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六界之秘 > 第一章 修罗大陆

我的书架

第一章 修罗大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片云雾飘渺连绵不绝的大山,如龙脊延伸,弥漫在这苍茫的大地上。
山脉中,五座高挺入云的山峰,如同五指,耸立在山脉间,远远看去,这五座高挺入云的山峰,电闪雷鸣,乌云密布,风起雨落,很是神秘,当地人称这五座巍峨山峰为五峰宗,因为它是一个古老的宗门。
五峰宗山门前,一名身着黑衣头戴黑斗篷的少年,一副高手风范站在一块巨石前。
他神色凝重盯着巨石上的几个字,身后还有几名身着黄色长袍青年,同样神色凝重,但几人不是盯着巨石上的字,而是神色凝重盯着他。
“五峰宗。”少年轻声念了一遍,然后一副悲壮神色,就如壮士一去不复返般,截然转身往山下而去,身后几人纷纷赶忙让出一条路。
“哎呦!”没走几步,少年一个趔趄踩空了石梯,摔倒在石梯上。
“噗呲”几声,身着红色长袍几人,见少年摔的鼻青脸肿,都忍不住的笑出声。
见自己出丑了,赶紧捡起斗篷,逃下山去,隐隐可见,身后还传来阵阵笑声。
少年便是张凡,五年前,他来到这个世界,出现在五峰宗的远古传送阵中,一位中年男子见他奄奄一息,便救了他。
五年的时间,让一脸稚气的张凡变成一位清秀少年,他俊美的脸庞尖尖鼻子,一双大眼炯炯有神,漆黑的眉毛,眉宇间透着英气和丝丝邪气。
一片云雾缭绕的丛林中,参天古树杂草恒生,更有鸟兽之音不断回旋。
林间砸草中,“哧!“哧!”两声,一只穿山甲被两支箭射中。张凡手拿弯弓,背后插着几支箭,从一棵参天古树上跳下,身形灵巧快步走到被箭射中的穿山甲面前。
“嘿嘿嘿!今天可以开开荤了。”张凡提着穿山甲,脸上乐开了花,心里自顾自的嘀咕,边往一处山谷走去。
山谷内,小溪流淌鸟语花香,很是幽静。张凡提着穿山甲,走到小溪边,开始熟练地处理穿山甲。
一切准备完毕,张凡在一堆乱石上,架起火,开始烤穿山甲,穿山甲被张凡烤的金黄黄,随着他的翻动,滴滴就如珠子般的油,落入火中吱吱作响,散发出的香味,飘荡在山谷中,令人咂舌。
酒足饭饱后,张凡靠在一块大石上,神情中透着丝丝惆怅,迎着夕阳望向天边。
五年前,他误食仙果,纵身跳下悬崖,被悬崖底瀑布中隐藏的传送阵,传送到了这个叫修罗大陆的世界。
救他的中年男子对他很好,不但给他疗伤,还教他这个世界的修炼法。
夜晚,圆月高高挂在空中,山风吹动谷的草木,发出吱吱响声,山脉中还时不时传来野兽的咆哮。
张凡盘腿坐在乱石上,周身灵气荡漾,一吸一呼间,那汇聚而来的灵气,很是玄妙规则向他经脉汇聚而去。随着灵气汇聚的越来越多,他经脉就像个无底洞,不断吸收汇聚而来的灵气。
一夜无话,清晨,阳光透过枝繁叶茂,洒在山脉间,滋润了万物生灵。
“呼!”张凡吐了一口浊气,停止了修炼,他伸了伸腰,一夜的修炼使他精神气爽,感觉不到一丝困意。
张凡起身走到小溪边,简单的清洗了一下,他望向山脉间五座高耸入云巍峨山峰,咬了咬牙,神色坚定的背着弓箭走出山谷,往山脉深处走去。
两年前,张凡拜五峰宗救自己的中年男子为师。天意弄人,张凡因为误食仙果,导致了他体内经脉比别人大数倍,三年的时间,同他一起修炼之人,都到了聚气期五六重,可张凡却只是聚气期二重。
这还是因为他师傅是宗门长老,底蕴丰厚,不断供他大量丹药修炼,他才修到聚气期二重。因此,张凡的大名也传遍了整个宗门。
虽然师傅对他很好,但自己修炼需要大量资源,他也总不能老靠师傅,所以他偷偷跑到山脉中寻找灵药。
中午,在山脉一条大壑中,张凡摸了摸饿得咕咕叫的肚子,望了望四周,他走进一个山洞里。山洞不大,但很凉爽,张凡取下背后的弓箭,躺在石壁上休息。
“哎!都寻找了几天,灵药怎么那么难寻。”张凡有些唉声叹气的嘀咕着。
这片山脉中虽然灵药很多,但张凡并没有经验,他几天来一直都是在盲目的寻找。
“嗡!”山洞一阵颤动,张凡吓了一跳,赶紧爬起身,查看山洞怎么会忽然颤动。在山洞中没看出什么问题,张凡转身往洞口看去,顿时他就吸了口凉气。
只见山洞外的大壑中,一条几十丈长的巨蛇,吐着红丝带般的舌头,扭着巨大无比的身体,正在大壑中爬行,惊得张凡双脚如灌了铅般,站在山洞中一动不动。
“轰!”忽然间,一道剑气从天而降,劈在大蛇庞大的身上,电石火光间,一声震天响,大蛇身上的鳞片与剑气擦出了火光,鳞片被剑气劈破,身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隆!隆!”大蛇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激怒了,它痛苦的张开血盆大嘴仰天长啸,四周顿时地动山摇,山洞中的张凡也被洞中摇晃,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
山壑中的大蛇不断扭动着身体,巨大的尾巴甩向一棵参天古树,“轰!”古树炸开,一道人影从古树上飞出。
人影是个手中拿着剑的灰衣老者,此时他狼狈的滚在乱石上,借着滚动之力,灰衣老者立马站起,惊恐的头也不回就往古树密集处跑去。
大蛇就像知道灰衣老者要逃跑一样,巨大的尾巴瞬间又扫向灰衣老,他还没跑几步,就见大蛇尾巴又向他扫来。
灰衣老者拍向腰中乾坤袋,一张金色符箓出现在他手中,他心疼看了看手中金色符箓,神色挣扎的把金色符箓甩向扫来的巨大尾巴。
“轰隆!轰隆!”灰衣老者甩出的金色符箓,在空中炸响,顿时大蛇巨大的身体被金色符箓炸碎一半。
一块块碎肉与血雾从天而降,洒落在乱石杂草中。躺在山壑中奄奄一息的大蛇,瞪着血红双眼张开血盆大嘴,做最后的挣扎向灰衣老者咬去。
灰衣老者没想到,金色符箓没炸死巨蛇,让它临死前给自己最后一击,慌乱之下,灰衣老者用手中剑劈向血盆大嘴。
“卡擦!”一声轻响,灰衣老者手中剑被血盆大嘴中的利牙咬断,同时咬断的还有灰衣老者拿剑的手臂。
“啊!”灰衣老者口中发出惨叫,血盆大嘴中红丝带般的舌头,卷住灰衣老者身体拉入了血盆大嘴中。
大蛇把灰衣老者拉入口中,它巨大的蛇头双眼闭上,“轰!”的一声倒在地上,最终,大蛇和灰衣老者双双同归于尽。
对于大蛇和灰衣老者的战斗,张凡趴在山洞中看得清清楚楚。
此时的他,心中被一人一蛇打斗的情景,深深震撼住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如此激烈和血腥的场面,一股呕吐感,顿时让张凡趴到一边干呕。
过了好一会,张凡才泪一把鼻涕一把的站起身,张凡没敢立马出去,而是继续在山洞中,观察死去的大蛇。
过了两炷香,见大蛇真的死了,张凡才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走出山洞,怀着激动的心情,他拉弓搭箭慢慢向死去的大蛇靠近。
还没临近大蛇,一股弥漫在空中的恶臭血腥味,让张凡弯腰又干呕了一阵。
张凡看着一地的碎肉,和闻弥漫在空中恶臭血腥味,他都想放弃靠近大蛇的念头。
不过转念一想,张凡还是决定过去,不为别的,就为灰衣老者这样的高手,都要偷袭大蛇,就值得他强忍恶心过去。
强忍着恶心,张凡慢慢接近巨大的蛇头,临近时,一股威压忽然从巨蛇身上传来,顿时张凡被威压震退几步。
张凡心惊胆跳的看着巨蛇,一动不敢动,过了好一会,张凡咬咬牙,拉弓搭箭从新向巨蛇走去。威压又传来,张凡强挺着不被震退,一步一步走到巨蛇头前。
一股股刺鼻的血腥,让他头有些发晕,强忍着血腥味,张凡放下弓箭掏出身上一把匕首,朝巨大蛇头砍去。
“咣!咣!”匕首砍在蛇头上,就如砍在一块铁般,发出咣咣之声。
“嘶!嘶!”张凡不死心,又用匕首在巨蛇身上划动,匕首与蛇鳞摩擦,发出嘶嘶响声和火花。
张凡折腾了半天,匕首都裂口了,还是没能奈何巨蛇丝毫,他颓废的坐在乱石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无力的看着巨蛇心中嘀咕道:
“这死蛇怎么像铁一样,砍不动切不进?”
休息了一会,张凡绕到巨蛇被炸断处,一股股乌黑的血,从巨蛇半截处流出。
张凡丢掉匕首,从背后抽出一支箭,走到巨蛇身体半截处,用箭往巨蛇体内掏。
巨蛇巨大的身体,被张凡用一支小小之箭,在体内不断掏来掏去,非常滑稽!
掏了好一会,就在张凡快要放弃时,一颗拳头大的珠子被箭掏出。珠子滚到张凡脚下,张凡用衣服包起珠子看了看,也看不出是什么。
但是,随着珠子离开了蛇体,巨蛇身上的威压顿时就消失了,张凡感觉到威压消失。
他又看了看珠子,脑中突然想起了,自己曾在一本杂物志上,看到过一篇介绍野兽和妖兽的篇章,篇章上说,野兽不通灵,妖兽通灵性,高阶妖兽体内还会结妖丹。
看着手中珠子,张凡双眼冒金光,他肯定这就是巨蛇的内丹了。
小心翼翼把内丹收好,张凡这回很顺利的就破开了巨蛇身体,在巨蛇体内,张凡还看见了灰衣老者,不过他已经死去。
在灰衣老者身上找到了他的乾坤袋,张凡就开始处理巨蛇,然后装入灰衣老者的乾坤袋中,因为灰衣老者已死,他的乾坤袋变成了无主之物,所以张凡很容易就打开。
把整条巨蛇分块全装入乾坤袋中,张凡累得坐在乱石上。
“杂物志上说,有妖兽的地方,附近一定会有天地灵药。”
张凡想起了杂物志上的介绍,他就按捺不住的站起身,在山壑附近不断寻找。
傍晚时,张凡在一个光秃秃的山谷中,找到了一诛灵药。
“三叶草!”
张凡惊呼一声,赶紧拿出准备好的工具,开始小心翼翼的挖灵药。
三叶草,张凡曾在百灵草纲上看到过,这种灵药一般都生长在血腥浓郁的地方,它是炼制大回丹的主药。
大回丹是突破大境界时使用的,所以三叶草价值很高。
张凡小心翼翼的挖出三叶草放进玉盒中,他这才松了一口气,瘫坐地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