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秘树之巅 > 第十七章 心齐的槐城人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心齐的槐城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学院办公楼,四楼会议室。

  六七个老师,批改着桌上成堆的卷子。

  都是下午新生们的入学文考的试卷。

  偶尔会有老师,拿起一张卷子,问上一句:“谁会某某族语。”

  立刻有懂那种异族语的老师,将试卷接过去。

  试卷刚批改完,一个身材高瘦,面貌清癯的中年人推门而入。

  “洪院长。”

  老师们看见中年人,都纷纷站了起来。

  他就是白水中等战阵学院的院长:洪青林。

  洪青林面带微笑,对老师们点了点头。

  “试卷改好了吗?”

  负责的老师连忙回答:“所有的试卷,全部批改完了,我们正在做分数统计。”

  “把排前三和后三的试卷,找出来给我。”洪院长吩咐。

  很快,六份试卷被找了出来。

  “你们继续统计,不用管我。”

  洪院长坐在会议桌旁,翻看试卷。

  第一名是一个女生。

  单淑雯,看见这个名字,洪院长微微一愣,随即笑了笑,开始看试卷。

  看完之后,他颇为感叹:“两门异族语,都是楚州境内,乙级入侵点的异族语言。”

  “能培养出那么出色的孩子,看来单家虽然没落多年,世家底蕴还是在的。”

  说完,他又拿起第二份试卷。

  看完后,似乎有点不快:“田家这一代最出色的子弟,直接送到楚天学府,这个田磊和他堂兄比,差得可有点远。”

  看完第三名的试卷后,洪院长稍稍沉吟。

  前三名都是世家子弟。

  随即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世家子弟前期的资源优势,太显著了。”

  他没有继续看倒数三名的试卷,问道:“综合评分算出来了没有?”

  “已经算出来了。”

  “单淑雯综合分第一,田磊第二……”

  洪院长摆了摆手:“综合最后三名,和文考后三名有没有重合的。”

  “有一个,叫石头。”

  洪院长找出了石头的试卷,一看那歪歪扭扭的名字,眉头就立刻皱了起来。

  虽然他不吃‘字如其人’这一套,可是这字写得也太难看了,就像鸡爪子在试卷上抓出来的一样。

  再一看下面的题目。

  见多识广的洪院长,都差点目瞪口呆。

  一题没写,居然是白卷。

  他当了院长二十余年,还第一次看到新生交白卷的。

  石头?这怕是哪个世家子弟,随便弄出来的化名吧。

  他压住心中的讶异,抬头问道:“这个石头,真名是什么,查出来了吗?”

  老师苦笑道:“院长,石头是他本名。”

  这名字,也太随便了吧。

  院长心里一阵无语:“把他报名的评分和记录,拿给我看。”

  一看石头不但交白卷,而且一穴没开,院长脸色阴沉了下来。

  “去档案室,把这个新生的档案取来。”

  “我要看看,这种条件的学生,是谁送来的,谁批准的。”

  老师们都知道洪院长为什么生气。

  送这种条件是生源来,说难听一点,就是对白水中等军事学院的轻视。

  很快档案就送来。

  洪院长快速拆开档案袋,抽出薄薄的一张纸。

  这也是他见过的,最简单的档案。

  目光一扫,就将内容看完。

  “原来用的是槐城天赋名额。”

  放下石头的档案,洪院长依然不满:“天赋名额,也不是这么用的。”

  “再查查,今年的新生,有几个是槐城来的。”

  没一会,一张纸放在了洪院长面前的桌面上。

  上面只有两个名字。

  一个是石头,另外一个叫李强。

  而且这个李强和石头比,也好不了多少。

  开了一穴不说,那一穴还是请开穴师开的,文考也是倒数第五。

  难道槐城的灵气浓度,又降低了吗?生源怎么一年比一年差。

  “天赋名额吗,那也得我这个院长点头才行。”

  洪院长吩咐人,去把石头找来。

  他倒是要看看,没开穴交白卷的石头,到底能有什么过人天赋。

  至于报名记录上的那条,他根本没当回事。

  筋骨坚韧,意志坚强,只要是练武的人,都可以这么形容。

  去找人的老师,没多久就回来了,只是没有带回来人。

  “找不到人吗?”

  老师有些无奈的说道:“他正在和人在演武场切磋。”

  “切磋?他一穴没开,能和谁切磋,教官难道就不阻止?”

  “我去看看。”

  洪院长直接从窗口一跃而出,整个人飘在空中,向演武场飞去。

  老师们都露出敬仰,羡慕的神色。

  可短时间的停留空中,并且做短距离的飞行,这是飞升境的标志。

  教官办公楼。

  所有教官的目光,此时都已经被那最菜对决所吸引。

  不时有教官发出感叹。

  “那小子韧劲太可怕了,居然还不认输。”

  “我没看错的话,最少断了两处骨头吧,还能坚持……”

  一个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果然够硬。”

  方教官走进办公室。

  “方教官,你来了。”

  “那个没开穴的新生叫什么,听说你报名的时候,就看好他。”

  方教官走到窗前,看着又一次被一脚踢飞的瘦小身影。

  “他叫石头,槐城人,是我以前的一个学生送过来的。”

  “所以,你就顾及情分,高抬贵手了是吗?”

  这个声音,让教官们都是一惊。

  一道高瘦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走廊上。

  “院长……”

  教官们立刻站直行礼。

  洪院长摆了摆手,有些不满的瞥了方教官一眼。

  几步走到窗边,目光投向演武场,很快就找到了目标。

  相比其他教官,方教官神色轻松,走到洪院长身侧。

  “院长,您是知道我的,我最喜欢的品性,是努力,坚韧。”

  “这个石头,虽然现在一穴没开,不过我觉得将来成就不会低。”

  洪院长淡淡哼了一声。

  “凌峰,你知不知道,他不但一穴没开,文考还交了白卷。”

  方凌峰愣了愣,随即笑道:“他在福利院长大,之后又拾荒为生,没有学习的机会。”

  “看来你对他真是上心,还去看过档案。”

  洪院长看着看着,神色也出现一丝讶然。

  “他们打多久了?”

  立刻有教官回答:“已经差不多十分钟了。”

  “他的对手是谁?”院长又问。

  方凌峰答道:“也是槐城来的新生,叫李强。”

  李强,那个请开穴师开了一穴的庸才。

  原来是他啊,难怪开穴打没开穴,都能打那么久。

  “有没有放水。”院长继续问。

  教官们纷纷表示,两人绝对是真拼实打,绝对没有作伪。

  “这戏演得,够卖力的。”

  洪院长哪里会信那么巧的事。

  刚刚好在这个时间,又刚刚好是两个来自槐城的新生,还刚刚好将石头的天赋特长,几乎是完美的展现出来。

  “槐城虽然生源质量不佳,不过心倒是很齐。”

  这种菜鸡交手,院长没兴趣多看。

  “凌峰,你记好了,三年以后,那小子如果没能开下五穴,拿你是问。”

  这句话,就等于宣告石头可以留下。

  如果李强知道,他为石头留下,出了一份力,不知道会是什么心情。

  当然,他多少也博得了院长的一点好感。

  从一个庸才,变成了一个团结同乡的庸才。

  演武场边。

  胡玲冷然的脸上,不知何时,多了几分惊讶。

  这惊讶,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增浓。

  那个妹妹让她照顾的石头,居然如此顽强坚韧。

  从她发现石头和人交手算起,已经好几分钟了。

  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一个没开穴的人面对开穴的对手,能坚持那么久。

  而且,石头并不是一味的闪躲避让,时不时还会找准机会,来一个反击。

  即便这种反击,最后的结果,往往是他受伤更重,可是他却从来不会放过这种机会。

  她忽然有点担心,这么打下去,石头会不会受重伤。

  虽然,她只要轻轻抬手,就能将这场打斗结束。

  然而她却什么都不能做。

  这是学院的规则,学员不允许干扰,参与其它学员之间的切磋打斗。

  只有教官,老师才有权干预。

  “噗……”

  一声闷响,石头再一次偷袭成功之后,付出了右腿被踹中的代价。

  听那声音,腿骨估计是伤了。

  落地之后,石头右腿果然没能站直。

  他半蹲于地,保持身体的平衡,紧盯着李强的目光,依然斗志十足,没有半分要认输的意思。

  虽然石头没认输,但强弱分明,他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获胜的机会。

  这场切磋这么撑下去,除了石头多受一些伤,实际上已经毫无意义了。

  胡玲皱眉,难道这边的打斗,被教官们忽略了吗?

  她转头,看向那栋两层的教官楼。

  刚好看见,一道高瘦的身影,从楼里走出。

  院长?他怎么来了,难道是看……

  目光回到因为受伤,佝偻着身体,显得更加矮小的石头身上。

  她摇了摇头,怎么可能。

  这种小事,家里不可能会劳烦洪院长的。

  “石头,李强,你们两个停手。”

  一道醇厚威严的声音传来。

  胡玲转头看去,方教官已经来到了场边。

  这让她松了口气。

  方教官又道:“能走动的话,自己去医疗室。”

  有些狼狈的李强,狠狠的看了石头一眼,先走了。

  石头也一瘸一拐的走出了演武场。

  胡玲刚准备上去帮帮他。

  一个高大的男生,快步冲到石头身边。

  “石头,你怎么伤成这样,我送你去医疗室。”

  来人是田磊,他刚好路过,看见受伤的石头。

  胡玲抿了抿嘴,昨天是欧阳舞,今天是田磊,总有人捣乱。

  想要完成妹妹的交代,怎么就这么难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