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天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 第二十九章 林中激战(2)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林中激战(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茂密的树林中,处处透着生机,各种各样的植被在林中茁壮的成长。

  一个朗洋洋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刻的宁静:“这下气消了吧,老哥,我都让你们揍了。”

  赵旭刚才当然是故意让喜狼抱住的,不给他们出口气,他怕到时候混不下去。

  镜头转过,只见皮青脸肿的喜狼气呼呼的坐在地上,还一脸的不服气:“你小子又不讲武德!掏我那里!”

  脸上同样有点红肿的赵旭只觉得牙疼,这老哥怎么和个小孩一样?怎么入选的特种兵啊?

  眼珠子转了转,露出一脸讨好的笑容:“还不是你老哥雄壮威武,目标太大,不偷袭我都对不住自己的眼睛啊!”

  【咦,这小子不但人长得帅气,说话还挺好听】喜狼闻言脸上不动声色,继续嘴硬,声音却柔和了很多:“就算目标太大!你小子也不能偷袭!”

  【会说话你就多说一点】

  “是是是!我偷袭,如果这次选拔上了!我请众位老哥哥们喝酒赔罪行了吧。”身体年龄才十九岁的赵旭装起嫩来毫无压力,孩子嘛,哄一哄就行了:“现在,你们该抓我回去了!”

  “你自己回去,这林子里抓你的人都给你干趴下了。”想到他们十几个人埋伏一个人,却全被干趴下,虽然是分批埋伏,但失败就是失败,想到这里的喜狼有些沮丧。

  开始抓捕赵旭失败,现在也聚集过来的其他特种兵一时间也沉默不语。

  第一次被淘汰还可以说对方偷袭,这次却是他们在打埋伏,仍然被击败,只能说是对方的实力使然,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实力差距容不得半点反驳。

  不过失败不可怕,继续努力训练,赶上来就行了!我们从来不怕失败,怕的是学不到东西,认不清和对方的差距!

  想到这里,周围的战士们脸色都坚定起来。

  看着周围战士的神色,赵旭舒心的笑了起来,这就我们兔子,从不气馁,从不放弃,正是因为这群可爱的人们,我们的国家可以安心搞生产,放心发展经济。

  正是因为他们,我们才可以享受别人享受不到的安宁,才可以短短几十年就发展成为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之一。

  “行了,老哥哥们,我再厉害,还不是你们的后辈?对吧!”赵旭说着,把自己的背包打开,将刚才缴获的耳机和网枪都一一还给他们以后,伸出双手:

  “来,把我铐起来吧!老哥们,咱么以后,就是战友了!”

  聪明的老鸟已经明白他什么意思,脾气稍微火爆一点的老鸟喝道:“你小子什么意思?当我们输不起?”

  不等赵旭回答,旁边的喜狼伸手一拦:“因为我们还要训练别的菜鸟!”

  特种部队果然不会乱选人,喜狼看似脾气火爆,实则心思细腻,在场的人他第一个反应过来,明白了赵旭的意思。

  他感激的看了赵旭一眼,上前轻轻的把他铐了起来。

  听了喜狼的话,其余明白过来的老鸟也是一脸感激,军队确实只用实力说话,他们可以输,甚至可以死,但是特种部队的荣誉不能丢。

  赵旭作为胜利者,确实可以大摇大摆的回去集合,但如果他这样做,他们老鸟的脸面就丢尽了,这让他们还怎么有脸去训练这一批菜鸟?这笑话说不定还会传到军区去。

  现在他摆出一个被俘虏的姿态跟他们回去,这个人情,欠大了!

  赵旭看着老鸟们感激的眼神,点了点头。

  作为在蓝星时特殊部队的一员,他实在不想在一群菜鸟面前去破坏老鸟教官的威信,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虽然直接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去,老鸟因为他战友的身份,不会对他记仇,但心里肯定还是会有疙瘩的,更是会让一众菜鸟失去对老鸟的敬畏之心,不利于他以后融入这个荣誉集体。

  耳按照他现在的做法,对方挨了打,还得感谢他,收获所有老鸟的感激还是老鸟的芥蒂,是个人都知道如何选择。

  ……

  训练场。

  高中队此时一脸阴沉,十七个老鸟失去联系,虽然失去联系的老鸟中没有孤狼特别突击队的人,但终究还是等于被菜鸟给踢了场子。

  “好小子,你这次又双叒叕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啊。”高中队在心下暗暗说了一句,眼角余光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左侧一名老鸟。

  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打断了他的思考,又一辆越野卡车驶进操场,高中队猛然转身,看向那辆车,车上的老鸟停好车,副驾驶上的老鸟一跃而下,跑到高中队旁边小声汇报。

  一边听取汇报,一边看着被老鸟真护送下车的赵旭,高中队第一次没有大声喝叫,声音前所未有的‘温和’。

  “自己去那边蹲下。”

  赵旭走到小庄他们那边一起蹲下,老炮陈排立即抱头蹲着围了上来。

  “怎么样?什么情况?伤得不严重吧?看你这鼻青脸肿的?”陈排小声问道。

  “我很好,都是皮外伤,他们人挺好的,并没有下重手。”赵旭笑了笑。废话,能不好吗?他都把树林里他那个方向埋伏的老鸟都清空了。

  “没事就好,我们还以为他们会借机报复你。”周围的众人齐齐小声说。

  赵旭笑了笑:“呵呵,他们都是真正的军人,不是那样会借机报复的人。”

  这时高中队看向场内站立的十个人,淡淡的开口道:“你们,摘下自己的头盔,放在国旗下面,可以走了。”

  为首的少尉闻言,一脸的不甘,沉声道:“为什么要我们摘下头盔?头盔是我们的装备,是连队发给我们的,我们不摘。”

  像这种情况,高中队每年都可以看到,已经麻木了,因此他的话语里丝毫不含任何感情的说道:“你的连队不会因为这个处分你的,你会领到新的头盔,摘下头盔,意味着你们已经被淘汰。”

  少尉无法忍受这样的结果,质问:“我不服,为什么淘汰我们!!!?”

  “因为你们最先被抓住。”

  “那是我们运气不好,不信,就各个科目拉出来练练,我们绝对不是最差的。”

  高中队看也不看他,依然机械的说:“战场上能够生存下来的,都是运气好的,这不是理由。”

  说着,他转过头看向少尉,厉声喝道:“摘下头盔———执行命令!!!”

  “啊~~~~~三年,我准备了三年啊”少尉摘下头盔后终究是没忍住,猛然将头盔砸在地上,单膝跪倒在地,用拳头捶着地面痛苦的叫道。

  旁边的菜鸟们静静地看着被淘汰的十个人缓缓的走到国旗下放下头盔后敬礼的这一幕,心中无不酸楚,仿佛这一刻他们感同身受。

  他们知道,往后的选拔,如果他们没坚持住,这十个人在做的这一幕,就是他们的下场。

  被淘汰,意味着他们还没达到选拔标准,意味着他们还不够强大。在军队这个服从为上、强者为尊的荣誉集体里面,谁会愿意轻易承认自己不够强呢?

  剩下的菜鸟都默默的下定了拼死的决心。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