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天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 第七章 老炮的倔强和气馁

我的书架

第七章 老炮的倔强和气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于赵旭来说,这次射击只是小意思,这不是实战,没有对方狙击手威胁自己和队友的生命,没有其他敌人影响自己射击,没有复杂的地形和气候,更没有重火力直接对自己进行轰炸。

  现代战争,高科技的定位器可以两秒内定位对方狙击手的位置,甚至枪支口径。

  虽然目前来说这玩意效果不太好,随便放个鞭炮都能把定位器炸成傻13。

  但是如非万不得已或火力不足,狙击手很少对狙,一般发现目标直接重火力就覆盖过去了。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狙击手未能命中目标,就必须要迅速撤离当前狙击阵地的原因。

  而且撤离之前,必须根据当前战场情况收拾好弹壳。

  每个狙击手都有自己的射击习惯,一旦被敌人掌握住你的射击习惯,那就是你的死期。

  所以,电视中那些浪漫的狙击手对决大部分都是骗人的。

  这次只是打一个600米外的静止目标。作为一个王牌狙击手,即使很久没用摸过85狙,但经过精心的准备、仔细的观察和本身具备的天赋,这都不会成为问题。

  而此时,看到赵旭命中600米靶上的那枚硬币以后,老炮已经彻底无语了。

  他没想到赵旭的第一次玩85狙就如此强悍。

  打硬币,别说部队里的高手,地方特警队也有厉害的,某地的特警队狙击手曾在400外用高精狙打中1毛钱硬币。PS(见后文)

  但是,赵旭用的是普通的85狙,不是高精狙,而且第一次使用。

  没经过专业的狙击手射击训练,首次使用85狙就能在600米外首发精确命中1元硬币,他目前为止听都没听过。

  “你怎么做到的?”

  “这很简单,把狙击镜套上去,屏住呼吸,瞄准,射击。想学呀?我教你啊。”

  这是人话?今天他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想吐血了。

  原本他还想100米运动速射来压压小庄和赵旭,但以他现在的心态,就算硬比,估计也是输。

  从平时的训练来看,也许他可以在步枪运动速射上压制小庄,但是和赵旭比他完全没把握。

  以赵旭平时表现出来的体能训练成绩,无论是速度,力量,敏捷和协调性,赵旭的表现已经完全超出了历届新兵标准,就是厉害的老侦察兵也比不上,再加上他今天表现出来的枪法。。。。

  …

  实际上老炮还不知道,赵旭在训练中实际还隐藏了实力。

  他怕完全发挥出来打消了其他新兵的训练积极性,熟读《情商》的他知道,体能和纪律训练不比射击,树立一个可以看得到的目标,大家才会更积极的训练。

  正式下连队以后,他就不需要隐藏实力了,毕竟分配下连以后,侦察连都是成熟的老兵,他们的心态更积极,远远不是这些没有脱离稚气的新兵可比。

  而此时的老炮没有再管周围的闹腾的新兵,已经不声不响的趴下做俯卧撑,一边做一边大声数数,每一个都是按照最高标准,丝毫没有打折扣。

  周围的欢呼和掌声渐渐平息,大家都呆呆的看着老炮,小庄的目光微微变得有些复杂,射击训练场上一片安静,只有老炮的数数声响彻四野。

  …………

  另一边,远处一直用望远镜观察这边的苗连则对着陈排哈哈大笑:“怎么样?八年的老兵油子都给比下去了。这就是我老连长的儿子,果然是他的种,就是厉害啊,我老连长的枪法当年也是全军独一份,想当年我才十六岁,当年,当年……”

  苗连说着说着,触景生情的他突然有些哽咽。

  一旁的陈排见状,连忙转移话题,说道:“这小子确实厉害,除了不知道单兵格斗如何,其他的别说他老炮了,就算把我拉上去,那也是白给。”

  苗连闻声,抹了抹眼角快要流出的泪水,强笑道:“这小子,老连长和嫂子去了以后,就被他爷爷从星城带回了老家鹤城,除了上学,他爷爷带着他打猎爬山练武,他老人家可是王润生老先生的关门弟子,得了真传的。”

  “他父亲也就是我老连长,当年也是一等一的格斗高手,如果不是为了救我牺牲了,说句不中听的话,当年狼牙侦察大队的指挥官可能就是我老连长了。所以就算是比格斗,估计你也不是比不上。”

  陈国涛也不惊讶,毕竟这些天每天听苗连吹他老上级的儿子,耳朵都起茧子了,不过还是配合道:“我的个乖乖,难怪这么厉害,等他下连,我倒是要好好讨教一下。不过目前的情况下看,不但是他,那个小庄老炮也压不下来啊。”

  “没事,没本事的兵我老苗还不要呢,你小子等着瞧吧。”

  .......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新兵们扛着靶牌,排着整齐的队列,唱着打靶归来回到新兵营。

  “一二一,一二一,立定,向右转,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

  “讲评,稍息。”

  新兵连长调整好队列,从左至右扫了新兵们一眼,肃然开口道:“今天打靶,同志们表现都不错,没什么多说的。”

  “今天的事情,下去后不许讨论,不许传播,更不许在背后议论班长,解散。”

  新兵们纷纷散去,各回各班。

  老炮面无表情的往班上走去,走出几米后,若有所觉的回头看去,赵旭和小庄一起站着,见他看过来。

  (゚∀゚)ノ♡

  赵旭熟读《情商》,直接示好。

  然后老炮的目光转向小庄。

  (* ̄︿ ̄)

  撞了个脸黑的老炮脸更黑了,直接转身离去。

  .........

  那天过后,老炮变得有些沉默,他依然狠狠的操练着新兵们,但是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说他们班的人是一群“熊人”。

  而且自打靶后,小庄这个刺头也收敛了许多,没再去在部队纪律方面去挑衅老炮,所以老炮也没再继续去找茬。

  其实老炮是真的被打击到了,原剧中他和小庄比的是100米运动步枪速射,当时小庄虽然所用时间跟他一样,但最后是取巧赢了他,所以他虽然认输,但心里明白,小庄跟他还是有差距的。

  可赵旭的射击技术确让他见识到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以至于他连原本想用来压制赵旭和小庄的100米运动步枪速射都不敢比了。

  对于一个军人来说,他胆怯了,退缩了。

  可以说,没有比这更丢人的事了,因为军人可以死,但不可以退。

  所以他感觉自己丢人丢大发了,原本想以自身硬实力压压制一下新兵,在新兵面前竖立起绝对的威信,却反而被新兵给踩了。

  关键是这事还是他自找的,当事人还真没想着专门踩他,这事搁谁也不好受啊。

  就这样,第三个月新兵营时间已经过去大半,马上新兵就要下连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