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没有希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好!”

  江青山放下手中的酒杯,脸色黑里透红,紧盯着小儿子江景文道:“你现在才去读书开蒙,你的同窗们可能只有五六岁,有人会笑话你,你受得了吗?

  学堂不是偷懒的地方,念得不好要挨打,即便是你大伯教,一样要挨手心,说不定还要多打几个,你怕不怕?”

  江景文脸涨得通红,使劲点头:“我不怕辛苦,一定认真学习。”

  江团眼睛亮闪闪,自己还是人轻言微了,说了那么多,还是没便宜爹一句话管用。

  现在江景文终于肯定自己要上学去。

  听到小儿子的答复,江青山却没有喜色,长长叹息一声:“家里有人要上学,就需要花钱咯。”

  女儿身体才好些,又要负担念书的,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啊!

  虽然只在村学,束脩不多,一年也就五百文。

  可自己是姓江,不是秦家人,那学堂建在秦家祠堂里,自己家除了给先生束脩,还需要再给两百文的借读费。

  除此之外,笔墨纸砚样样需要钱,一年下来怎么也得一二两银子。

  既然要读书考学,银钱上就要早做准备。

  等出村子考试什么的,要花的钱就更多,随随便便也得两三两。

  唉!家里这二十两银子不能一下用完,得省着点花。

  看着小儿子渴望的眼睛,江青山终于点头道:“好,就送你上学去。”

  心心念念的田暂时不能买,家里的草棚还是要再添几间的。

  既然要送儿子上学,江青山也说到做到,搁下脸来,将自己今天买的东西规整规整,收拾出一份像模像样的礼盒,准备晚上带着儿子去大哥家。

  草棚里,江团看着一下午都坐立不安的小哥呵呵笑:“小哥,我们可说好的,你学了什么都得教我。”

  江景文使劲点头:“小妹,我肯定教你。要是爹给我糖,也全部给你吃,我上学就是大人了,不吃糖。”

  江团仔细打量这个少年,搬到草棚这里已经过去两个多月,江景文平时也能喝点羊乳,吃上细粮。

  但亏欠太久,身体还没有明显变化,好在脸上菜色已经退去,此时激动还隐隐透出红晕。

  以后他去上学,脑力消耗大,还得让柳氏专门给他补补才行。

  柳氏一下午也没有织布,而是将中午江青山买回来的米面放置好。

  可是草棚就只有二十多平方,她再怎么放,也无法将这巴掌大的地方收拾出来。

  夫妻俩都没有再提修房子的事,应该也得看江景文上学定下来再说。

  江团也有计划,万一大伯嫌江景文年纪大,不想教,她就想让小哥去镇上的私孰上学。

  听说那里的先生还是秀才,只是要花的钱也更多,恐怕要说动江青山会有难度。

  到晚上,江青山带着儿子,提着礼物就去了村里。

  两个时辰后,两个人空着手,神情严肃的回来了。

  柳氏迎上去:“他爹,大伯怎么说?”

  江青山摇摇头,也不进屋,坐在檐下叹气一声道:“大哥答应让景文上学。”

  “上学就上学,那你怎么还这副样子?”柳氏给他递过来一碗开水,不解问道。

  江青山压低声音道:“大哥说别人的孩子都是四五岁就开蒙,十二岁都有一笔好字,而且开始破译经论了,。

  景阳到现在还不会写字,学业上恐怕以后也没什么出路。

  他大伯让我们不用交束脩,就跟着去认几个字就是,一早一晚还不耽误放羊。”

  柳氏:“……那还上什么学,这不就是浪费时间嘛!”

  同样的话在草棚里也在说,江景文垂头丧气:“小妹,大伯这意思就是我上学也是浪费时间了。”

  江团却嗤笑一声:“小哥,你想想,坐在学堂里背书好,还是坐在羊屁股后面好?”

  江景文连想都没有想就直接答道:“当然是在学堂里。”

  那还用想吗?肯定是学堂里好,很多次,江景文找借口都到过村里学堂旁边去。

  听着里面朗朗读书声,他的魂都差点收不回来了,就连梦里都在跟着背书。

  “那你在学堂就使劲背,别人念书三个时辰,你就用六个时辰,一年当别人两年。

  我还听堂哥说,他当初读书时,天天在学堂里睡觉。小哥,你可不能在里面睡觉的。”

  江团提醒,她还是有些担心江景文十二岁才进学堂,被人一嘲笑就自己放弃了。

  江景文既然可以自学背书,江团相信,只要进学堂,肯定能把缺下的课补回来,只是大伯这态度……还得靠小哥自己努力学习去改变他。

  江景文挺起自己干巴巴的小胸脯:“小妹,我保证不会睡觉。”

  第二天一早,江景文就陪着柳氏去镇上染坊看大哥江景阳。

  一则是要给江景阳送衣服。虽然江青山再三保证没有卖孩子,柳氏也要亲眼确认才放心,非得自己去镇上,让他很是后悔开玩笑。

  二则是江景文要上学,又是突然提起,虽然大伯江南山说不用交束脩,可该有的笔墨纸砚还是要自备的。

  家里原有的那些文具都已经残缺。

  尽管对小儿子的功课没有什么希望,江青山还是要给儿子一套新的,这次上镇里正好将一应东西全部置齐。

  柳氏很少出门的,江景文倒是一年里会去镇上几次,有他陪着,江青山也放心。

  一个想早点见到儿子,一个想早点买到纸笔,母子俩早早的就背着给江景阳带的包袱出门。

  江团又被留在家里,她本也想跟去镇上瞧瞧,可见到江青山要给地里已经长出一尺的麦苗施肥,她就改变了主意。

  她的蓝草,也就是板蓝根也需要追肥了。

  “爹,我的蓝草也给灌灌肥呗!”

  江团也不嫌脏,追在挑大粪的江青山后面跑,口中念叨着,想要江青山给自己的蓝草也上肥。

  江青山怕臭着她,忙不迭的将肩上的粪桶放下:“娇娇,你那蓝草不用上肥,看,长得多好。”

  山上当处都有蓝草,都是天生天长的,可没有谁会去浇一瓢水,照样活着,哪里像娇娇专门种在平地里,还要这样折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