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安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地里,被泥块绊倒的江团呵呵笑着,一切都还好。

  这里的土虽然属红土,也被江家精心打理过,还不太差。

  而且江家养羊,羊粪入地也是最好的有机肥料。

  自己只需要再找些石灰来改变一下酸碱度,就能成为上等良田。

  而且听小哥说,这里的官府是鼓励开荒的,周围荒山也非常便宜,开荒三年免税。

  江团仿佛看见一座属于自己的农庄,这是上辈子无法想象的。

  还听小哥说,村子距离万宁镇不远,万宁镇又是比较热闹的大镇,连通府城跟周边县城,是一处交通要道。

  有资源有市场,一切都是天意,江团心里更加踏实了。

  正想着,大哥哥气喘吁吁跑过来,一把将她抱起,对着江景文吼道:“小妹摔倒你都不知道,跟在旁边干什么用。”

  江景文楞住,妹妹没有哭,还在笑呢!

  可大哥在生气,他不敢反驳。

  见到冷脸大哥动怒,江团也不敢吭声,只能又趴在少年单薄背上,由着他背回去。

  走回草棚,江家大伯还在,目光从被人背回来的江团身上扫过,摇头。

  柳氏面如死灰。

  大伯是童生,在镇上给别人当账房,眼力见识都胜过他们夫妻,大伯摇头,肯定是娇娇儿不中用了。

  目送娇娇进了草棚,江南山这才道:“老二,马上要下种了,村里那十亩地你怎么说,种还是不种?”

  以前老二一家住在自己家,自己的地也就让他们做着。

  收的粮食自己得五成,老二得五成,虽然比收租少,但省事,老二也把地打理得好。

  现在老二搬家出来,这地的事还没有说清。

  要是还种,就需要重新六四分,或者像别人家那样写契约收租金。

  毕竟以前老二媳妇帮忙在煮饭撒扫做家务,现在分到两处,可做不成了。

  才几天时间,祥哥他娘在家里煮饭就抱怨了几次,要老二媳妇还是每天去家里做事,要不然就收地不给老二种。

  江青山听到大哥说村里十亩土地,脸色变了变,他以为自己搬家出来,地里的活还是照原来的做,让自家种,然后分粮食。

  现在大哥问自己种不种,那就是另有打算了。

  他咬了咬牙:“大哥,我们已经麻烦你家十年了,打算今后还是靠自己。这里的地离家近,我再一早一晚帮把手,阳哥一个人也能做下来。其他时间,我就到镇上找点事做。”

  听到江老二的安排,江老大脸色阴沉下来,这是不打算种自己的地了。

  他哼了一声:“这样也好,我们两兄弟分家十几年,是该断得干净利落点。还有,你以为镇上的钱就那样好挣……”他话都没有说完,一拂袖,气咻咻的走了。

  万宁镇距离村子不算远,可也有好几里路,如果一早一晚做家里的农活,还要在镇上做事,必须起早贪黑,鸡一叫就得起床。

  老二也是快四十的人了,看他身子骨还遭得住几年磋磨。

  江青山看着大哥回村去,他才将拳头松开,没有村里的十亩地收成,自己家的粮食肯定不够。

  娇娇儿吃的细粮只能靠买,就是不能到镇上帮工,自己也必须在播种后的空闲,进山去烧几窑炭,再挖草药贴补家用。

  还有这草棚也要在夏季暴雨前加固,孩子们都大了,需要再搭几间才够用。

  所有的事情堆来,江青山的眉间皱纹又深了!

  草棚里,柳氏也在烦恼,娇娇儿没有鞋穿!

  长年昏睡,清醒过来的短短时间里,也是坐躺在床上,现在有一双鞋,还是柳氏特意备下的。

  江团穿着这种软底绣花鞋去地里走一圈,还摔在泥巴里,鞋子早沾上红土,鞋底也湿透了。

  柳氏拿着鞋在火塘余温中烤,又责备两兄弟不尽心,说着说着就红眼。

  又说怪自己这个当娘的没有多做准备,才让女儿没鞋穿。

  相处几天,江团已经摸清楚家里几人的脾气。

  柳氏性格细致绵软,什么事都听丈夫的,对三个孩子也是一视同仁的好。

  当然身为独女又是病人,“娇娇”占去了柳氏绝大多数耐心。

  江青山不是愚笨懦弱的庄稼汉,他上过学识字,有担当,只是……

  因为家里有病号,他陷在家里干活,靠从地里挣来的钱都换成药材跟细粮细布,全部花在娇娇身上,人穷志短,眼见着识也就短了。

  最可怜也是最委屈的还是两兄弟了。

  唉!江团重新将自己在地里时作下的计划回想一遍,她也不知道怎么给父母说。

  一个昏睡十年,才刚刚清醒的女孩,突然要安排家里的种植情况。

  会不会被当成邪物附身?

  恐怕到那时泼黑狗血喝符水还算好,就是被火烧死也是有可能的。

  将人背回家,大哥江景阳就又去扎篱笆,他已经是大人,要做的事很多。

  搬出村子,最欢喜的就是江景文了,这几天他只需要将羊从羊圈放上山,不用一直守着了,多出的时间能帮忙做事。

  吃饭时,柳氏说到要买织布,给娇娇做鞋做衣服。

  江青山也说出退掉大哥村里的地,准备将家里几亩薄地播上种,就上山烧炭挖草药。

  又吩咐大儿负责地里的庄稼,小儿子还是放羊,若是养得好,今年可以多卖一只羊。

  江景阳对一个人种几亩地没有异议,小哥也说今年的小羊羔如果能多吃奶,到下年就能长好。

  江团默默听着,她很喜欢江家这种提前安排,而且大家一起商量的气氛。

  将自己碗里的肉粥分成三份,要给两个哥哥也吃些细粮。

  除了第一天几人都反对之外,现在两个哥哥已经默默接受了,只是柳氏每天都会给江团另外再蒸一碗蛋羹。

  这个,江团没有拒绝,她不能一次做得太过。

  喝着肉粥,江团眨眨眼,问江青山:“爹,反正要种地,为啥不把草药种地里,非要上山去挖?种地里你每天在家里就能挖草药了。”

  听她说得天真,江青山嘿嘿笑道:“娇娇是舍不得爹去山上?”

  虽然知道自己这一个成年人卖萌可耻,江团还是努力做出可爱模样:“爹,挖草药那么辛苦,你就种地里吧!我们也能天天在家里。”

  “种药材是赚钱,可爹不会种啊!”江青山还是笑,他觉得女儿黏着自己,实在太开心了。

  江团咬着筷子,她为难了!

  自己倒是会种,可是怎么给父母说,而且种什么合适,又从哪里找种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