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卖布(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这布想怎么卖?”他想到家里前段时间已经有大侄儿送来的一匹下等布,慧娘说做鞋合适。

  现在这匹还好些,不如自己再买下,给孩子们添成下地干活的衣服,反正现在有两匹布要卖,自然有钱。

  “大叔要买?”少年有些结巴,这布是妹妹学着织的,已经是最好的,以前都卖去杂货铺,他想到布庄试试,没想到又被拒绝了。

  “买来做鞋底还是可以的。”瘦掌柜忙完了,见江青山想买这个自家淘汰下来的布,他也不生气。

  这个少年的布多半是家里姐姐妹妹织的,以后织好了,自然也会是自己的顾客,他才不会得罪。

  “你想卖多少钱?”江青山摸摸自己的钱袋,里面只有两个大钱,也就是二十文。

  “这布买丝就花了四十文。”少年低下头,他只想将本钱拿回来,或者少亏一些。

  “四十文?”江青山蹙眉,回头看向瘦掌柜:“许掌柜能不能借我三十文?”

  “哈哈,好说好说!”瘦掌柜连半分迟疑都没有,一口就答应下来。

  少年捏着五十文,欢天喜地的走了,他以为又要亏钱的,没想到还赚了十文,这可是两兄妹赚的第一笔钱。

  吴二一直没走,此时看得眼热,抱着布凑过来:“哎!兄弟,那小子的布你都要买,我这布也买去吧!只要一百八十文。”

  江青山没理他,起身跟瘦掌柜往店铺里走,吴二忙拦住:“一百五十文,这可是最低价,我可亏了!”

  他好像已经忘了,自己拿钱喝酒,不拿钱买线。

  手中的布是用沤过的腐线织的,根本就没有使用价值。

  不说一百五十文,就是一文江青山也不愿意给。

  见吴二拦住江青山,瘦掌柜怒了,大声吼道:“你以后别什么东西都送过来,污了我云竹布庄的名声。”伙计们也过来了,推推搡搡将人赶出门去。

  云竹布庄收布的地方是店铺侧门,并不影响铺里生意,吴二抱着布在门外一通大骂,无人理他。

  此时旁边酒坊里酒香四溢,勾得吴二酒虫上喉,咽了咽口水,抱着布就进了酒坊。

  江青山也抱着布跟着瘦掌柜进了布庄后院。

  布庄后面就是染坊,农户们送来的布就在这里染成最普通的青布,然后再送去县城布庄,卖给城里那些同样干粗活的普通人。

  瘦掌柜没有进染坊,而是进了旁边大房间,这里堆满各种颜色的布料。

  他打开门窗,让屋里光线透亮,这才将江青山的布匹在一块稍微小的木板上打开。

  纯色布只随便翻了翻,重点看的是扎染。

  “江老弟,你这布是怎么染的?”许掌柜虽然不是染坊师傅,也是有眼力见儿,可是偏偏看不透这花纹是怎么回事。

  江青山笑笑:“我女儿自己弄的,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许掌柜拉长声音,一脸的不相信,老眼中精芒四射。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姓江的在故弄玄虚,不说实话。

  可是江青山脸上都是欣慰欢喜,还真的没有奸猾。

  许掌柜想了想,放下布匹,他也不再问染法,而是谈起价格来。

  柳氏织下的葛布质量合格,本来就值一百文,这是云竹布庄的规矩,最好的布才能给到一百零五文。

  可柳氏那匹布现在染过,染坊帮忙染色的加工费一般一匹布需要十文。

  所以,那匹纯布定价就是一百一十文。

  摸着扎染过的布匹,许掌柜略一思忖道:“这布暂时只能给你三百文,我这里没有卖过,恐怕人家都只当个稀罕,这三百文还得老夫自己掏腰包。”

  听他说三百文,江青山已经心花怒放,可此时说可能卖不出去需要自掏腰包,顿时又紧张起来,一脸尴尬忙道:“哪里能让你破费担这风险,若是担心卖不了,我这就拿回去便是。”

  许掌柜却呵呵一笑:“老夫看出来,江兄弟是个心地纯厚的。本来前面路家那小子的布老夫也想做个好事买下的。你也知道,身在其位,不敢开这口子,否则每一个人都来哭穷,云竹布庄就成了善堂。”

  路家小子就是最后离开的白净少年,许掌柜认得。

  江青山听得一脸懵,不知道许掌柜给自己说路家小子的布是什么意思。

  自己愿意买,也是需要,没想云竹布庄也买下。

  他也不是笨的,只在脑中想了想,就明白过来,这掌柜掏钱买染花布,可能也是像自己买那个路家小子的布一样,只是帮衬。

  见自己终于将此人绕晕,连价也没有还,许掌柜痛快的付清钱币,赶紧送人出门。

  江青山出了侧门站在街上,心里还有些不踏实的感觉。

  早上抱着两匹布出门,现在又抱着一匹布回去,钱袋中还多出三百六十文,沉甸甸的坠手。

  这还只是因为娇娇儿染的几朵花,一匹葛布就成了一匹棉布,价格翻了两翻。

  江青山正晕晕乎乎间,旁边酒坊传来喧哗。

  一个人影从店铺里被扔出来,随之而出的两个物件也砸在那人身上。

  酒坊伙计气呼呼叉腰站在门口,对着地上狼狈爬起的吴二骂道:“没钱想喝酒,还想用这破布换酒,做你的春秋大梦去。旁边就是布庄,你怎么不换成钱再来,再想骗酒,小心老子打断你的腿。”伙计又不傻,吴二说用布换酒他就知道这里面有问题。

  旁边就是布庄,一匹布一百文,一斤酒才二十文,这人就说要一匹布换两斤酒,他就人带布给打出去了。

  吴二顾不得擦去自己嘴角的血渍,先将布匹抱在怀里,检查有没有沾上泥土,他还指望着两匹布换几个钱打酒。

  见看上去还好,这才放下心来,骂骂咧咧往街头走去。

  只是路过江青山身边时,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血沫子。

  这个姓江的被云竹布庄带去后面,肯定卖了好价钱。

  自己要是有那两匹好布,不说买二两酒,就是买一坛也是有的。

  该死的懒婆娘,回去就好好收拾一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