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六界之秘 > 第二十八章 蟾蜍镇丹海 求推荐票求打赏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章 蟾蜍镇丹海 求推荐票求打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张凡平静了一会心情,神色复杂的看着万物鼎魂,轻声说道:“总有一天,我会寻到你的主身,让你们相融为一体。”
“嗡!”
张凡话音刚落,万物鼎魂就轻轻一颤,像是在回应他的话。
见况,张凡心中微微一惊,心中暗道:“难道这万物鼎魂有灵智,听得懂我的话?”
“嗡!嗡!”
万物鼎魂像是知道他心中所想般,轻颤了两下,随后万物鼎下的蟾蜍忽然大放五色之光,瞬间把他笼罩在其中。
张凡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神情有些发愣,随即他便感觉到自己经脉中的火灵气不断在饱和,让他经脉有种胀痛的感觉。
“轰!”
突然,在万物鼎魂下的蟾蜍,如闪电般钻入他体内,蟾蜍的速度太快了,使得张凡根本阻拦不及,只好眼睁睁看着蟾蜍进入自己体内。
“啊……”
蟾蜍进入张凡体内后,忽然一阵撕裂般疼痛,从他腹中丹田处传来,让他忍不住的仰天惨叫。
腹中丹田传来一阵撕裂般疼痛过后,张凡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了些变化。
他刚感觉到这种变化,心中正在想,一片金色汪海便出现在的脑海中。
脑海中突然出现的这一目,让张凡心中一惊,他的这一惊,脑海中出现的金色汪海瞬间就从他脑海中消失。
这一变化,让张凡愣了愣,不明白这怎么回事,心中不由得在次想起金色汪海。
他心中刚有了这念头,金色汪海又在次出现在他脑海中,这次张凡心中像是明白了点缘由,不在分神去想别的事,仔细观察着脑海中的金色汪海。
只见一只蟾蜍趴在一片金色汪海中,不断散发着五色之光,使得金色汪海更加金灿灿。
见此一幕,张凡心中微微惊颤,随即他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他突破了聚气境到达了修法境。
他定了定心神盘坐在地,然后运起五秘心法,果然,经脉中的灵气已化实,正不断勇入丹海之处,他又尝试运起法力,顿时金色汪海如惊涛骇浪般不断起伏。
“我怎么突然就突破了呢?还有这蟾蜍怎么跑到我丹田来了?”
终于确定自己这是突破到了修法境,但脑中一连串的问号,让张凡心中还是有些疑惑,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盘坐在朦胧空间中,张凡脑海在想着刚才蟾蜍忽然大放五色之光,然后就钻入自己体内,想到这里,张凡心中疑惑,渐渐一了一丝明朗。
“自己本来就聚气大圆满,是蟾蜍帮我冲开聚气境通往修法境的瓶颈,使得自己突破瓶颈到达了修法境,但蟾蜍呆在自己丹田中,这算怎么回事啊?”
张凡想明白了前因后果,心中很是激动,但想起自己丹田中有只蟾蜍在丹海趴着,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知是好是怀。
“万物鼎,多谢你的帮助,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和本体融合在一起。”
张凡不在纠结蟾蜍在丹田之事,站起身对着万物鼎道谢,他知道,自己的突破肯定跟万物鼎有关。
“嗡!”
张凡话音刚落,万物鼎微微一颤,突然他眼前一晃,然后他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自己耳畔响起。
“老大,你醒醒啊,你这是怎么啦,难道你就忍心丢下我就自己走了嘛。”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张凡突然有些愣住了,但在听熟悉声音说的话,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嚎什么?”
张凡被这哭嚎声,气得跳脚大骂。
闻言,一旁立身而坐,边哭边擦眼泪的黑猪一愣,呆呆的看着跳脚大骂的张凡。
“你是人是鬼啊?”
下意识的它,忽然对着张凡问道。
“你大爷的黑猪,你才是鬼呢,你全家都是鬼。”
闻言,张凡还没消的气,又腾腾升起,不由得咬牙切齿骂道。
“呀!老大你没死啊?”
“你……”
黑猪的话已经让张凡气得说不出话来了,自己不就去了一会神秘的空间嘛,怎么刚回来就被这不靠谱的黑猪诅咒。
“老大,你不知道,你这次昏迷就是一个多月,前段时间你虽然昏迷,可是还有呼吸,但几天前,你突然没呼吸了,我还以为你……”
黑猪确定张凡没死,但见他如此生气,便有些不好意思的跟他解释道。
“你才没呼吸了呢!”
闻言,张凡不由得又气急败坏的骂道,明明自己好好的,这家伙居然还在睁眼说瞎话诅咒自己,真是太可恨了。
“等等,你说我昏迷了一个多月,前几天突然没呼吸了,是你一直守着我嘛?”
忽然,张凡发现黑猪的话有些不对劲,止住正要开口说话的它问道。
“是啊,从你进来后昏迷,我就一直守着你到现在。”
黑猪被张凡问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痴痴的回答道。
“不对,不对,我几天前已经醒了,你怎么可能会一直守着我呢。”
闻言,张凡越想越不对劲,在五行界中走来走去,不停的自言自语道。
“老大,你没事吧?”
见张凡如此,黑猪神色有些若若的问道。
不理会黑猪的话,张凡还在自言自语,忽然,他看见前方的蟾蜍,神色一愣,赶忙内视自己的丹田,见丹田中一只蟾蜍稳稳的趴在金色丹海中,张凡神色变得古怪。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刚才是一场梦,这也不对啊,我修为突破到了修法境,这是真实存在的。”
对于神秘空间之事,还有自己所遇的事,张凡越来越糊涂了。
“黑猪,你过来。”
对于自己想不明白之事,张凡习惯性的问黑猪,看着不远处诺诺索索的黑猪,张凡微笑着对它招了招手道。
“老大,你昏迷这段时间我可没做什么,只是见你断气了,就伤心大哭而已。”
张凡一醒来的状况,黑猪一直看在眼里,见他痴痴呆呆的自言自语,又疯疯癫癫的自问,黑猪全身杂毛早就根根竖起,现在又见张凡微笑着向自己招手让它过来,黑猪心颤着唯唯诺诺迈开脚步磨磨蹭蹭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