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六界之秘 > 第五章 打压

我的书架

第五章 打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宽阔大气地大殿中,张凡看着赵志敬被钱峰,如提小鸡仔般拎着赵志敬,心中那叫一个爽。
如果不是在这大殿中,张凡都想仰头大笑。
刚才听赵志敬指着自己一口一个小畜生时,他心中很是气愤,奈何自己修为低,不然张凡都想冲过去踹赵志敬两脚。
如今赵志敬被钱峰所欺,这人他如何心中不爽,如何心中不舒坦。
赵志敬被钱峰提着脖子拎在手中,殿内几人都是面面相觑,不愿替赵志敬求情,威严男子更是转头盯着大殿中地一跟柱子。
赵志敬只有炼神境后期修为,而钱峰作为五峰宗第二高手,修为已经是达到了融念境初期,所以赵志敬就任由钱峰拎在手中。
“够了钱峰,你在大殿中对同门长老出手,你眼中还有宗门规则嘛?”就在钱峰怒喝被他拎的赵志敬时,一道苍老的嗓音从大殿外传来。
众人心中一惊,纷纷朝殿外看去,只见一名灰衣老者,老态龙钟纷纷朝大殿内走来。
“师叔,您老怎么来了?”吴亦见到灰衣老者,赶忙上前扶着老者坐在玉雕座椅上。
“拜见师叔!”慕青和李魁两人纷纷对老者行了个礼,老者没说话,只是双眼死死盯着钱峰。
“师傅,求我啊!”赵志敬见老者到来,心中很是激动的不断在钱峰手中挣扎,向老者求助。
老者是五峰宗云落峰上一任长老,同时他还是赵志敬的师傅,他同赵家一位已世老祖关系很好,所以他对赵家之人很呵护,在他隐退时,把云落峰长老之位传给赵志敬。
这也是为什么赵志敬敢不把修为比他高的钱峰放眼里的原因之一。
“钱峰,叫你放开赵志敬,你难道没有听见老夫的话?”赵家发生的事,在钱峰带张凡回来时,赵霍就把消息传给了在云落峰的赵志敬。
于是赵志敬便让老者帮忙,让掌门叫钱峰带张凡到五峰宗总殿,然后自己在去逼问。
刚开始老者有些不放心赵志敬独自去,但这种事他也不好出面,于是他便在安排人陪同赵志敬一起去,当赵志敬被钱峰拎起怒骂时。
陪同赵志敬一起来的人,在殿外把消息传送给老者,这才有了老者赶来怒喝钱峰这一幕。
老者见众人都对自己恭恭敬敬,唯独钱峰没把自己放眼里,他心中很是愤怒的呵斥钱峰。
“师叔,你一进来就不分青红皂白,让我放开赵志敬,难道你徒弟赵志敬就可以乱来嘛?”钱峰面对老者冷冷一笑,对老者丝毫没有一丝敬意的反喝问他。
“你……你!”老者听闻,气得全身颤抖,指着钱峰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你徒弟就是一个废物,怎么能和我徒弟赵志敬相比。”老者全身嘚瑟了半天,然后指着张凡怒问钱峰。
老者言语一出,殿内几人顿时心中一寒,虽然很多事,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但一说出来就便味了,可老者偏偏把肚子里的那点事说出来,这让众人对老者的人品不敢恭维。
张凡被老者的话激怒了,他和狠狠的盯着老者,心中暗暗发誓。“老不死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对今天所说之话付出代价。”
一旁的钱峰闻言,更是怒气冲天的把手中的赵志敬,一把甩出殿外,随即一个闪身来到被甩出殿外赵志敬身边,还没等他落地,钱峰一拳重重击在赵志敬胸口。
“噗!噗!”赵志敬被击飞在半空中吐了两口血,赵志敬没想到钱峰会如此果断,说出手就出手。
此时他被击飞在半空中吐血,眼神很是惊慌的看着钱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钱峰又一个闪身把飞在半空的赵志敬抓在手中。
“竖子敢尔!”殿中的老者见钱峰一言不合就出手,立马就伸出一只大手向钱峰抓来。
殿中几人见情况愈演愈烈,都纷纷看向殿外,吴亦也看向殿外,但他并没有阻拦钱峰,更没有阻拦老者,而是很有深意的看着老者对钱峰出手。
见老者向他伸手抓来,他冷冷一笑,一只手拎着赵志敬,一只手握拳对伸来的大手就是一拳。
“轰隆!”一声震天响,拳头和大手相撞在一起,扬起了地上一片尘土。
一击过后,“轰!”一声响,老者身下玉雕座椅四分五裂,老者连连后退几步,目光惊讶看着钱峰。
而钱峰却是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目光冰冷的看着老者惊讶的表情。
慕青和李魁同样惊讶看着钱峰,只有吴亦神态平静,仿佛没有任何事可以影响到他心情般,静静的看着发生的一切。
“你…你…你欺师灭祖。”老者被钱峰一招击退,满脸通红的指着钱峰,颤抖着身体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话。
张凡见钱峰如此威猛,心中也是惊恐万分,想到钱峰如此呵护自己,他内心感到很温馨与激动。
“按你的说法,我徒弟现在能力不足你们,你们就认为他是个废物,那现在你们两能力不如我,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认为你们是废物?”钱峰冷冷一笑,犀利的双眼毫无情绪的盯着老者,闻言,老者涨红了脸差点吐出口血。
“掌门,钱峰目无尊长,犯下宗规,难道你不管吗?”老者见自己在钱峰哪里讨不到便宜,便不在理会钱峰,而是向吴亦告钱峰的状。
“师叔言之有理,钱师弟,你把赵师弟先放了吧。”听闻老者的话,吴亦点了点头,随后让钱峰放了赵志敬。
“是,掌门师兄。”闻言,钱峰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立马把手中的赵志敬放开,张凡神色愕然的看着自己师傅,见自己师傅上一刻还是头狮子一样,狠不得一口吞了赵志敬,但在一转念间,他却变得像只小绵羊一样听话。
老者见钱峰不敢违背掌门的话,放了赵志敬,他阴冷的看着钱峰,嘴角冷笑连连。
慕青和李魁见这一幕,心中也犯嘀咕,但两人都没说话。
“师傅,钱峰不把宗规放眼里,还重伤您,这口气咱们不能就怎么算了。”赵志敬被放,立马跑到老者身边,全无刚才被钱峰抓在手中时的狼狈,而是眼神怨毒的盯着钱峰,言语恶毒的想一棍打死钱峰。
吴亦闻言,眉头皱了邹,但他没说话,而老者闻言,却是很气愤的对吴亦说道:“掌门师侄,快下令把钱峰这大不逆之人抓起来。”
老者完全不看吴亦的神色,指着钱峰让吴亦下令抓人,吴亦无奈的微微摇了摇头,心中暗道这师徒还都是一路人,明明是他们先目中无人,现在倒反过来怪罪别人。
慕青和李魁两人也是暗自摇头,张凡听老者怎么说,心中顿时又着急又气愤,但现在他没实力也没身份地位说话,只好在心中暗暗着急。
“今日钱师弟和赵师弟之间的冲突,大家都看在眼中,是非黑白也不用我在说了,就这样吧,都散了吧。”
吴亦不想在看这师徒二人的表演,简单对着众人说了今日发生的事,又宣布了事情处理结果,便转身离去。
“掌门,你处理不公。”嘴角冷笑眼神怨毒盯着钱峰的赵志敬,突然得知这样的结果,他如一头野兽般对已离去的吴亦咆哮。
“哼!”没离去多远的吴亦听闻,转头看向赵志敬,一声冷哼,让赵志敬忍不住的后退几步。
赵志敬心有不甘的看向老者,今日老者在小辈面前不但丢了面子还失去了尊严,此时老者仿佛突然间苍老了几十岁,不在理会赵志敬投来的目光,拖着他老态龙钟的身体,慢慢走下雷电山。
阳光下,一道弯腰驼背的身影,很是凄凉与孤独的随着老者渐渐消失在雷电山。
众人在吴亦宣布结果后,也纷纷离去,包括钱峰和张凡。
赵志敬见离去的众人,目光怨毒的看着离去钱峰的背影,嘴角冷冷笑道:“钱峰,就让我在多活几天,这时候我会亲手拔了你和那小畜生的皮,还有那几人,你们等着吧。”
赵志敬望着远离钱峰的背影和众人的背影,恶毒的嘀咕了几句也离开了雷电山。
张凡与钱峰回到雷鸣山,一座木屋旁,张凡沉默不语,今天的事给他的冲击太大了,他现在彻底的认识到,不管在任何地方,实力就一切的道理。
钱峰见张凡沉默不语 ,也没说话,他知道今天的事对自己这个徒弟是一种考验,如果他明白其中道理,那他以后将飞一飞冲天,如果他明白,那自己只好默默守护他了。
“乾坤袋里的东西,我帮你整理好了,你把三叶草和巨蛇肉送往,炼丹阁和功德阁领取功德点和炼丹,巨蛇皮和血,你送往炼器阁和制符阁,炼制内甲和制作符箓。”
沉默了好一会,钱峰把张凡交给他的乾坤袋,从新还给张凡,又交代张凡分别把东西送到那里,钱峰这才离去。
望着钱峰离去的背影,张凡感到自己一来到这个世界,就遇见了这么一位师傅很幸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