直都是咕噜咕噜冒泡的热水,但是感觉温度并不高,也不知道这是如何做到的,在这个几乎没人来的地方,药池里的水会一直冒着热气。

  屈良随手将那些药材也不管是什么,直接扔了进去。

  一个冒泡后,药材就变成了粉末在水流中旋转出一个漩涡,随后慢慢消失的无影无踪。

  让屈良看的惊讶不已。

  脱光了衣服,扑通一声,屈良就跳了进去。

  顿时一股灵气从药池之中生成,弥漫了全身上下。

  “药浴、锻体,真是值得庆幸啊,试试看看效果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