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脸就是绝对防御 > 第二十六章 神经女刺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神经女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女刺客气的挑了挑漂亮的眉毛,语气非常不满:“好!好!好!药池归你行了吧,看你表情好像我欺负你似的。”

  “行啊!”

  “我在二楼,如果你敢轻举妄动,我还是可以一瞬间杀掉你,我的速度你是明白的,在我眼里,你跑不出三步远,喊不出半句话,明白了吧!”

  “哦!”

  她又再次让步,听见屈良没有丝毫感激的语气,顿时气的一跺脚就跃到二楼去了。

  屈良看到她消失在二楼,随后听到哼的一声,似乎表达她对自己十分不满。

  没多久,就响起了摔东西的声音。

  屈良张张嘴,楼上的声音越大,他的嘴就越长越大,这女刺客有点神经病!

  想要提醒她别弄坏了药材,那些可是值钱货啊!

  只是话到嘴边,到底是没说出来!

  自己不是她的对手,谁知道自己一句话说不好,会不会又惹到这个古怪脾气的刺客了。

  这个女人很可怕,脾气古怪的都会被屈良列为不安全分子,明显这女子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还好,她对自己似乎没有太多恶意,自己应该性命无忧,如果要杀刚刚应该就已经杀了。

  他身上一点衣服没穿,出去应该是做不到了,就算是面对着一个女敌人,自己也对裸奔感到头疼,楼上那个女子时刻监视着自己,只能让他无奈起来。

  屈良为了避免麻烦,他平时白天都在睡觉,就算在聂府的一年当中,也是躲在角落里慢慢习武修炼,除非有什么大事,不然几乎不出家门。

  上一辈子就对女孩子没什么经验,所以他长这么大,几乎没有与女子共处过太长时间,对女人的经验几乎为零,如果不是上辈子还有个主动倒贴的,主动拉他手的女孩子,那他对女孩子的经验就是妥妥为零。

  二楼的女子到底在想什么呢?

  她砸东西做什么?难道药材的味道让她心烦了不成?

  还是自己的同伴被干掉了心有不甘?

  屈良揉了揉自己那情商偏低的脑门,完全摸不着头脑。

  百思不得其解,只得继续泡在药池当中,蹲起了马步。

  默念心神守一,想着用意念时刻牵引着灵气,希望它能够在自己的身体上引起波动。

  感觉还不错,这种类似于站着打坐的姿势,让他精神似乎有所恢复。

  而楼上的少女此时正在偷偷地往楼下看。

  药池之中的男子神情专注,似乎正在闭目睡觉,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存在,让少女更加名目张胆地打量着他。

  当她突然想到自己正在偷窥一个美男子的时候,脸色顿时又红了一些,低着头脑袋晕晕地像喝了酒。

  女刺客捂住嘴惊讶着!

  我这是怎么了?

  为自己的失态感到羞愧!

  一个刺客本该无情,为何看到他心中就莫名心神不宁?

  为何总想去看他两眼?

  总觉得下方那个俊秀的人有着一种非凡的吸引力,引导着自己的目光。

  连忙别过脑袋不去看他,心中默念,我是刺客!我是刺客!我是刺客!

  刺客不能有感情、不能出现弱点!

  弱点出现就意味着容易动摇。

  “要不要杀了他?”

  松了口气,脑袋清醒了许多,弱点就是他,那么他就该杀!

  屈良似乎心神守一有点上头,困意出现打了一个哈欠,让女刺客心里突然升起一丝甜甜的感受。

  “完了!下不去手!”

  女刺客完全沦陷!

  屈良不一会,泡着泡着就睡着了,今天经历了太多事情,心神守一最容易做到的是不是让灵气爆发,而是睡觉!

  屈良扎着马步就睡着了,还有着轻微的鼾声!

  少女看傻了眼,世上还有这种站着打呼噜的男子?

  天呐!这才第一次见面,自己怎么就对他心动了?

  她没想到,很多年来一直接触黑暗的自己,居然失神了!

  偷偷地凝望着下面的屈良,过了一会突然笑出了声,她的声音轻灵好听,与她之前冷冰冰的样子完全相反。

  过了一会叹了口气,走下一楼将他的衣物放在了药池旁边。

  一转身,打开了药房的大门,走了出去。

  屈良正在睡觉,时间过去了不知道多久。

  正迷迷糊糊的时候,有人摇了摇自己的肩膀。

  他睡眼惺忪地苏醒了过来,勉强睁开惺忪睡眼。

  “喂!喂!醒醒!”

  屈良打量了眼前模糊的人影,是一身白袍打扮的男子,一个国字脸出现在眼前,正焦急着看着自己。

  “喂!”

  屈良揉了揉眼睛,呢喃道:“长云……前辈,怎么了?”

  长云紧盯着他,询问道:“你有没有见到一个女子?我在这个药房门前立下的结界被打破了,也不知道是她不小心撞上来了,还是从这里逃出去的!”

  “女子?”屈良没反应过来:“什么女子撞上来了?前辈你在说什么呢?”

  长云没好气问道:“是一个少女,一身黑衣,你到底见没见到啊?”

  屈良立即清醒了过来,急忙摇头。

  万一她在二楼监视着自己怎么办,她的速度太快了,估计长云也不是她的对手,可别两人一起死在这里。

  急忙否定道:“没见过!”

  屈良的语气斩钉截铁,让云长觉得很怪,瞪了他一眼,感到眼前这少年有些一惊一乍的。

  无奈道:“好吧,如果有消息你记住摇门口的铃铛,我重新给你立上一个结界,那个人十分危险,还有,今天发生的事情,不准说给任何人听,知道吗?”

  屈良点了点头,不敢多说,怕自己多嘴言多必失,不知道那女子在暗处哪里正冷冷地盯着自己呢,那就自断生路了。

  长云叹了口气,就抬头看了一眼楼上,随后挥了挥手,立即几个人就下了楼,在屈良目瞪口呆之下离开了这里。

  屈良疑惑地抬头看着楼上,要是没记错,那个少女不就在二楼吗?

  她……不见了?

  还是隐蔽起来了?

  当长云他们立完结界走远了之后,这才看到,药浴旁边就是自己的衣物,这些衣服被人拿到了附近。

  脑袋一震,一瞬间理清了所有,那个女子应该已经离开了这里,不然为何会把长云他们引过来了。

  由于她离开了这里,让长云他们也没有找到人。

  看了一眼药池,这药池半天也没有动静,看来少女肯定已经离开了。

  一个神秘的刺客女子,奇怪的闯入了这里,呆了没有太久,又奇奇怪怪地离开了这里。

  屈良陷入沉思当中,自己就是一个刺客,任务是行刺卫国大将军赵无痕。

  既然是攻击到讲武堂的刺客,那么到底她是不是大齐刺客呢?

  依旧想不通,线索不够!

  随后心中窃喜起来,那女刺客不见了是好事啊,自己生命也安全了,也没人跟自己抢药池了,可以安安全全地享受药浴的效果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