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只希望世界和平 > 第二章:天降正义

我的书架

第二章:天降正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北辰大陆修炼指南》

  天地曾有神明,化道分灵,得灵之传承则有“血脉”。

  血脉传承者,生来强横,拥有天赋神通,同级不可敌。但血脉传承终是少数,故按下不表。

  普通人等修行,一看体质,二看悟性。

  与灵气契合者,引气入体,便有修行可能。契合5起步,称为黄级一品,每级四品,每品差5契合,依次类推。

  若有悟性,可修偏门。器、丹、厨,大道三千,路远且长。

  入门后,修者亦分品级。

  武徒、武者、武师、武宗、武王、武皇、武圣、武帝、武神。

  每级十品……

  “啧啧啧,啧啧啧。”

  脑海内啧啧声环绕,连机械化的声音都掩盖不掉系统欠揍的本质。

  自打得到系统之后,它便开始啧啧称奇。捡戒指,它在感叹;摸战利品,它在感叹;好不容易翻到本异界指南,它还没停下,愣是念叨了两个小时。

  林祁一爪子把书拍飞,怒气冲冲地对着系统大骂。

  『有完没完,有完没完?你啧什么?就不能消停会儿让我读读指南吗?』

  “宿主,你真的很有意思。”

  系统如此感叹着,像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样。

  “幸运满值,却给了命途多舛,祸福相依的批语,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满值?你……从哪儿看的?』

  林祁却把重点放在了数值上。说来也怪,得到系统也有半下午了,可寻常系统有的面板属性之流,自己却没看到过。

  “抱歉,宿主批语太奇怪,我把面板给忘了。”

  系统也明白自己办事不利,连忙唤起面板。

  “宿主:林祁”

  “种族:妖”

  “修为:无”

  “血脉:未知(封印中)”

  “幸运:满值”

  “命格:命途多舛、祸福相依”

  “恭喜宿主解锁成就【弱不禁风】,获得新手大礼包×1”

  『系统,这儿能修炼,是个玄幻世界?』

  “不错,宿主!让我们一起维护世界和平吧!”

  『维护不维护不说,你知道咱们现在在哪儿吗?』

  “……不知道。”

  系统的声音凭空弱了几档,像是想到了什么让它心虚的事儿。

  林祁听到系统的答复,不由扶额长叹。有这么个不靠谱的金手指在,他的异界生活,注定不会很顺利了。

  『荒郊野岭,孤妖寡统,我还没化形。你觉得我们有什么资格维护世界和平?』

  “啊,宿主想化形?简单!”

  “叮。”

  “触发新手任务:

  在一天内获得【充饥草】×1,【妖徒一品兽核】×1”

  “任务失败无惩罚,任务成功奖励【化形丹】×1”

  “去吧,少年,维护世界和平!”

  『你觉得我一只手无寸铁、没有修为的弱小动物,能杀死妖徒一品的怪吗?』

  “任务线索:前方三百米有妖兽守护充饥草。”

  话音刚落,系统马上隐匿起来,无论林祁怎么呼喊也不再出来了。

  事到如今,只有先去看看那妖兽长什么样子。车到山前必有路,就算林祁没机会,也有新手大礼包作为后手。

  动物躯体虽然小,但无比灵敏。三百米对林祁来说并没有多远,在林间跳跃十几次,便来到了一方山崖顶上。

  向下望去,不知道从哪儿透出光辉,一道庞大的影子正守在光辉前。那妖兽形状像虎,周身却遍布银色麟甲,尾端有火焰熊熊燃烧,气息雄厚,一看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系统,开礼包。』

  林祁死死盯着这头巨兽,眼中满是战意。

  很好,看来这个异世界不简单,连初级小怪都这么强,有点意思。

  “恭喜宿主开启新手大礼包,获得【初级毒液】×1,天赋【品物流形】×1,心法【极道(空白)】×1,剑诀【天一(空白)】×1”

  没去管心法与剑诀,林祁将注意力放在了初级毒液上,抬爪点开详情,查看物品。

  “【初级毒液】:接触血肉生效。徒级克星毒液,在这漆黑的夜,偷走性命欧耶。”

  虽然解说透着股不靠谱的气质,但毒倒徒级的药,对于自己来说刚好。

  把药涂抹在爪子上,林祁再次朝下方看去。巨兽守护的山洞里并没有什么药草,只有十几道人影与它对峙。

  巨兽弓起身子,准备攻击,却恰好露出了腹部的伤口。

  有机会!

  林祁眯起眼睛,绕到后方找准角度,等待最合适的那个时机。

  ——

  崖下,山洞中。

  “李师兄,情报有误。这畜生恐怕有血脉,我们打不过。不如,跑吧。”

  小队中,一位女修士走到师兄身边,小声劝道。

  “我们被盯上了,现在逃也是死。”

  被称为李师兄的少年看着那小心逼近的巨大身影,重重叹息。

  他们是道清派内门备选弟子,修行时日不长。虽天资尚可,也有背景,但修为低微。好不容易组队接到契合实力的任务,本以为能获得宝贵的实战经验,却不想碰上了血脉传承兽,用尽全力才勉强打掉几片鳞甲,只能成为妖兽口中亡魂。

  “战吧,能死的有点尊严。”

  听到师兄的话语,一旁戒备的十多位弟子沮丧不已,但还是强打起精神,和师兄一起战斗。

  妖兽逐渐逼近,挥起巨爪,拍向打头阵的弟子。

  正当弟子心生绝望,放弃抵抗之时,林祁从天而降,用指甲划过妖兽的眼睛,又跃到妖兽身侧,试图划到妖兽伤口,可那妖兽却因眼睛刺痛,发起狂来。

  林祁死死扒住妖兽鳞片间的缝隙,以防自己被甩下去。妖兽身躯过于庞大,一旦掉落,只有被踩死的份儿。

  妖兽拼命挣扎着,胡乱挥舞双爪,试图抓住这只烦人的虫子。眼里不断传来的刺痛固然不算什么,但被小型生物骚扰至此,对它来说是天大的耻辱。

  被当做虫子甩来甩去,林祁腹中翻江倒海,很有上辈子晕车内味儿。在妖兽又一次双爪立起时,他一咬牙,决然放手,纵身一跃,正正好好刺进了妖兽的伤处。

  胜利了吗?还没有。林祁正想稍稍放松,心头却传来一阵寒意。

  “宿主小心!它要放大招了!”

  一道道风刃以妖兽为中心凭空出现,林祁跳到地上,试图逃离大招范围,但终究是凡兽,并无修为,无奈下被风刃笼罩。

  『系统,我要你何用。』

  这时,道清派备选弟子们正在一旁观战。

  他们已经做好了丧命此地的打算,有几个人干脆躺在地上,舒舒服服的等死。突然有团黑毛球掉下来,那妖兽便放弃他们,像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转。

  “好厉害的球!!!!”

  弟子们只觉得自己十分幸运,逃过一劫。可李师兄不这么想,在其他人准备偷偷摸摸绕路离开之时,他留在原地,想为自己的救命恩…球添些助力。

  可直到妖兽发狂,风刃笼罩,他也没找到出手的机会。

  那么,林祁真的有危险吗?

  在风刃临近时,林祁重新跳到妖兽头顶。他知道,如果待在空地上,自己死路一条。只有贴身而动,才能有半分生机。

  凭借身材优势,林祁成功躲过了几道风刃,却终究没法躲过每一道。他正想着战术断腿换命的时候,那些触碰到他的风刃却化为精纯的力量,融入他的体内。与此同时,妖兽也向一侧倒去。

  战斗尘埃落定,李师兄见到的,便是这么个场面:一只猫站在巨大妖兽的尸体上,黑色毛发柔顺得很,隐约透着些青光,没有半点刚经历过剧烈战斗的样子。它盯着脚下的战利品,似是骄傲无比。

  林祁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这位李师兄,他对突然出现的修者十分好奇。

  “恩公,你……”

  怎么是只猫啊?

  『系统,我想和他交流。』

  “没问题,你把想说的话凝在脑中,用刚刚得到的力量送出去即可。”

  “咳咳,兄台你好。”

  “我来此地,只为正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