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秘树之巅 > 第二十章 新世界(下)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新世界(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又有学生举起了手。

  “请问教官,怎么判定强弱。”

  方教官笑道:“这就迫不及待了?是不是一会解散就准备过过瘾?”

  他的话,引得新生们一阵笑声。

  “以后每个月,都会有武考,以排名来定强弱。”

  “在第一次武考之前,以开穴数量区分。”

  石头忽然发现,很多人看向自己。

  看我干啥?石头有点发懵。

  方教官指了指石头:“石头现在一穴没开,按照规则,他可以挑战你们任何人。”

  “而你们,不许主动去挑战他。”

  有了石头这个参照物,这规则更容易懂了。

  被当做参照物石头,倒是没有多不好意思。

  在福利院的时候,天天因为打架,被当典型批评,早习惯了。

  本来就一穴没开,以后多多努力就是了。

  反倒是李强郁闷了。

  按照这个规则,他要去揍石头,还得石头主动挑战他才行。

  这学院的规矩,怎么就这么死板。

  应该多加一些灵活的条款,比如花钱,就能强挑战弱之类的。

  “记住这两条规矩,一旦违反,会受到严厉处罚。”

  “解散。”

  随着方教官一声宣布,新生们四散而去。

  大部分都往宿舍方向走,军训了两三个小时,都需要喝水休息。

  也有一小部分,走向了隔壁的演武场,也不知道他们是去切磋的,还是练武的。

  石头现在也很疲惫,准备回宿舍休息。

  结果刚走出大广场,就被人给堵了。

  来人穿着一袭白衣,背着一把巨剑,高挑冷艳,正是学院两大危险之一:胡玲。

  石头往左挪了两步,胡玲往右移两步;石头往右,她往左……反正就是拦在他前面。

  “干什么?”石头皱眉。

  “跟我走。”胡玲命令般的说道。

  看见石头无动于衷,她剑眉一挑:“非要我动手提着你走吗?”

  刚好一个教官路过,石头求助的看了过去。

  教官装作没看见,匆匆路过。

  这学院,不是不准欺负弱小吗?

  我这最弱的正被堵路,教官也不管?

  “你开了几穴?”石头想看看,自己有没有跑掉的机会。

  “九。”胡玲说完,转身先行。

  石头认命了,开了四穴的执法队队长,抓他都和抓小鸡仔似的,他又怎么逃得过开了九穴的胡玲。

  石头垂头丧气的跟着胡玲走了,他觉得自己很倒霉,中午欧阳舞,下午胡玲,危险总是伴随身边。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学院一处僻静地。

  胡玲站定转身,她看着一副自认倒霉,又无可奈何模样的石头,一时不知该怎么张口。

  她性子冷,不太会和人打交道。

  平时,别人主动贴上来,她都不理会,现在要让她主动,更是为难。

  两人就这么站着,对眼对了好一会。

  石头终于忍不住试探着问:“没事的话,我走了。”

  石头还是希望能尽快离这“坏人”远一点。

  “不行。”胡玲非常果断的否决。

  再放他走,妹妹说不定真的要离家出走,亲自来找他了。

  她心里暗叹了一声。

  这几天,她几次想接近石头,给他一点帮助,也算是给妹妹一个交代。

  可是,好几次,都被欧阳舞抢先……不对,应该说是故意坏事比较正确。

  胡玲知道,欧阳舞不喜欢世家子弟,要将所有世家子弟都踩在脚下。

  欧阳舞似乎也几乎要做到了,直到挑战上她。

  几次失败之后,欧阳舞开始从各个方面,和她作对,却从来没什么效果,差不多等于被她无视。

  而这一次,欧阳舞应该是以为,终于找到了她在意的事情了。

  要不是为了妹妹,我才不会三番几次的来找这个石头。

  算了,为了妹妹,主动一点吧。

  “我想帮助你,你想要什么?”

  主动归主动,不过毫无技巧。

  石头愣住了,这是什么套路?

  石头心里更加不安,这无缘无故的对自己的那么好,谁知道安的什么心。

  看见石头不吭声,胡玲只好继续主动开口。

  “听说你很缺钱,吃饭的钱都没有,我可以给你一笔钱。”

  石头立刻摇头。

  “我以前是拾荒的,不是要饭的,我不会平白无故要你的钱。”

  她微微皱眉,给钱是她觉得最直接,最便捷的方式。

  给完钱,她就可以去演武场继续练剑。

  可是石头不要,她也不能硬塞。

  她想了想,又说道:“我可以教你武招和剑招。”

  “而且,我教的,肯定比学院同档次的要强。”

  石头有些好奇:“武招和剑招是什么?”

  连这个都不知道?胡玲冷冷的目光,洒在石头脸上。

  见他不像作伪,说道:“这可是修行最基础的知识,你居然都不知道。”

  “修行……又是什么?”

  看着石头那清澈的双眼,胡玲有点抓狂。

  “你到学院,不就是修行的吗?”

  石头一头雾水,挠了挠头:“我是来学开穴的。”

  “你既然知道开穴,那炼体开穴功法,总看过吧。”

  “只要看过功法,怎么会不知道修行的意思。”

  胡玲有些恼怒,觉得石头在装傻耍她。

  那天报名,他肯定是故意调戏女老师的。

  石头更茫然了:“功法?开穴还有功法吗。”

  “嗡……”胡玲抽出背后巨剑。

  巨大的剑神,将空气震动得发出一阵嗡嗡声。

  石头吓得往后连退两步,坏人这是要杀人?这比小兰还坏啊。

  就听刷刷刷一阵刺耳的声音,胡玲用巨剑在地面上,写下了两行字。

  “炼体开穴功法的开篇词,你敢说你没看过?”

  胡玲剑眉耸立,目光凌厉。

  石头顿时觉得被一股气势所慑,肌肉僵硬,想动弹都难。

  “把这些字,念一遍。”

  石头皱眉看着那两行字。

  “什么体……行什么……行……人……什么本”

  胡玲看出来了,这个石头不是逗她,而是文盲。

  “炼体,修行之根;修行,人族之本。”

  “这是炼体开穴功法的序言。”

  “哦,那个开穴的功法,为什么说这些没用的东西。”石头很不解。

  胡玲看着一脸无辜的石头,觉得头大了起来。

  不过短短几句对话,石头说了好几次开穴。

  于是胡玲问:“你想学开穴?”

  石头连忙点头:“想。”

  胡玲心里一喜,也许能从这方面,给予石头一些帮助,也就能向妹妹交差了。

  “你对修行……”

  她顿了顿,想起说修行,石头根本就听不懂。

  “你对开穴的了解有多少?”

  结果,她发现石头对开穴的了解,几乎是零。

  “我可以告诉你,什么是修行,什么是开穴,什么是炼体,你想听吗?”

  石头毫不犹豫的点头。

  那什么修行和炼体,好像比开穴还厉害,他又怎么可能不感兴趣。

  胡玲组织了一下语言。

  “修行,是人族提高实力,对抗诸族的方法。”

  “炼体,是修行的第一阶段。”

  “开穴,是修行最基础的单元。”

  “炼体一共分十阶,你可以理解为,开十穴,下五,上四……”

  胡玲说得干巴巴的,一点都不生动,语气也冷淡得很,绝不是一个的合格的好老师。

  然而,石头却听得十分入迷,甚至可以说是如此如醉。

  原来真的如周小白说的那样,下五穴,也叫武穴,四肢各一,再加上心窝的膻中。

  上四穴,则是眼,鼻,耳,口,也称做四感。

  一旦开了下五穴,就可以练习胡玲刚才说的武技,剑技。

  而上四穴的开通,能大大提高视,听,嗅,味四觉。

  下五上四,九穴开通之后,最后开小腹处的气海穴。

  此穴一开,便可吸收大量灵气,藉此十穴贯通,炼体大成。

  石头感觉一扇门,在眼前缓缓打开。

  门后,是一个绚丽多彩,浩瀚无边的新世界。

  介绍完炼体,胡玲微微停了一下,看着石头。

  “没有什么想问的?”

  发现石头无动于衷,胡玲只好继续主动。

  石头从无限憧憬之中回过神来。

  他想起,刚才胡玲说她已经开了九个穴,于是问道:“你已经开了九穴,就差一个气海了,是不是快超越炼体了。”

  石头这话,听起来实在业余,根本不像一个军事学院的学生该说的。

  胡玲心中苦笑,继续讲解:“炼体之上,是先天境。”

  “想要从炼体进阶到先天境,需要以气海之灵气,冲击识海……”

  胡玲用手点了点头顶:“大概就是这个位置。”

  “修行里,开识海有另外一个称呼:开窍。”

  “一旦开窍,便是先天境了。”

  石头听得似懂非懂,修行的知识,他太过匮乏。

  炼体的内容还好,到先天境,完全不知所云了。

  “咕噜……”

  石头肚子,不适时宜的发出了叫声。

  打断了正说得投入的胡玲,她看了看时间。

  不知不觉,她已经和石头,在这僻静的角落,说了一个多小时了。

  “今天就到这里吧。”

  “以后修行时,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

  说完,胡玲转身的同时,长舒了口气。

  总算是可以给妹妹一个交代了。

  她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格外轻松。

  这种情绪,并非完全来自于妹妹那边。

  忽然之间,她想到,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说过那么多话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