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六界之秘 > 第十二章 传承 一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传承 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穿过岩石,张凡进入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洞。
看着面前一片漆黑,张凡伸出手在前方摸了摸,并没摸到什么。
他又往旁边摸去,突然间,手碰到旁边毛毛有些干硬的东西,像是干硬的皮和毛。
“啊……”
张凡吓着尖叫了一声,就要拔腿朝前跑,一个骂声让张凡停下了脚步。
“小子,你老是鬼叫个魂啊。”
黑暗中,黑猪把张凡踹进山洞,自己随后也跟着进来,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摸自己。
黑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张凡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吓着两耳立起全身毛又开始竖立,但听到是张凡的声音,所以它没跑而是怒骂张凡。
“黑猪哥,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是怎么穿过岩石进来的。”
张凡听见黑猪的骂声,心里安定了许多,但身在一片漆黑的山洞,张凡还是忍不住心惊胆跳的询问黑猪。
“外面岩石被人布了阵法,所以你看不出,这里可是个好地方,有很多灵药,走,跟在猪爷后面。”
黑暗中,黑猪扇着双耳,眼睛贼溜溜盯着漆黑的面前,咧嘴对着张凡露出了个猥琐的笑容。
然后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个发光的石头,便开始在前面小心翼翼的带路,张凡无奈的跟在黑猪的后面,随它一直往前走。
漆黑的山洞很长,张凡跟着黑猪顺着发光石头走了不知多久,也没走到尽头,张凡神色有些不安的问黑猪:
“黑猪哥,这里到底是哪里,咱们怎么走了那么久,都还没走到尽头?要不,咱们先出去吧。”
“别废话,跟紧着猪爷别丢了。”
黑猪竖着耳朵,全身毛根根立起,双眼贼溜溜神情很是小心翼翼,慢慢往前走。
如果张凡能看见黑猪的表情,肯定不会在跟它走。
忽然,一声虎啸从山洞深处传来,黑猪颤抖的身体,全身炸起的毛变得根根如铁般竖起。
贼溜溜的双眼透满了恐惧,一溜烟黑猪就跑没了踪影。
张凡听见虎啸声,身体一僵,忽然一股微风吹过自己身边,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与他擦身而过。
“黑猪哥,黑猪哥,你还在嘛!刚才是什么怪物在叫?”
张凡恐慌的朝面前喊了几声,等了一会见没回答,张凡心中暗骂一声,掉头就往回跑。
“你这头死猪,居然丢下老子自己跑了!刚才与自己擦身而过的,肯定是那头死黑猪。”
张凡边往回跑边狠狠地诅咒黑猪,可还没等他跑出多远,身后就见一团火光朝他而来。
“妈丫……”
张凡感觉到身后的火光,回头一瞧,他惊恐的看见一头全身冒着火的老虎朝自己而来。
他惊慌失措的喊了一声,便被老虎一把拖进了山洞深处。
“你大爷的黑猪,老子如果不死,老子要吃了你。”
张凡被老虎拖进了山洞深处,心中恐惧的他不断诅咒黑猪。
一间不算宽大的石室内,全身冒着火光的老虎,把张凡丢一边,一双大大的双眼盯着张凡,准确说是盯着张凡身上五峰宗的衣服。
见老虎眼露迷茫之色,一直盯着自己身上衣服。
张凡神情惊慌颤抖着手紧了紧身上衣服,卷身抱着膝盖坐在石室一角落内。
“你是五峰宗弟子嘛?”
老虎盯着张凡身上五峰宗服饰看了好一会,突然开口问他。
被老虎怎么一问,张凡脑子有些懵,下意识回答道:
“是的!我是雷鸣山钱峰的二徒弟。”
老虎闻言,眼神变了变,虎爪抓向张凡把他甩到石室中一面墙壁上。
张凡还没反应过来,就进入了一个昏暗的洞府。
趴在地上,望着昏暗的洞府,心中想到自己自从被赵亮拦路后,就一直倒霉。
先是突然来到一个山谷,然后就遇见一头坑人的黑猪,现在自己又被一头黑猪坑到这个地方,结果还被一头老虎丢到这鬼地方,张凡心中委屈的都快哭了。
“你是五峰宗哪座山弟子?”
就在张凡抱怨自己时运不济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昏暗的洞府里响起。
张凡被这忽然响起的声音,吓着赶紧爬起身,他心惊胆跳地四处打量昏暗洞府,可瞧了半天,也不见有人或者是有怪物。
“鬼啊……”
张凡头皮发麻的一声尖叫,战战兢兢躲在洞府一个角落里。
“身为五峰宗弟子,怎么可以这么胆小,你给我过来。”
躲在角落里的张凡,忽然被一只大手临空抓起,然后重重摔在地方,张凡被摔的灰头灰脸。
吐了一口灰,张凡抬起头看向前方,面前的是一位干瘦的老者,浑浊的双眼正迎张凡的目光。
从老者浑浊的目光移开,张凡看见干瘦老者身上老旧的服饰,心中不在那么害怕了。
因为老者身上的服饰,正是五峰宗长老穿的服饰,但他还是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晚辈雷鸣山弟子,拜见前辈。”
听到雷鸣山三字,老者浑浊的眼神突然有了一抹光泽!
“现在雷鸣山长老是谁?”
“前辈,现在雷鸣山长老是我师傅钱峰。”
“哎……”
老者突然叹了口气,神情有些呆滞,像是在回忆着往事,过了好一会,老者才恢复神情对张凡说道:
“老夫也曾是雷鸣山长老,哎!也不知过了多少年了,你说的现在雷鸣山长老叫钱峰,老夫并认识!”
这回轮到张凡呆住了,他没想到在这里,居然遇到了一位不知多少年前的雷鸣山长老。
“弟子张凡拜见长老祖宗。”
张愣了一会,赶紧跪到地上恭恭敬敬给老者磕了个头,老者被张凡忽然的举动和称呼给弄懵了。
不过随即一想,说不定现在雷鸣山长老还是自己徒弟的弟子,那这小子叫自己老祖也对。
“张小子,这断崖是关押犯人地,你是犯错误被关到这的嘛?”
老者看张凡只有聚气期三重,就来到这关押犯人的断崖,不免有些好奇的问他。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
听老者说这里是关押犯人的断崖,张凡心中一惊,断崖他也曾听师姐讲过,但没想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来到了这里。
于是,张凡便给老者讲了自己被赵亮拦路逃到断崖边,然后莫名其妙落到断崖山谷,在山谷中又被一头黑猪坑到漆黑山洞,结果老虎丢到了这里。
老者听了不由得摇了摇头,心中暗道!“这娃真倒霉,居然被头猪给坑了。”
老者又问了一些,关于五峰宗现在的事,张凡把自己知道的全告诉了老者。
听完张凡讲关于五峰宗的事,老者不由得双眼变得浑浊,缓缓说道:
“当年五峰宗为保宗门不灭,从东洲举宗迁到西洲,但远古那场大战太激烈了,导致很多宗门或者家族都断了传承,宗门当时也是断了传承,在远古战场开启之时,掌门派我和风行峰长老,一起前往远古战场寻宗门传承。”
老者说到这里,眼中忽然燃起了怒火,神情很是悲切的继续说道:
“在远古战场内,我和风行峰老在一棵古树中,发现了曾参与远古大战的宗门前辈,当时那位宗门前辈只剩一丝执念,最后我们在宗门前辈的古戒中,得到了宗门已失的传承,在离开远古战场时,我们得到传承之事却被知晓,于是风行峰长老为护我离开,被人围攻而亡,我一路逃回宗门,不曾想,快到宗门时招人截杀,结果我被打成重伤,落入这断崖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