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秘树之巅 > 第七章 想住多久住多久

我的书架

第七章 想住多久住多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中午这顿饭,是石头自己做过的,最丰盛的一次。

  排骨炖藕,土豆烧牛肉,一整只叫花鸡,一大盘烤秋刀鱼……

  石头把这些年,学会的烹饪手法,也都用上了。

  周小白和小兰,一边惊叹,一边享用。

  “石头,你干脆去开个饭馆得了。”

  “你这些手艺,都是从哪里学的。”

  周小白摸着肚子,撑得站起来都费劲。

  石头虽然吃得比他还多,看起来行动一点都不受影响。

  他收拾着餐具,说道:“我不喜欢吃冷食。”

  “所以看到别人做热食的方法,有机会就自己试试。”

  小兰吃得也不少,依然保持着优雅的姿态,和端正坐姿。

  她好奇的问道:“石头,你这烤鸡的做法,是怎么想到的。”

  用泥巴做菜,她还是第一次见。

  “和那些乞丐学的。”

  周小白和小兰都沉默了。

  他们算是这个世界上,对石头经历最了解的人。

  “哎。”

  小兰叹了口气:“难怪你从来没笑过,你的生活太艰辛了。”

  “还真是。”

  周小白也想起了什么一样:“我认识石头这么久,还没见他笑过。”

  “也就一个多月。”

  周小白脸上丝毫不见尴尬,嘿嘿笑道:“那也不算短了。”

  “我……不会笑。”

  石头的话,让周小白和小兰都愣住了。

  不会笑?是个人都会笑吧。

  两人,立刻想到石头成长的环境。

  是不是小时候,在福利院受过什么刺激,造成的?

  石头忽然感觉,两人看他的目光,充满了同情。

  皱了皱眉,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我从小还没哭过呢,有什么奇怪的。”

  小兰同情的表情,转化为了崇拜。

  “石头,你真坚强。”

  她反正无法想象,有人从小到大,能不哭。

  她心目中,最冷漠,最坚强的姐姐,都偷偷抹过眼泪。

  周小白,却对石头的话,有些怀疑起来。

  不会笑不会哭?石头这小子,不会是在装酷泡妞吧。

  看看那漂亮女孩此时的表情,他越发的确定这个猜测。

  啧……

  自己追陆校花那么久,没有一点进展。

  石头这才几天,一个比陆校花都漂亮的美女就入手了。

  这就是差距啊,得想办法向石头取经。

  看看石头,再看看满脸崇拜的小兰。

  周小白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为了不继续心里泛酸,决定走人。

  “石头,我走了,谢谢你今天的款待。”

  出门前,周小白想起了什么。

  回头说道:“石头,听我一句话。”

  “在你开穴前,千万别去找李强。”

  周小白说完,瞥了小兰一眼。

  果然,女孩脸上,崇拜变成了忧虑。

  石头那脾气,他一个人劝,估计不好使。

  得让这女孩,没事就围着石头劝,没完没了的念叨。

  只要石头不答应,就眼红抹眼泪,哭都哭烦他。

  一通畅想之后,周小白心里舒服了不少。

  什么事情都得看两面性,不能只占便宜不吃亏。

  石头身边多了个大美女,肯定没以前自在了。

  走出破旧办公楼,周小白甚至都已经笑出声来。

  如他所料,小兰此时的表情,已经转为严肃。

  “石头,周小白说得没错,你要听他的。”

  石头耸了耸肩,根本没当一回事。

  “开穴了,的确很强,不过回想起那天的交手,他也并不是没有漏洞。”

  石头打架,可不只是靠本能。

  否则,就算他天生再能抗揍,也早被人弄废弄死了。

  每次事后,他都会做分析。

  怎么样能少挨几下,怎么样能更有效率的击败对手。

  小兰见石头不以为然,大为焦急。

  “石头,你可千万别逞强。”

  “我可不敢肯定,下次还能治好你……”

  说着,她眼睛红了起来。

  “上次阿黄就被我给治死了。”

  这下石头可以确定,他能好那么快,是因为小兰帮他治疗。

  而且,昨晚他痛醒的时候,也听到女孩嘴里念叨“阿黄”来着。

  看得出,女孩对这个阿黄,很亲近。

  “阿黄,是你的亲人?”

  女孩摇头。

  “朋友?”

  还是摇头。

  “那是……”

  女孩带着哭腔:“是我们家的一条黄狗,我看着它长大的。”

  石头一阵无语。

  “那天阿黄从房顶掉下来,摔成重伤,和石头你昨天很像……”

  石头继续无语。

  这件事,对女孩来说,又伤心,又悔恨。

  她早就想找人倾述了。

  石头虽然人蛮好的,可就是一点都不善解人意,让她一直都没机会说。

  现在有机会,她一股脑儿的往外倒。

  “当时家里就我一个人。”

  “我看阿黄快死了,就给它治,结果它直接被我治死了。”

  治死了,那阿黄真惨啊,石头忽然有点后怕。

  女孩语气委屈的继续说着。

  “我都伤心死了,姐姐回来不但不安慰我,还说我逞能,自作主张。”

  “我那时候,就觉得自己真的没用,在家里只能帮倒忙……”

  石头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你就是因为这个,离家出走的?”

  女孩委屈的点了点头。

  “那你家人,对你好吗?”

  女孩继续点头。

  “那你现在,想不想你父母,想不想你的姐姐?”

  女孩眼中,是浓浓的思念。

  “好想爸爸,妈妈。”

  “姐姐虽然冷冰冰的,其实对我还是很好的。”

  石头的头有点晕。

  本来以为,小兰是因为家人对她不好,才离家出走的。

  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小兰的家庭,是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

  她不属于这里,她应该和家人一起生活。

  睡了一上午,又吃了一顿好的,小兰的精神好了许多。

  石头下午也放心的出门拾荒。

  回来的路上,他走了另外一条路。

  前方,是一栋四层楼,写着“执法局”三个大字的黑色建筑。

  沉吟了片刻,石头抬脚向它走去。

  ……

  周小白买的食材实在太多。

  虽然中午三人饱餐一顿,依然还剩了不少。

  石头住处也没冰箱冰柜。

  所以,晚上石头和小兰,又吃了一顿大餐。

  小兰,脸上泛着满足的神采。

  一天吃两顿“大餐”,简直是太幸福了。

  “要是天天都能这么吃,该多好……”

  她这个要求,真的一点都不高。

  比她在家的最低标准,都要低不少。

  然而,话一说出,她就觉得失口了。

  连忙用手捂着嘴,目光怯怯的看着石头。

  还好,石头的表情很正常。

  还点了点头,赞同她的想法:“一天一顿,总是觉得饿。”

  “我得再努力一点,争取每天吃两顿。”

  女孩放下嘴上的手,轻松的笑了起来。

  “我也去帮人画画,赚点钱。”

  “两个人一起赚钱,总比一个人要多点。”

  石头却摇头。

  “你就在家里,帮我写寻人启事。”

  “要卖画,也等我找到妹妹再说。”

  女孩有点遗憾,她真的想让自己更有用一些。

  天一亮,石头就出门了。

  似乎真想更努力的拾荒,过上一天吃两顿的好日子。

  石头走后,没一会女孩也起床。

  稍微洗漱了一下,就开始写寻人启事。

  完成十张,差不多就到中午。

  女孩休息了一会,又抽出一张纸。

  这一次,她没有写寻人启事,而是在绘一幅画。

  这几天,都是如此。

  上午和晚上写寻人启事。

  其他时间,她打扫卫生和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

  背后方向的门,传来吱呀一声。

  “石头,我昨天只是随口说说的。”

  女孩笑着回头:“我一天吃一顿,就够了……”

  站在门口的,并不是黑黑瘦瘦的石头,而是一对中年男女。

  男子身材颀长,长相英挺,神态威严。

  女子成熟美丽,眉目如画,满脸柔情。

  “爸爸,妈妈……”

  小兰神色有点激动,却并不显得太意外。

  她抿了抿嘴,忍住冲入母亲怀里的冲动。

  转回头,低头继续那张快要完成的绘画。

  父母有些讶异的对视一眼,抬脚走到女儿身后。

  刚好看见女儿完成了最后一笔。

  那是一个男孩的侧脸。

  五官棱角分明,眼神镇定有神,神态坚定,气质硬朗。

  “就那黑瘦小子,怎么能画得比我都帅。”

  这幅画,让父亲很是吃味。

  女儿给他画过不少幅画,他觉得没有一张比眼下这一张好。

  母亲将女儿的头,紧紧抱在怀里,眼中泪水闪动。

  “小兰,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你知不知道,妈妈这些天有多担心……”

  “答应妈妈,以后再别这样。”

  女孩终于回身,拥入了母亲的怀抱。

  “妈妈……”

  看着相拥而泣的母女,父亲叹了口气。

  目光再次落在,桌上那张画像,眉头皱了起来。

  等母女两宣泄完情绪,父亲看着清瘦了许多的女儿,脸色一沉。

  “那小子一天就给你吃一顿饭?”

  小兰连忙辩驳:“他自己一天也才吃一顿。”

  “小兰,你瘦多了。”

  “走,妈妈现在就带你去吃东西。”

  “然后我们回家。”

  女孩却摇了摇头。

  “爸爸,妈妈,是他救了我,我不能就这么不告而别。”

  “走之前,我还要见他一面。”

  傍晚,石头回到住处,发现小兰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

  裙子没有什么花纹,不过和她非常搭配。

  让她显得清丽脱俗,气质若兰。

  “之前一直放在包里的。”女孩解释。

  石头救她的时候,她背着一个包。

  这些天来,倒是没见她打开过。

  吃饭的时候,女孩忽然开口。

  “石头,你有什么愿望吗?”

  石头想都没想,就说道:“找到妹妹。”

  “除了这个呢?”女孩又问。

  “我想开穴。”石头的回答,依然没有丝毫犹豫。

  女孩微微皱眉,似乎有点不开心:“是想找那人报仇吗?”

  石头摇头,他和李强就是较量受伤,哪来的仇。

  “那是为什么呢。”女孩追问。

  这个问题,倒是让石头想了想。

  “我不喜欢被人击败的那种感觉。”

  “另外,我希望看到有人受欺负的时候,我能帮到他。”

  大概是回忆起了石头救她的情景,女孩面露笑容,显然对他这个回答,非常满意。

  “石头,你真有正义感。”

  正义感是什么,石头也不知道。

  他挺省而出,也许只是看不惯那些持强凌弱的人罢了。

  “石头,你想不想知道,我的愿望是什么?”

  女孩知道,等石头有默契的回问,等于白等。

  所以也不浪费感情和时间了。

  “一天吃两顿?”

  石头的回答,让女孩差点抓狂。

  她白了石头一眼。

  “我的愿望啊,就是每天都能吃上热热的饭菜。”

  “然后自由自在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石头有些不解的看着女孩。

  她说的,不就是现在的生活吗?

  “我真的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石头,你不会赶我走吧。”

  石头说道:“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好感动。”女孩眼睛红了。

  她连忙用手抹了抹眼睛:“真没用,一感动就要哭。”

  平复了情绪,女孩从那一沓寻人启事中,抽出了中午绘制的那张画像。

  她脸上已经换回了笑容。

  “石头,谢谢你,不嫌弃我。”

  “这是我给你画的一幅画,喜欢吗?”

  石头将画像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

  觉得画中的自己,似乎顺眼一点。

  吃完饭,石头照常出门去。

  站在窗口,看着石头渐行渐远,最后消失的背影,女孩叹了口气。

  她坐回桌边,开始写告别信。

  她想写的很多很多,但是时间不允许。

  因为她说,晚上她一个人害怕,所以石头八点就会回来。

  一滴眼泪,落在纸上。

  将那个“别”字,化得很大,很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