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3.开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B13地区今晚如何?

耳机中传来某个吊儿郎当的中年大叔的声音

暂时无异常

泽井淡定的回答

啊……怎么能无异常呢,赶紧出现个4级以上的异常啊,要不然怎么检测我新的孩子的战力啊……你说是吧,泽井……那个孩子啊……可是……

中年大叔的声音继续响起,泽井已经摘下耳机,对于这个存在中被他擅自贴上了装备商人和铁匠标签的中年大叔,泽井给出的评价就是两个字,恩……之前说过的,疯子

喜欢在客人定制的东西上瞎改构造和材料的疯子,哪怕是亏钱都要将一些并不需要的符阵构造完成,到现在为止已经出现过6位因为他而重伤退役的巡猎者了,当然他还能这样吊儿郎当的继续接单给别人制作装备你也就应该明白他的技术到了怎样的层次

喂……喂喂?你又摘掉耳机了吧,臭小鬼!下次一定要在你的装备上画上自爆符阵!!

而此时刚刚才报告过区域安全的泽井正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突然绽放的巨大彼岸花,超出正常6级的源能波动瞬间爆发开来,甚至这种本不该影响到现世的能量都有那么一缕缕从现实的天空中浮现

区域内的所有信号全部被干扰,表现在那个被称作疯子的中年男子听着耳机里面的乱流声不自觉嘀咕了一句

就算真生气也不至于捏碎耳机吧

然后下一秒整个人站起,巡猎者在执行安全巡查任务的时间内是不允许和基地断链的,这是规矩

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了

不合理的都可以用超自然来解释!

被称作疯子的中年大叔当然也是有姓名的,但是在上千次的轮回中被人类大脑的局限所困,渐渐就替代成疯子,铁匠,装备商人三个词汇了,当然了别的人可没经历过轮回,所以

佐佐木中队长,为何启动5级紧急召集令?

耳机内的乱流瞬间清除,中年大叔也就是佐佐木雁听到对方的声音便瞬间站直敬礼,哪怕对方根本看不见

报告宫极大队长,我这边一位至少有4级到5级战力的巡猎者突然失去了联络,根据巡猎者铁则第三条规定,巡逻期间是不允许单方面断开和基地联络的,我怀疑神川B13地区出现5级以上超自然状况,甚至更高

你怀疑?就因为怀疑启用5级紧急召集令?

对方的声音冰冷而压迫力十足

报告大队长,我的队员我清楚,如果不是出现无法抵抗的情况绝对会跟基地报告情况,到现在为止我已经进行通讯19次,但是还是无法沟通,基地外派人员已经确定那个地方的通讯信号已经恢复,所以我判定我的队员已经进入域场之中,5级召集令已经是允许错误的范畴了,我想启用的是7级召集令,可惜我没有资格,以上

佐佐木平静但大声的回答让对方少许沉默了一会,然后信号切断

佐佐木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微弱异能量反应,不自觉捏拳锤了一下身前的会议桌

可别死了啊,臭小子

另一边泽井这边

天空从城市中看不见繁星的黑夜瞬间化为不断分离又不断聚合的无意识小精灵们点缀的星空,而且距离很近,就好像是顶级摄像师拍下的唯美星河被放大到了一定程度倒放在上方

一条类似于古代的青砖铺就的小路从脚下朝着两边无限延伸,看不见尽头,只有隔着几步就有的一株曼珠沙华点缀在道路两侧

生灵的活气与阴鬼的死气纠结缠绕化为黑白二色的豪光点缀在每一株曼珠沙华的花蕊上,些许让人不觉得阴冷的微风吹过,一株株曼珠沙华如同一位位墨发雪肤的红衣美人在道路两旁用舞蹈邀请客人朝着必须要到的终点前进

泽井笑了

他以一种不慌不忙的速度一步一步走在这条在现世中被称作黄泉路的小道上,既不去欣赏那广阔无垠的象征着无穷心神的绚烂星海也不盯着恍惚间就会幻化成自己心中认为所谓美人是什么样子,她就是什么样子的曼珠沙华

他只是一步又一步,踏实又坚定的行走在路上

他走了多久?不知道

他走了多远?不知道

这条路通往何处?不知道

那这样走下去有何意义?不知道

一个又一个的念头如同雨后春笋不断冒出而又自然消退,不知年岁,不知距离,他从青葱年少走到了垂垂老矣

这一天他停步了,不是他不想走了,是因为他……死了

一个带着哭音的笑声从极远处传来,一个带着笑音的哭泣从背后飘近

怎么会有人这么傻?一走就是一生?

这是哭着笑的星海为眸的幼女伸出手抚摸泽井的脸后说出的话语

为何不看看四周?人生不该这样就结束!

这是笑着哭的墨发雪肤的女子从背后抱住老人的身体说出的话语

转念间,两个存在眸光相对,一位间隔在幼女和女子之间岁数的少女面无表情的出现,鎏金色的光华瞬间绽放,三者同时消失,泽井的尸体恍若时光倒流一步步从老年到中年,然后青年再到进来时的少年

光华消失,泽井回到了现世,手腕上多了一串赤红做线,星海为珠,珠内镶嵌了一座奇怪的建筑的手链,那建筑好似一座桥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已经死亡的泽井轻轻睁开双眸,伸出手揉捏了一下这串手链才深深吐出一口浊气

前世十几件随身宝物中容易获得的几件里面这三位一体的三个丫头也属于最好骗那一件了,嘛……说到好骗,还是因为我根本不在乎一次次死亡吧

黄泉路彼岸花奈何桥,脚下的路虽然被称作黄泉路,但其实那漫天小精灵聚散离合的星海才是黄泉路本体,曼珠沙华千万朵,彼岸花开仅一束,路边那些只不过是灵体分身罢了……至于重头到尾都没见过的奈何桥?奈何奈何,压根就是奈何不得,得到另外两个小丫头的同意后她才会现身

有了她们三人的协助,蓝雪和墨烟两者也就可以去取回来了

看了一眼时间,才过去十数秒,不过为了引出那位宫极大队长,让夜雨镇压的那一位可以放出来了

源光四方一次扫视确定没有其他超凡者发现自己,身体借助手串的力量化为聚散无形的精气神分离状态朝着不远处的破旧老房子飞去

这座房子的主人欠了一屁股债就将房子卖了出去,但是之后因为种种原因买了房子的客人都会发生各种不好的事情,最后的结果就是价值上百万的豪宅就此搁置在这成了一座破落老宅,当然其中涉及的原因就是房间内有一个在根源中并不为恶,但是因为死因及其惨烈的地缚灵就埋在这栋房子底下,对于超自然生命这个世界的执法者并不是抱着有杀错没放过的决意

而是各自分类,划分危险等级以及根源站位,毕竟有些超自然生命其实是喜欢人类的,他们帮助了人类很多事在一些正常人类不知道的时候,例如某个并不存在于正史的故事,一颗巨大的陨石在观测员发现之前闯入了大气层,如果任由对方坠落,那么坠落地附近的城市将无人生存,而就在军方准备派遣飞行员紧急启动靠近后发射导弹击毁对方时,那颗陨石突然解体了,而且是很彻底的解体

从一颗要毁掉上万甚至十几万普通人生命的巨大威胁成了掉落在一处平原的大大小小的陨石雨,那次情况有人拍下了视频,但是网上传播没多久就被全部删除,要么就被水军洗白成了军队紧急发射导弹摧毁之类,但其实知道的人都知道,当时飞机都还没来的及起飞

那次的情况经过特殊组织的确认是一位7级的君主出于这颗陨石会毁掉他最喜欢的那座城市的喷水池而出手的结果,后来那位被尊为翎羽君主的妖族也和人族的强者签订了协议,成了善良守序的妖君

所以对于愿意为善即肯帮助人族不危害正常社会的超自然生命,无论哪个国家都愿意善待,即使对方并没有什么有益的能力

例如眼前的地缚灵

一般成为地缚灵的都是抱有怨气而死去的家伙,这家伙却很古怪除了拥有地缚灵的特性不能离开这座房子的范围,给房子的主人即睡在他坟地上面的家伙以厄运外表现的跟正常死去的阴魂没有两样

恩……长得不太好看,毕竟打晕填了地基什么的……死相好看不起来

大人

地缚灵缓缓施礼

都说了你的原身是个现代人,虽然你的意识由来可能是个古代灵魂就是了,但是你穿着水手服跟我行古代礼很古怪啊

泽井每次看到这种违和的画面都忍不住吐槽,你敢想象一个全身破破烂烂的女鬼一脸恐怖的穿着水手服对你行士下座形式的古代礼吗?反正轮回那么多次他还是接受不了

大人……

地缚灵顿时不知所措,当初这间宅子刚刚出现房主各种问题的时候就有调查员过来了,然后案件就被巡猎者接手了,当时意念才刚刚从古代意念接受自己已经死去现在已经是几百年之后的现代了的地缚灵分不清楚对方是来做什么,感受到威胁下意识动了手被当初的巡猎者判定为恶就要当场消灭,是眼前这个少年当初不过几岁的儿童出面作保才让她活了下来

好了好了,我没什么其他意思,耽误你好几年的修行,今天我是来取走夜雨的,等下我会顺带将你的原身所在的域痕缝隙打碎,这样天大地大你想去哪就去哪吧,恩……也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变成漂亮的模样了

哎?大人……我哪里也不想去……我不能……跟着大人吗?大人……之前……明明答应过我的

地缚灵身上阴气和死气波动了起来又下意识收敛,因为这种气息对于活人是有损伤的,不能冲撞了大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