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六界之秘 > 第二十二章 山川水域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山川水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座光秃秃不高的山头上,张凡七仰八叉的躺在一个大坑里,灰头灰脑的他,吐了一口灰尘慢慢的爬起身。
“呸!我靠好疼啊,差点摔死小爷。”
张凡吐了口涂抹,摸了摸肩膀,顿时疼的他嘶哑咧嘴,自言自语的嘀咕道。
“老大,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得灰头灰脸的,又被追杀啦?”
把黑猪从五行界中放出,见张凡这副模样,它扑哧一声笑道。
“你这死黑猪,我们现在已经离开了盘龙山脉。”
见黑猪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张凡没好气的对它讲了最近发生的事。
闻言,黑猪神情愣了愣,然后又看了看四周道:“你说你是从传送阵离开的?那传送阵呢?”
“什么传送阵?”
黑猪的话让张凡有些疑惑,不仅表情迟疑看着黑猪问道。
黑猪走了几步,又看了看说道:“你从传送阵离开,出现时应该要在另一头的传送阵上。”
闻言,张凡也呆了,他神情有些愣了愣就跟黑猪讲了传送时,自己在黑洞所遇感到的事。
听闻张凡的话,黑猪表情古怪看着张凡说道:“老大,你命真大,居然在传送的中途从虚空跌落不死。”
黑猪的话,让张凡想起魏海说过,那传送阵是五峰宗从东洲迁到西洲时所建,已经很多年都没人用过。
想到此,张凡心中不由得一惊,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暗道自己命还真大。
张凡不在纠结传送阵的事,看了看四周,想看看自己现在这是在哪里,但奈何四处荒无人烟。
“走吧黑猪,咱们去打听一下这里是哪里。”
骑上黑猪,张凡拍了拍它脑袋说道。
黑猪闻言,观察了一下山川地势,就驮着张凡往山头下走去。
一条宽阔平坦的大路上,两旁长满了杂草野花,宽阔平坦的大路,除了杂草野花中鸟虫之音,却不见一人影。
此时,张凡平躺在黑猪宽大的背上,现在的他,已经把内心中的悲伤压在心底,一心只想在闯荡中磨炼自己,等自己修为有成的那一天在回去报仇。
就在张凡美滋滋坐在黑猪背上,畅想着未来时,阵阵微风夹带着清新和湿润迎面而来。
“哗啦!哗啦!”
随即,水拍打石头声传入他耳畔,张凡顺着水声看去,出现在他眼帘的是一望无际水面。
“黑猪,咱们来到哪了?怎么这湖那么大。”
望着波涛汹涌的水浪不停地涌上来,撞在礁石上,留下一圈圈白色的泡沫,像给礁石镶上了玉色的花边。水浪退回去时,软软的金黄的细沙露出了水面。
张凡从未见过如此波澜壮阔的水域,不由得表情惊讶的问身下的黑猪。
“老大,这是大海不是什么湖。”
黑猪闻言,贼溜溜的双眼给了张凡一个鄙视的眼神。
“大海?好大啊!”
听闻,张凡嘴巴张得老大,目光震撼的看着一望无际的海洋。
大海,张凡曾听师姐给他讲过,却从未见过,一次见如此波涛汹涌神秘不可测的大海,他不由得嘴唇微动嘀咕着。
“你们是谁?在这干什么?”
就在张凡与黑猪专注着望着起起落落的大海时,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
听到尖锐的嗓音,张凡与黑猪同时侧头望去,只见不远处三个白衣青年和一个蓝衣老者,神情戒备有些紧张的看着他两。
“前辈和各位道友好,请问这里是哪里?我同我的伙伴初到哪里,不曾想却迷路了。”
见此,张凡从黑猪背上跳下,拱了拱手,不失礼节的向不远处几人问道。
不远处,原本有些紧张的几人闻言,都纷纷看向蓝衣老者,几人见张凡不失礼节态度友好的和他们打招呼,本来在戒备的几人都不由得放松戒备,看向旁边的老者。
“少年,你从何而来,为何会在此迷路?”
蓝衣老者神情严肃,目光紧盯着张凡,像是要把他看透,然后开口用沙哑的嗓音问道。
“前辈,我本来在一座大山中寻灵药,无意中闯入了一座传送阵,然后不知怎么着就被传送来了这里。”
张凡疑惑的迎着老者的目光,半真半假的就跟老者回答道。
老者目光紧盯着张凡的神情,见他说话时目光毫无躲闪,心中也不由得送了口气,道:”少年,这里是西洲水域,你可能是从山川那边而来吧?”
西洲分为山川与水域,山川是以盘龙山脉为主和附近一些大大小小几百座山峰而组成,而水域是以大海为主和一些大大小小的湖泊而组成。
这些张凡曾听他师傅讲过,但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传送到水域来了。
“前辈,为何你们见到我时,神情那么紧张与戒备,是不是水域这边出了什么大事?”
想起刚才几人初见自己时,紧张的神情和戒备,张凡不由得好奇问道。
老者身边的几名青年,此时对张凡已无戒备,纷纷都微笑着向他走来,刚才喝问张凡的青年听他问老者,不由得微笑着替老者回答道:
“我们是李家的弟子,这段时间海族人经常上岸作乱,所以落日门便派人门中弟子,还有我们李家弟子在各个地区巡逻,这个地区正好是我们巡逻之地,见道友陌生,所以刚才免有些冒失。”
闻言,张凡心中就是一惊,日落门那可是如同五峰宗一样大的门派,而李家也是如赵家般,在西洲仅次日落门和五峰宗的存在。
见几名青年都是聚气五六重的修为,但得知张凡的身份后,都很热情的跟他打招呼,张凡也不由得热情的说道:“原来是李家的各位道友与前辈,我叫张凡,各位道友和怎么称呼?”
代替老者回答张凡话的青年,此时在次说道:“我叫李白,这三位是我的族弟,叫李明,李健,李华,还有这是我族长老,李成。”
“晚辈见过李长老与各位道友!”
听完介绍,张凡对着老者个几人抱拳道。
“张小友太客气了,没想到张小友年纪轻轻就有聚气后期的修为,老夫真是佩服啊,不知张小友来自山川哪宗门家族?”
李家长老李成见张凡年纪轻轻修为就到了聚气后期,心中不由得惊叹,李家几名青年闻言,神情都纷纷一惊看向张凡。
“前辈客气了,小子就是个山间散修,无宗无族。”
张凡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便对李成含糊了几句。
“张道友,你的修为真到聚气后期啦?”
先前给张凡介绍的李白,目光羡慕看着张凡问道。
“侥幸而已,李道友与几位道友才是人间龙凤,我琪琪一介散修这点修为不算什么。”
张凡对李白谦虚了几句,不想让他在自己修为上继续谈问,不过张凡的谦虚,听在几名青年耳中,神情都是不自觉的微微挺胸抬头,很是受用。
一旁的李成闻言,神情却是一疑,暗道这少年的心性可比自家几名青年稳重多了。
一旁的黑猪自从几人出现,就一直闭口不言,装作一副呆萌的样子待在张凡身边。
此时听张凡怎么说,心中不由得暗骂张凡不厚道,睁眼说瞎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