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六界之秘 > 第二十七章 远古一角 求推荐票求打赏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远古一角 求推荐票求打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五行界内,张凡一直昏迷不醒,守在一旁的黑猪见况着急的不断在他身边走动。
正在昏迷中的张凡,脑海中一片漆黑,忽然一只奇丑无比的小蟾蜍,出现在他脑海中,刹那间,他原来漆黑一片的脑海,被小蟾蜍身上散发出的五色之光照亮。
被五色之光晃眼的张凡,微微睁开眼,见眼前是一片朦胧的空间,不远处一只小蟾蜍趴在一尊大鼎下,张凡神情模糊不由得问道:
“我这是在哪里?”
他虚弱的声音在这朦胧空旷的空间,声音显得很响亮,就连张凡都被自己回荡的声音吓了一跳。
张凡的问话,除了他虚弱的声音在朦胧的空间响亮的回荡,并没有在出现任何的声音。
张凡见没人回答他,挪动了一下身子缓缓站起来,看了看周围一片朦胧的空间,除了一只蟾蜍趴在一尊诺隐诺现的大鼎下,就在别无他物。
看着朦胧空间中的蟾蜍和大鼎都很眼熟,忽然张凡心中一惊叫道:“这不是我脑海中的万物鼎,和在五行界中的蟾蜍嘛?”
张凡表情惊讶的走到万物鼎前,突然万物鼎下的蟾蜍散发出的五色之光更胜,使得万物鼎缓缓的转动。
随着万物鼎的转动,一阵白雾从鼎中喷出笼罩住了张凡,顿时张凡便感觉自己身处在一片茫茫宇宙中。
随即,阵阵响彻宇宙的喊杀声传来,张凡回头看去,只见宇宙的另一边,密密麻麻的两帮人正在厮杀,刀剑斧枪各种兵器到处飞,喊杀声震撼宇宙。
忽然,张凡眼前一晃了,密密麻麻两帮正在厮杀的人都已不见,宇宙瞬间恢复平静。
虽然两帮厮杀的人消失了,不过从新出现在张凡眼前的却是两方对立之人。
一方为肤色黑白两队人,大约有二十多个,肤色白之人,有着一双蓝眼睛黄头发,一身白色衣服身材高瘦,而肤色黑之人却是一双白色的眼睛红色头发,**着上半身体格很是强壮。
而另一方则是只有十一个身影模糊的人,分别站在六界硕大的星球上。
朦胧的宇宙中,一名白肤色蓝眼睛黄头发之人,身后站着数十名同样的人,他微笑对着同样身后站着数十名黑肤色白眼睛红头发之人说道:
“黑暗尊者,前面这十一个人乃是道域最强之人,拿着长金笔和拿着拂尘站在蓝色星球上的是,仙界之主,道家尊者和儒家尊者,那个光头和卷头发站在白色星球上的是,佛界之主,佛尊与影尊,飞在红色星球上的那条长虫和大鸟是妖界之主,青龙尊者与凤凰尊者。”
蓝眼睛白肤色之人又看向另一旁,顿了顿继续对白眼睛黑肤色的黑暗尊者说道:
“那两个飘忽不定在灰色星球上的身影是,鬼界双子,阳尊者和阴尊者,那边两为位是……。”
“好了白阳尊者,剩下的我知道。”
还没等蓝眼睛白肤色的白阳尊者说完,黑暗尊者就打断他的话,目光闪过一墨杀气说道:
“站在金色星球上的八臂人和拿着银色之剑人是,神界之主,八神尊者和剑神尊者,那边银灰色星球坐在蟾蜍上拿金色之枪,头顶万物鼎的是修罗界之主,杀戮尊者。”
黑暗尊者说到杀戮尊者时,白色的目光杀气更浓了些,显然他在此人手中吃过亏。
张凡仿佛被一团气泡包裹,身处两方中央,但两方人都看不见他,就这样,他立身以两方人中,看着黑暗尊者与白阳尊者的对话。
听到白阳尊者说起道家尊者与儒家尊者时,张凡心中一震,这两位的名字他在原来世界时就听过他们的很多传说。
还没等张凡心情从白阳尊者的话中平静,黑暗尊者就打断白阳尊者的话说道。
随着黑暗尊者的话,张凡看见了一位高大的身影,站在一只蟾蜍上,手拿金色长枪头顶万物鼎,威严的立身在一颗银行色的星球上。
见到这高大身影,张凡当真是震撼到了极点,当初在断崖下的山谷,他接受五秘传承时,脑海中就是出现这男子给他推演功法。
此时在见这高大男子,张凡心中除了激动与震撼还有些悲痛,因为他想到了五峰宗,这高大男子肯定是五峰宗的先祖,可是如今的五峰宗已灭。
张凡心中还在沉静在悲痛中,宇宙中的两方,随着黑暗尊者的话音落,五峰宗的那位先祖,杀戮尊者对着黑暗尊者冷哼一声。
“隆!”
只见万物鼎随着杀戮尊者的一声冷哼,发出一声雷鸣,黑暗尊者和身后数十人忽然动弹不得,一位老者身体突然爆开,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神魂并灭。
黑暗尊者与身后之人只是被定住片刻,便恢复了自由。
“你找死!”
黑暗尊者冷冷的对杀戮尊者说道,话音刚落,黑暗尊者全身升起了浓浓的黑气,刹那间,整片朦胧的宇宙变成了黑夜。
一片漆黑的宇宙中,忽然又升起了一阵白光,瞬间白光与黑暗交融在一起,形成了黑白两股风暴向杀戮尊者与其十人吞噬。
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在这一刻开始了,一颗颗硕大无比的星球,在大战中爆炸,形成更加猛裂的风暴和虚空裂缝袭卷四方。
张凡震惊的看着宇宙中色彩缤纷绕眼之光,在这色彩缤纷绕眼之光中却是残酷的战争,一声声惨叫不断从色彩缤纷之光中传出,甚是渗人
随即张凡眼前在一晃,他又出现在宇宙中的另一边,刚才的大战已消失。
看着一片狼藉的宇宙,颗颗残破的星球飘散在宇宙中,罡风和虚空裂缝不断在延伸,张凡心中感到一股凄凉在宇宙中蔓延。
“嗡!”
忽然,宇宙微微颤动,张凡目光看向四处,只见宇宙中一处长长的虚空裂缝,杀戮尊者拖着残缺不全的身体,走向虚空裂缝处。
“轰!”
杀戮尊者一掌拍在万物鼎上,顿时万物鼎发出一声哀鸣,一道鼎魂从万物鼎中飞出,杀戮尊者抓过从万物鼎飞出的鼎魂,祭入虚空裂缝中。
一道长长的虚空裂缝,随着鼎魂的落下渐渐合拢,杀戮尊者见裂缝合拢,他轻轻的摸了摸身边破碎不堪的万物鼎,随后便抛向远方。
又看了看镇住虚空裂缝的鼎魂,他伸手抓住鼎混的脚把其掰断,放入一枚古朴的戒指中抛向远方。
突然,宇宙中出现了一只大手,抓向杀戮尊者抛出的戒指。
“轰隆!”
见此,杀戮尊者一怒,雷鸣滚滚定住大手,一道银红色火焰瞬间把大手焚尽。
刹那,虚空又出现了另一只大手抓向戒指,杀戮尊者见此没在出手,神情复杂的看着抓向戒指的大手,微微一叹便闭上了眼,他的身体在他闭眼的刹那,忽然化成灰烬,消失在茫茫宇宙。
这一刻,张凡也消失在茫茫宇宙中,回到了朦胧空间大鼎前。
看着面前的万物鼎,张凡心情复杂,他知道面前在尊鼎便是杀戮尊者掰断鼎魂的一角,它记载了曾经那场大站。
虽然张凡不知道那场大战是为何而战,不过他在断崖下的山谷之中,听送他传承的老者说过,那场大战导致了许多家族和门派都断了传承。
“我一定要去远古战场看看。”
张凡想到杀戮尊者抛向宇宙深处的古朴戒指时,为何第一只夺戒指的大手他攻击,第二只出现夺戒指的手,他却叹气而放弃了攻击。
他心中想去看看,让杀戮尊者叹气放弃攻击夺戒指的大手是谁,是谁能让一位杀戮果断的人放弃继续杀戮。
同时他也想弄明白,他在原来世界从小就听到的传说,心念及此,他心中仿佛有个谜团在围绕,许他道不明说不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