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六界之秘 > 第六章 师姐如母

我的书架

第六章 师姐如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傍晚,一抹殷红色地夕阳照在山脉间,如同一幅画,展现在大地上,应了一句话,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天渐渐变黑,一座高挺入云的山峰,天空飘着厚厚的云,把整座山峰包裹在其中。
山峰上,一座大殿竖立在山林间,大殿中,一名尖嘴猴腮的男子,正坐在一座虎皮座椅上。
男子正是赵志敬,此时的他,不断往殿门张望,又时不时地站起身走动,然后又坐下,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中午从雷电峰归来,他便让自己一名家族弟子,下山去赵家把上午发生的事告诉家族,此时他正着急的等那名弟子回来。
就在赵志敬着急等待之时,殿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赵志敬赶紧从虎皮座椅上站起身,三步当二步快速走到殿门前。
“亮儿,信送到老祖手上啦,老祖怎么说?”赵志敬见殿门口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年走进来,他迫不及待的问少年。
少年叫赵亮,是赵家的一名天才,从小就送到五峰宗让赵志敬收为弟子。
赵亮是赵志敬大哥赵家家主的儿子,长得有些像赵志敬,一双三角眼,让人看起有些阴沉。
“师傅,信送到了老祖手中,老者看完后和大人联系了,大人说,让咱们先别着急,过几天他会安排人来,然后在商量。”
听闻赵亮的话,赵志敬神色很是激动的在大殿中走来走去。
几年前,突然有人找到他们赵家,让他们赵家帮忙在五峰宗做内应。
开始赵家不同意,但后来那人给了赵家大量的灵石与丹药,赵家这才同意了在五峰宗做内应之事。
前几天,赵家二名老祖之一,在盘龙山脉死去,乾坤袋被张凡拿走,今天赵志敬又被钱峰揍,所以他此刻想借刀杀人,把五峰宗他怨恨之人全杀掉。
夜晚,云落峰除了鸟兽之音,还有着三三两两的声音,或者是在洞府或者是在自己盖的木屋里,聊着各自修炼的心德。
能住在云落峰的弟子,除了真传弟子外就是内门弟子,外门弟子一般都住在山下。
雷鸣山的夜晚,除了鸟兽之音就是滚滚雷鸣在山中回旋。
和别的山峰不同的是,雷鸣山没有内门弟子,只有钱峰师徒三人。
此时,张凡正坐在水潭边,一吸一呼间,周围灵气不断向他涌来。
今天白天的事,对他打击太大了,此刻张凡只有不断的努力提高自己的实力,这样他才能在这个世界立足。
张凡体内经脉过粗,单靠天地灵气根本满足不了他的吸收。
拍了一下乾坤袋,张凡看了看瓶中的聚气丹,咬了咬牙,一下取出三颗,毫不犹豫的吐入腹中。
如果有人看见这一幕,肯定会吓傻的,因为一个只有聚气期三重之人,一下腹三颗聚气丹,丹药的药性会把人撑死。
三个丹药的药性在张凡体内不断冲击,张凡忍着就如被人一拳一拳击在五胀六腑之痛苦,慢慢把药性炼入经脉中。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当太阳照遍这大地,张凡吐了一口浊气,停止了修炼。
“哎!三颗聚气丹都没让我晋级,真是越往后越难!”上次他用了两颗聚气丹就从聚气二重晋级到聚气三重,可现在服三颗聚气丹都没能晋级,张凡不由得心中暗自叹气。
雷鸣峰一栋古朴的大殿中,两名高大男子此时正用神识看向张凡。
“钱师弟,你这徒弟经脉非如常人,你打算什么时候把镇字决,教给这孩子。”大殿中,正是钱峰与五峰宗掌门吴亦。
此时吴亦还是一副威严的样子问钱峰,沉默了好一会,钱峰神情有些黯然的答道:“哎!掌门师兄,自从宗门传承五秘丢了三秘,现在只剩镇字决和灭字决,掌握在你我二人手中。”
钱峰微微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当初没有心法的情况下,咱们修炼镇字决与灭字决时,那是九死一生,要不是咱们靠深后的修为,恐怕早已神魂并灭了。”
吴亦闻言,想起自己修炼灭字决时的情景,心中不紧一颤,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觉。“钱师弟,虽然宗门传承五秘已失三秘,但剩余两秘也不能在咱们手中断了啊。”吴亦叹了口气,神情有些失落的继续和钱峰说道,钱峰神情也是有些低沉看着张凡方向。
“虽然张凡这孩子经脉非同常人,但他现在修为还是太低了,等他修为在高些吧。”吴亦听完钱峰的话,微微点头道:“这孩子是个好苗子,咱们一定要好好栽培。”
吴亦神识看向张凡,对钱峰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去了雷鸣山。对于山峰大殿里钱峰和吴亦的谈话,张凡全然不知。
此时他刚停止修炼,正在水潭边清洗。“师弟,早上好!”一个声音就从不远处传入他耳畔,张凡回头看去,只见钱慧一身白裙扎着两条辫子,圆圆的脸旁细白的皮肤,正眨动着两只大眼缓缓向他走来。
“师姐,你来拉?”张凡见钱慧向他走来,他高兴的朝走来的钱慧跑去。“你这孩子,跑那么快干嘛,小心摔了。”
想当初张凡刚到这个世界时,钱慧只有十五岁,转五年过去了,如今的钱慧已经长得成一个大姑娘了。
钱慧神情很温柔的用白嫩的手,帮张凡擦着额头上的汗珠,张凡乖巧的让钱慧帮他擦额头上的汗珠,他很享受钱慧这种母爱般的感觉。
“师姐,我饿了!”十五岁的张凡个头比钱慧还要高,但他却向钱慧撇了撇嘴,如孩童向母亲撒娇般,摇着钱慧的手要吃的。
“你这小馋猫,就知道找师姐要吃的。”钱慧纤纤玉指,戳了戳张凡额头,神态柔和笑着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个饭盒,然后两人就朝木屋走去。
木屋内的摆设,只有简单的一张床和几张木凳一张木桌。
钱慧和张凡坐在木凳上,把饭菜就摆在木桌上,看着张凡狼吞虎咽的样子,钱慧很是开心。
自从五年前钱峰告诉她,张凡也是个孤儿时,她就把张凡当做了弟弟来对待,因为她自己也是个孤儿,是被钱峰捡到然后收为徒弟,就连她的名字都是钱峰取的。
在这个世界上,她把钱峰当亲父张凡当亲弟,但她一想起张凡修炼迟迟不能突破,她心中很为这个弟弟担心。
钱慧帮张凡乘了一碗汤,神态担忧的说道:“师弟,修炼的事要慢慢来,你也别太着急了。”
“知道啦师姐,我没事的,别担心!”从小就是孤儿的张凡,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感受到被人关心和呵护,他不愿意关心呵护他之人,为了他而担心。
吃完钱慧送的早餐,张凡顺着石梯走下雷鸣山。丹药阁,雷鸣山脚下,一座山头上,一栋栋阁楼林立在山头间,一栋比较大的阁楼,上面写了丹药阁三个大字。
张凡一身白色长袍,走到阁楼前,望着阁楼上三个大字,张凡抬脚走了进去。
“您好,请问这位师兄有何事嘛?”张凡刚进入丹药阁,一名黑衣青年便很恭敬的问张凡。
看着眼前这黑衣青年,张凡知道他是外门弟子,五峰宗一般是外门弟子都穿黑衣,内门弟子穿黄衣,像张凡这样的真传弟子都是一身白色长袍,长老一般都是灰色长袍。
“我是拿灵草来炼丹药的,请带我去见你们管事的。”闻言,黑衣青年赶忙带张凡来到一位黄衣老者面前,张凡把装着三叶草的玉盒拿出,又跟黄衣老者交代了几句,便往功德阁而去。
功德阁是在云落峰脚下,同样是一栋楼阁楼林立在云落峰脚下的山头上。张凡走进功德阁,拿出巨蛇肉放在一个黄衣老者面前。
此时黄衣老者正靠在一张靠椅上,见有人进来,他只是微眯着眼睛看看而已,并没有什么动作。老者微眯的眼睛看见张凡取出巨蛇肉,他眼神顿时像看见了姑娘一样,双眼放光一直盯着巨蛇肉,哈喇都快流出了。
“这些巨蛇肉能换多少功德点?”张凡没和黄衣老者废话,直接就进入主题。
黄衣老者盯着巨蛇肉看了好一会,听见张凡的话,这才抬起头打量张凡。
“你是哪座山的弟子啊?”黄衣老者不动声色的,悠哉悠哉问张凡的来厉,张凡见到黄衣老者的那一刻,心中就对这黄衣老者有种厌恶感,听黄衣老者怎么一问,他眉头微邹看向黄衣老者。“我是雷鸣山弟子,怎么了?”
老者闻言,微眯的眼睛一闪,随后他笑着对张凡道:“你这些巨蛇肉不值什么功德点,如果你真想换,只能给你几百个功德点。”
张凡闻言,心中有种想揍这黄衣老者的冲动,就算张凡在不懂行,但他也知道这巨蛇肉肯定是好东西,不然钱峰也不会让他来换功德点。
“哼!”张凡没有和黄衣老者争论,而是转身出了功德阁向符箓阁和炼器阁走去。
黄衣老者见张凡离去,对着张凡背影冷冷一笑,黄衣老者是赵家之人,功德阁在云落山脚下,所以这份肥差赵志敬当然要让自己家族人来管理。
刚才听张凡报出自己是雷鸣山的,黄衣老者心中就想要刁难一下张凡,所以他才故意把巨蛇肉说得一文不值。
张凡来到了风霞峰脚下的炼器阁,看着整座风行峰如幻如真一直在变化,张凡惊呆了。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怎么玄幻的景象。
张凡又看向和风行峰挨着的雨霞峰,只见整座雨霞峰被一股雨雾围裹在其中,阳光透过雨雾照入山峰,隐隐可见山峰中的花草树木,就如一幅画般美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