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挑选完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被挑出的新兵径自去了集合点。

  老炮继续一个个看过去,给赵旭的感觉,就像是他在国外执行完任务以后,和佣兵战友们去茶话会挑茶水。

  待得老炮走到陈喜娃面前时,陈喜娃一个劲冲着他“(^皿^)呵呵呵呵”的傻笑。

  谁知老炮面色一沉,淡淡道:“我很好笑吗?”

  “呃”陈喜娃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一脸懵逼,刚才不是让笑吗?我都提前做好准备了,难道我笑的不好看?

  陈喜娃咧着嘴摇了摇头,那模样,有着说不出的滑稽。

  “出列。”

  陈喜娃讪讪的往集合点跑去。

  下一个,老炮在小庄面前停住了脚步,也不说话,就那么死死的盯着他。

  小庄露出一个尴尬的笑意后,便将脸偏向一旁。

  老炮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出列。”

  待得老炮站到赵旭面前时,赵旭目无表情,目视前方,像一根枪杆一样站在原地。

  老炮身上散发着一种气息,这是一个八年的老侦察兵常年在军队这个大熔炉中形成的彪悍气息,这样的气息会给普通人造成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可此时老炮的在赵旭身上感受到的,却是同类的味道,甚至还带着一丝丝让人心悸的味道,让他感觉十分不自在,不再拖延,冷冷道:“出列。”

  赵旭出列后,老炮在心下暗暗想到,不愧是老连长特地交代过要特别观察的,这气势就不一般啊。

  一个班九个新兵,按照老炮的口令以右首为排头,按照高矮秩序排好,最高的毫无疑问是一米八五的赵旭,小庄站他身边,陈喜娃站小庄身边,其他六人各自按高矮排列。

  待众人排列整齐,按命令自我介绍后。

  老炮开口沉声道:“在新兵训练开始之前,我想先问你们一个问题,如果要是上了战场,你们有人愿意为我挡子弹吗”

  新兵队列中一片寂静,新兵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回答。

  便在老炮以为不会有人回答他的问题时,赵旭出声了,“报告。”

  老炮猛然扭头看向赵旭,沉声道:“讲。”

  赵旭昂首大声道:“只要你身上穿着这身军装,只要你是华夏人民解放军的一员,无论我是否认识你,我都愿意为你挡子弹。”

  四周训练的声音瞬间消失,场中为之一静,不仅是新兵一班,周围其他班的老兵新兵,包括在场的干部,所有人的目光齐齐投向赵旭。

  新兵眼中皆带着一丝不解,小庄暗自嘀咕了一句“有病啊”。

  但周围训练新兵那些老兵,却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眼神。

  老炮眼中精芒一闪,心中了然,面无表情的看着赵旭,问道:“你说的是真心话?”

  “真心话!”赵旭斩钉截铁的道。

  “为什么?”

  抛开现实国内服役5年的经历不说,即使是后来出去当佣兵,那也是因为原来一起退役的战友家庭出现了困难,国家尽力了,但有困难的退伍军人那么多,国家也不可能每个人都顾及到,所以他才毅然决定利用自己唯一擅长的技能出去当佣兵,赚钱帮助困难的战友。

  但是,他从未放弃自己的坚持与信仰。

  所以赵旭原地一定,昂首挺胸的说出了在原世界当兵时说过的话,“因为你只要穿着这身军装,是华夏人民解放军中的一员,那就是我的战友,无论是战场上,还是战场之外,都是百分之百可以信任的人,是可以放心把自己后背托付的人,完毕!”

  赵旭的声音铿锵有力,斩钉截铁,说得没有丝毫勉强和犹豫。

  就好像,他说的话,是深刻在他骨子里的信念,让人信服,因为现实中他就是这么做的,为了战友,他可以出国去拼命!

  “都听到了吗”听完赵旭的话,老炮感觉自己浑身血液,莫名的有些发热,猛然冲着其他新兵吼道。

  “听到了。”新兵们齐声喝道。

  而赵旭身旁的小庄目光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因为他突然发现,这和他想象中的军队,似乎有点不一样。

  ---------------------万恶的分割线

  老炮不动声色的深呼吸了几次,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自己居然会被一个新兵蛋子的几句话说得热血沸腾,简直不像个八年的老兵油子。

  不过,这不正好证明自己仍然热血吗?

  “很好,刚才赵旭同志给我们很好的阐述了什么是战友,那就是可以生死托付的兄弟!”

  “下面请赵旭同志介绍一下,为什么你会这么想,这些观念你是如何竖立起来的?”

  赵旭表情一正,道:“因为我爷爷和父亲都当过解放军,他们正是如同我刚才所说那样做的!完毕!”

  他没有说父亲的结局,即使是系统安排的身份,他也不需要这种多余的同情。

  众人恍然,好兵啊,旁边的班长都暗叹让老炮这小子捡了个便宜。

  但没办法,老炮是一班长,由他先挑兵,这小子眼光也够毒辣,合该他得到这么一个好兵。

  如果他们的内心活动让老炮知道,估计他会说运气啥,爷有内部消息。

  这一次问答后,本来对赵旭的印象就不差,现在赵旭在老炮心目中的印象更好了。

  不过他可不会因此对他另眼相看,该怎么操练还得怎么操练。

  -----

  老炮收回自己的目光,看向其他人,道:“知道我为什么会选你们吗?因为你们每一个人都是熊人。”

  “报告。”

  陈喜娃听了这话,心里挺不是个滋味,就没忍住,可惜他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还没等老炮说话,就自顾自的说了开来,“班长,还没开始训练呢,你咋知道我们就是熊人”

  老炮两眼微眯,似笑非笑的道:“不错嘛,一个个都知道说话前要先喊报告。”

  “嘿嘿嘿嘿”陈喜娃露出了他那招牌式的傻笑,接着道:“俺家情况跟赵旭差不多,俺爷爷当过八路,俺爹也是当兵的,出来之前,俺爹吩咐过我,一定……”

  陈喜娃说不下去了,因为便在他说话时,老炮走到了他面前,皮笑肉不笑的道:“军人家庭啊~”

  陈喜娃弱弱的点了点头,老炮依然带着微笑,可他说的话却让陈喜娃脸色变了,“可是我批准你说话了吗!?”

  见陈喜娃愣愣的看着他,老炮骤然脸色一沉,喝道:“我批准你说话了吗”

  说“批”字的时候,唾沫星子都喷到了陈喜娃脸上。

  陈喜娃此时因老炮的气场压迫,不由自主的微微后仰,颤声道:“没,没有。”

  “由于这个兵你叫什么来着”

  “陈,陈喜娃。”

  “陈喜娃。”老炮点点头,大声道:“由于这个兵陈喜娃,你们所有人今天都要受罚。”

  “全体都有,五公里准备,全体向右转,跑步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