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六界之秘 > 第十四章 五行界 求推荐票 求推荐票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五行界 求推荐票 求推荐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处青山绿水的水潭旁,张凡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自己清醒的地方。
不远处,一头黑猪正埋头在水潭中喝水,张凡又见到黑猪气就不打一处来。
走到黑猪身后,张凡一脚就踢在黑猪屁股上,把黑猪踢进水潭中。
瞬间黑猪全身杂毛根根立起,扇动着双耳从水潭中一溜烟,就跑到一棵大树下。
张凡仰头一吼,滚滚雷鸣响彻整片山谷,谷中鸟兽纷纷被雷鸣之音镇住,躲在一棵大树下的黑猪,也被镇得动弹不得。
一个从镇字从张凡嘴中脱引而出,他双手不停在空中有规则划动,刹那间,空中出现了一个由火雷组成的红银色镇字。
心念一动,空中红银色镇字,瞬间把在大树下动弹不得的黑猪焚得一片焦黑。
张凡朝动弹不得一片焦黑的黑猪走去,它那全身杂毛此刻被焚得都卷成圆形,不过杂毛却没被焚成灰。
走到黑猪身边,一股肉香味从黑猪身上飘出,令张凡不由自主的吧啦嘴。
他的这个举动,让尖尖鼻子喷白雾的黑猪,贼溜溜的双眼充满了恐惧,随即四肢一僵双眼向上翻抽了过去。
见此,张凡很无辜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嘀咕道:“我有那么可怕嘛?怎么一见我就抽死了。”
把空中滚滚雷鸣散去,张凡踢了踢黑猪骂道:“你这畜生还装死,小爷我就真把你变烤猪吃了。”
闻言,黑猪立马从地上站起,大耳扇动着抖了抖身上焦黑的皮毛,这才一副讨好模样咧嘴讪笑道:“小子,你在里面得到什么好处了?是我带你进去的,你可别忘了分我些好处。”
闻言,见这厮怎么一副表情,张凡二话不说,对着它就是一吼,张凡没吐镇字,只是用雷鸣镇住令它动弹不得。
“小子,你敢偷袭猪爷。”
黑猪被雷鸣镇得动弹不得,怒气冲冲对着张凡大骂。
听闻黑猪还在大骂,张一脚踢在黑猪屁股上。
“你这只死黑猪,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敢自称猪爷,那好,我这就把你这头黑猪烤了。”
黑猪闻言张凡要烤了它,立马想起张凡烤野兔的手段,全身杂毛立刻根根立起,双眼贼溜溜的转个不停。
“老大,我错了,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你可不能烤了我。”
黑猪突然哭的求饶,让张凡不由得一愣,但听到黑猪不着调的话,张凡有些哭笑不得。
“好了,好了,怎么大一头黑猪在这里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
张凡撤掉雷鸣音拍了拍黑猪的头,安慰着它,果然,黑猪见张凡不在烤它,讨好的在张凡身边不断的摇尾巴。
见黑猪就像只狗一样在自己身边摇尾巴,张凡神情愕然的问道:
“你到底是猪还是狗?”
黑猪闻言表情一愣,很是肯定的回答道:
“我是头纯种猪,这点你不用怀疑。”
闻言,张凡一头汗,撇了黑猪一眼就往树林中走去。
傍晚,黑猪去抓了十多只野兔,殷勤的让张凡烤野兔吃,张凡也感觉肚子空空如也,便安排黑猪处理野兔,然后自己负责烤,黑猪屁颠屁颠的把野兔处理好交给张凡。
“黑猪,你怎么会在这断崖底的山谷里?”
看着狼吞虎咽的黑猪,张不由好奇的问道。
“哼哼哼!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黑猪边啃着野兔边含糊不清的回答张凡,张凡闻言目光撇了它一眼,显然有些不信这头不靠谱黑猪的话。
“黑猪,那你知道出山谷的路嘛?”
张凡不想让这头狡猾的黑猪,知道自己的目的,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黑猪闻言,放下嘴边的野兔,贼溜溜的双眼盯着张凡咧嘴说道:
“小子,进来到这山谷,你就别想出去了。”
说完,黑猪继续啃它的野兔,张凡也拿起一只烤好的野兔,边吃边思考怎么样出山谷,对于黑猪的话他是不会全信。
夜晚,空中布满了星星,十多只野兔,张凡就吃了两只,剩余的全让黑猪给干完。
黑猪吃饱了就懒洋洋趴在张凡的身边,而张凡坐在火堆旁,打量着老者给的戒指。
自从老者把戒指交给他,一直都没时间好好仔细研究过。
集中精神往戒指里看,几个篮球场大的空间出现在张凡眼中,看着就像一方小世界的戒指空间,张凡吃了一惊。
戒指空间里,除了看到自己收入的蛤蟆,在一个角落里,还发现几块婴儿拳头大的玉,玉的旁边还有一杆锈渍斑斑的长枪。
从戒指里取出一块婴儿拳头大的玉,张凡端详了半天,也看不出这玉有什么作用。
“老大,这是玉简,要到炼神境的修为,才能用神识看到玉简里的内容。”
黑猪在一旁懒洋洋的告诉张凡手中玉简的作用,张凡撇了黑猪一眼,心想!“这头黑猪肯定不简单!”
把玉简放回戒指里,张凡又取出长枪,看着生锈的长枪,张凡皱了下眉头,趴一旁的黑猪咧嘴嘿嘿嘿一笑道:
“老大,你这杆长枪真拉风。”
黑猪看着张凡手中的长枪,咧着嘴在偷乐,没理会一旁偷乐的黑猪,虽然这杆长枪锈迹斑斑,但张凡心中总感觉这杆长枪跟自己有种莫名的联系。
想起当初脑海中高大身影手中长枪,便按老者让他滴血在戒指上的方法,滴了两滴血到长枪上。
“嗡!”
殷红的血融入长枪中,张凡忽然脑海一阵眩晕,他便出现在一片昏暗的空间里。
张凡惊魂未定看着眼前昏暗的空间,脑海中浮出几个字,(五行界。)
张凡心中默念着脑海中出现的几个字,忽然一直静静盘在空间中的蛤蟆,突然全身散发五色之光,瞬间把整个五行界照亮,使得整片小世界生机勃勃。
外面,在张凡消失的一刹那,黑猪全身杂毛根根立起,一溜烟,就跑到一棵大树下躲起来。
它是亲眼目睹张凡突然的消失,此时躲在大树下伸出猪头,扇动着双耳,贼溜溜的双眼不停的看向周围。
观察了一会四周,见没什么危险,它悄悄地从大树下走向张凡消失的地方。
忽然,张凡又悄无声息的出现到黑猪的后面,看着鬼头鬼脑的黑猪在四处张望。
张凡抬脚就往它屁股踢了一脚,这一脚可把黑猪吓抽了过去,只见它两眼一翻倒在地上,四肢不停的抽搐,嘴里还往外吐白沫。
见到这一幕,张凡也傻了,不明白黑猪这是整的哪一出。
在地上抽搐了一会,黑猪爬起身来,它贼溜溜的双眼直盯着张凡,把张凡盯着有些发毛。
“老大,您刚才去哪了?”
盯了一会,又四处看了看,然后有些心惊的问张凡。
刚才在五行界里,随着张凡心念一动,他就出现在了外面。
现在听黑猪怎么一问,张凡心想,居然自己弄不明白,那就跟这头黑猪讲讲,说不定它会知道些事。
“黑猪,我刚才把血滴到这杆长枪上,突然就出现在一个昏暗世界里。”
张凡把戒指和长枪都递给黑猪,又跟它讲了自己怎么进入五行界,又怎么出来的。
黑猪听见五行界几字,贼溜溜的双眼金光大起,一把抢过张凡递给它的戒指和长枪,看了一会,神情兴奋的对张凡说道:
“老大,你快带我进去五行界看看,快点!”
看着黑猪一副兴奋的模样,张凡有些为难的说道:
“黑猪,我不知道怎么样带你进去。”
黑猪闻言,着急的想过去给张凡一巴掌,但它只是想想而已,现在它可不敢惹张凡。
“老大,你就像出来时,心中想着就可以进去了。”
张凡疑惑看着黑猪,心想!这家伙还真什么都知道,按照黑猪的办法,张凡心念一动默想着自己和黑猪,眼前一花,张凡和黑猪就进入了五行界。
此刻的五行界不在像张凡刚进来时昏暗,此时整片小世界里色彩缤纷,生机勃勃。
进入五行界,黑猪就如鱼回到了水里般,在里撒欢的四处奔跑。
看着自己还没说话,就撒欢四处奔跑的黑猪,张凡心中有些着急的想喊住它。
可刚有这样的想法,黑猪在这方小世界撒欢奔跑的影子,就出现在自己脑海中。
张凡心中又惊又喜的看着四处撒欢的黑猪,神情很是激动。
黑猪撒欢跑了好一会,它才又跑回张凡身边,神情兴奋看着张凡道:
“老大,以后我就跟您混了,您就让我呆在这里吧。”
张凡知道黑猪肯定是知道五行空间的来历,他故作犹豫的看着黑猪,为难的说道:
“黑猪,不是我不让你跟着我,只是我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出这山谷呢。”
黑猪看着张凡叹气的模样,鄙视了他一眼!
“这五行界我知道的也不多,就知道这东西是域外流传下来的。”
犹豫了一下,黑猪表情截然的继续说道:
“据说域外生存环境差,但是哪里有一种叫世界石的东西,可以开辟出芥子空间,然后聚齐五行本原石,这芥子空间就能行成一方世界。”
黑猪忽然顿了顿,神色严肃的看着张凡继续说道:
“这五行界就算在域外也不多见,远古大战时,有人曾在死去域外之人身上得到过芥子空间,但后来得到之人都不知所踪,你最好别让人知道你有五行界,不然……”
黑猪对着张凡冷笑两声,张凡脑海中还在回味黑猪说的话,听见黑猪的冷笑,张凡意味深长的盯着它。
黑猪被盯着全身杂毛根根立起,双眼贼溜溜咧嘴说道: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现在只有一些记忆而,很多事我都忘了,就连我自己是谁,我都不知道。”
看着黑猪无奈的表情,张凡也知道不能太逼黑猪,不然会把这头黑猪给吓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