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六界之秘 > 第三章 追杀

我的书架

第三章 追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中午,烈日当空,一道身影在丛林中,不断的奔跑吧兄弟拼命奔跑在丛林中的身影,正是张凡。
他吓住赵刚几人后,赶忙就往密林中跑去,还没等他跑多远,赵家一名族老发现了,赵家老祖的尸体。
他怀疑他们家族老祖的乾坤袋和巨蛇肉身,还有他们寻找的三叶草都在张凡身上,于是他下令让赵刚几人去追张凡。
几天前,赵家一名弟子在盘龙山脉一处山谷中,发现了三叶草,因为在三叶草旁有条巨蛇守护,所以那名弟子回去通知了家族。
赵家老祖闻言后,便带着五名家族弟子和一名家族长老,前往盘龙山脉。
一行人走到半路,便发现巨蛇出来寻食,于是赵家老祖让几人在原地等候,他自己跟踪巨蛇,然后在找机会斩杀巨蛇。
因为巨蛇修为比赵家老祖高,所以赵家老祖跟踪巨蛇到了山壑中,找机会想一招偷袭斩杀掉巨蛇。
但是没想到,巨蛇快化成蛟,他一招并没斩杀掉巨蛇,接下来的事,就是张凡所看见的。
“小子,站住!”一声怒喝从张凡背后上空传来,吓着张凡头也不敢回的拼命奔跑。
“轰!轰!”两声,老者一道剑气朝张凡劈下,张凡感觉背后传来危险,立马当机立断就地一滚,刚好躲过劈来的剑气,林中杂草树木被剑气劈飞,地上出现一个大洞。
“噗!”滚在地上的张凡,也被剑气击飞草木的波浪震得吐了口血,一动不动躺在地上。
赵家族老从飞剑上落到张凡不远处,看着躺在地上的张凡,他快步走过去,一个只有聚气期三重的人,在他眼中跟小孩没什么区别,他一只手就能捏死。
“吱!”赵家族老刚靠近张凡,一道红光快速的射向他。
“噗!”赵家族老侧身但还是被红光射中肩膀,一朵血花贱起,他后退了几步。
赵家族老看清射中自己的是一支箭,他愤怒的拔出肩膀上的箭,朝张凡看去,神色一愣,只见刚才张凡躺的地方,如今空空如也,人早已不见。
“啊……你这小畜生,我要把你碎尸万段,方解老夫心头之恨。”赵家族老对着天空,如一头愤怒的狮子,不断咆哮。
他没想到自己修法境修为,居然被一个聚气期三重的人给伤到,这叫他如何不愤怒,如何不咆哮。
张凡装死引赵家族老靠近后,他就取出乾坤袋中的弓箭,然后一气合成射向赵家族老,他没想过会把赵家族老射死,他只想拖延一点时间,好让他逃跑。
还好,他的计划成功了,在赵家族老被箭射中时,他看都没看赵家族老怎么样了,就爬起身,一溜烟就跑没了影踪。
张凡脚步不断的在丛林中奔跑,背后传来赵家族老的咆哮声,让他心中不由一紧,他知道这次他算是彻底得罪赵家族老了,如果被抓,那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轰!轰!轰!”张凡背后不断传来大树被击断声,他不敢回头,脚步更加快的往五峰宗方向跑去。
“小畜生,我要活剐了你。”赵家族老踏着飞剑,不断释放出剑气击断阻挡他的树木,咆哮的向张凡追去。其实赵家族老心中除了愤怒,还有些郁闷,他堂堂一位修法境修士,居然连一个聚气三重的小辈都追不到,还被暗算伤到了肩膀,想想他就觉得憋屈。
看着前方如兔子般奔跑的张凡,赵家族老的肝也疼肾也疼。张凡不知跑了多久,现在的他体力严重不支,但是赵家族老就像狗皮膏药一样紧追着他,让他有些想停下脚步,冲着空中赵家族老骂娘的冲动。
“小畜生,我让你跑!”见张凡体力不支,渐渐不如先前那样跑得快,赵家族老加速冲向张凡。
“嘿嘿嘿!跑啊,小畜生,继续跑啊。”赵家族老冲到张凡面前,拦住他去路逼停了他,嘴角冷笑眼神透着戏耍之意盯着张凡。
张凡累得弯腰不断喘着粗气,看见赵家族老这副模样,心中暗道。“没想到,今日小爷就要死在这老屁虫手中,真是天妒英才啊!”
赵家族老冷冷一笑,发出一道剑气劈向张凡,这次他可不想在像上次一样大意,被张凡偷袭,所以他想一剑击杀张凡,然后从其身上拿出乾坤袋就行。
白色之光的剑气,让张凡心中暗叹一声!“吾命休矣!”便闭上眼睛,就等着被卡擦。
“铛!铛!”两声,一道如闪电的银光,击在赵家族老的剑气上,发出清脆两声,剑气被银光击散,“轰隆!”一声,银光击散了剑气,直射断了一棵大树。
赵家族老被这突如其来的银光,给吓楞了,他可不相信这银光是张凡发出的,能让他在不知觉的情况下,就射出银光把他的剑气击散,那肯定是修为比自己高的人。
想到此,赵家族老冷汗直冒,不自觉的后退几步,看向四周。
“赵家长老赵霍,不知哪位前辈高人在此,请出来相见。”赵家族老看四周没人,对着空中抱了抱拳自报家门。
“啪!”的一声轻响,赵霍不报家门还好,一报门脸上就挨了一巴掌,打得他晕头转向。
“你赵家很了不起嘛?”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赵霍身后传来,让他全身不仅一颤。
本来闭眼等死的张凡,见剑气迟迟没把他给咔嚓,等着有些不耐烦,心中暗道一声“我靠!”便睁开眼想对赵霍破口大骂,谁知便听见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听见声音的瞬间,张凡觉得自己的世界,充满了阳光不在是黑暗。
赵霍颤抖的慢慢转过身去看说话之人,只见一名灰衣中年男子,高大的身材很是魁梧,一张面无表情清瘦的脸旁,一双犀利的眼神在冰冷盯着自己。
“钱长老,您怎么在这?”赵霍看清来人,惊慌失措的问道,但话一出口没等他后悔,他便见一只大手向他拍来。
“啪!”的一声,大手把他拍趴倒在地。“你对我在这里,有意见?”冰冷的声音在次传入赵霍的耳畔。
让趴在地上的他,身体一颤,赶忙说道:“没意见,没意见!”又是一声“啪!”
”现在没意见,那就是刚才有意见了?”冰冷的声音又响起,听见冰冷的声音,这回赵霍想哭的心都有了。
只见他趴在地上,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上,一左一右两道巴掌印,就如不醉翁一样滑稽。
“钱长老,我错了,刚才没意见,现在也更加没意见。”赵霍哭丧着脸,不断向中年男子求饶,嘴里的牙被拍掉几颗,说话时都有些露风。
听的中年男子眉头一皱,赵霍见况,立马捂住嘴,只是不断磕头,不敢在说话。
“师傅。”张凡见到中年男子后,心中一酸,跑过去紧紧抱住中年男子的腰,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往中年男子身上蹭。
赵霍闻言,双眼差点一翻晕死过去,中年男子便是张凡的师傅,五峰宗雷鸣山长老钱峰,此时钱峰和蔼的摸着张凡的头,并没在意张凡往自己身上擦鼻涕和眼泪。
前段时间他因为出去办事,没在宗门,回来后发现张凡不在雷鸣山上,便在宗门内寻找。
从守山弟子那里,他得知张凡偷偷跑下山,就猜到张凡可能跑进盘龙山脉了,于是他便来寻来。
不曾想,刚寻不久便见到赵霍要杀张凡一慕,于是便有了刚才钱峰教训赵霍的情景。
“说说吧,你为什么要杀我徒弟?”安慰了一会张凡,钱峰面无表情,对在地上不断磕头的赵霍问道。
闻言,赵霍那敢隐瞒,钱峰可是比他们家族老祖修为都要高之人,于是便从自己发现赵家老祖到,怀疑张凡得到赵家老者身上的乾坤袋,和他怎么追张凡之事,一五一十全讲给钱峰。
听完赵霍的讲述,钱峰神色和蔼看向张凡,但张凡没说话,知徒莫如师,钱峰见张凡没说话,心中便知赵霍所说之事全属实。
“你们赵家真了不起,只是怀疑就要将人斩杀,真以为你们赵家天下第一了嘛?”钱峰虽然知道了赵霍说的话全属实,但赵霍刚才要斩杀自己徒弟的事,让他心中很不爽,他神色冷漠对还跪在地上的赵霍怒喝。
赵霍闻言,心中一颤,全身不停的发抖,不敢有何言语。
张凡听见自己师傅怒喝赵霍,心中那叫一个爽,暗道!“还是有实力好啊,没实力任人欺,有了实力欺别人,哎!
张凡正在心中独自感慨,就感觉耳朵传来一阵疼痛。“啊!师傅你干嘛?疼!疼!师傅。”
钱峰捏着张凡的耳朵,似笑非笑的说道:“你胆子不小嘛?走,跟我回去。”
说完,钱峰不在理会赵霍,便带着张凡踏上飞剑,往五峰宗而去。
见钱峰带着张凡走了,赵霍这才慢慢爬起身,望向钱峰离开的方向,赵霍眼中闪过一抹怨毒。“钱峰,今日之耻,来日我赵霍百倍奉还。”赵霍咬牙切齿盯着空中,心中暗暗发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