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5.剧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佐佐木心中大定,赶紧安排人手出去遣散附近居民

臭小子,可得活下来啊,要不然我要在你的坟墓上画上自爆符阵!

一切安排完毕,看着卫星显示的区域,佐佐木也就只能在心中嘀咕了

回到泽井这边

兰雀

轻轻的说了一句,伸手虚空一握,一杆造型霸气的长翦就此现身,身着灰色衣服的青年帅哥外形的小精灵浮现

啊……哈,怎么,终于到本大爷的出场时间了吗?我说……蓝,虽然你很厉害,本大爷算是被你打服的,但是你答应我一定会经常拿我出来作战的呢?还说一定要将我送给一位能用的了本大爷的帅气女性做礼物来的呢??为什么一个都没有做到啊!!!

虽然一说话,那和泽井同出一辙的颓废气息,还有满口不良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不就来了吗?

伸手一抛,兰雀腾空而起化作正常大小,拿着自己的本体一脸愤怒

喂,再怎么样本大爷也是天灵!你不能因为自己是不多得的高维适格者就不将天灵当天灵好吗?你再这样我也是会生气的!!

恩,这一幕要是被远藤看到估计又有新的书要写了,嘛……她们两个那么搭不是没有原因的

那你还等什么,动手吧

回过神来看到兰雀的眸光都变得有些冷冽了,轻轻开口挑衅

给你脸了!!

兰雀的本体被他高高举起,全力砸下,泽井一个意念身上天灵们的防御屏障全部收回

嘭,泽井身上的源力光辉再加上疯子新作的未命名灵衣同时告破

噗,泽井笑着突出一大口血,而且明显创口从身前穿透到身后

喂……喂喂喂,你……你在干什么啊?其他的家伙们呢?防御障壁呢?

兰雀明显也被自己吓到了,他是考虑到这个坏主人身上的层层防御才敢出这么大力的,怎么还真的受伤了?

炎舞,你还在等什么?赶快出来治疗啊!!!

兰雀都不敢拔出自己的本体,虽然不是致命伤,但是伤口太大,出血量有点恐怖,赶紧呼喊这个坏家伙身上另外一位专门负责疗伤的天灵姓名

天灵.炎舞瞬间从纳空中化为一道赤金二色纠缠的流光投射而出,却没有马上动手治疗,因为主人吩咐她等一会

喂……你干什么,治疗啊,等他死吗??

兰雀身上的天能顿时不稳定起来,天灵这种生命啊,就是这样古怪的存在,性格上多多少少都有些缺陷

咳……你别激动,我故意受的伤

泽井只好插口,恩……一边吐血不止一边带着笑容

什……什么?

等我……稍稍恢复一点再说,你去……休息吧,回到纳空中

泽井却没有多余力气解释,受伤真的有点重,他开口说话都有些困难

兰雀紧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大概是明白这个情况,虽然心中很是狂躁,但是还是带着本体化为一道流光返回了纳空中,伤口顿时化为血泉

炎舞的光辉顿时开始闪耀,但泽井还是用心念拒绝了,他感受着体内的鲜血一点点流逝,超出正常人的失血警告,甚至超出他这种非正常的存在的必死的程度,昏迷前抖动了一下手链,而同时也看向了炎舞

奈何瞬间回归手链,红衣女子彼岸飞身而出,像是非常无奈的看了一眼泽井,然后盛大的曼珠沙华绽放开来,奈何桥的投影消失幽域被阻拦良久的暗能死气瞬间汹涌而至,彼岸不过偏头看了一眼,一位长相一般无二的只是眼眸却是黑白二色各异的灵体分身瞬间出现在那道缝隙前方,在魔胎反应过来之前抢先吃掉了这股源源不断的气

炎舞遵从命令让主人的身体保持在濒死的范畴却不会真的死亡,然后顿了一下……稍稍皱起眉头,虽然主人的命令是该遵从的,但是……这样不在乎自己生命……而且也不和天灵们说清楚情况……什么的……

炎舞轻轻咬着嘴唇,最后看了一眼明显是开启了某个大型领域的新成员,好像是……一体三灵?奈何,彼岸……最后一个叫黄泉来着吧……三个女孩子呢……

赤金二色也回归纳空中,纳空的体内给各个天灵划分了自己的空间然后留下了一块公共空间,夜雨刚才就是在公共空间乱飞才惹得纳空不高兴,这时纳空再次稍稍探头,看了一眼周遭,夜雨依旧是小精灵的模样,但神色紧张,眉头紧皱,新成员……彼岸?是给周遭的域场加固并且开始逐渐消磨那道已经存在很长时间的缝隙,如果不出意外,最后这个域场被外面的人类发现之时,魔胎还有缝隙都会同步复活和开启,夜雨发挥最后的作用将璎珞原身那一线因果和魔胎中复活的那只堕魔还有幽域缝隙打上一道绝对的封印加固,然后外面的普通人类撤的差不多,强大的帮手聚集的差不多,域场破碎,她们所有的天灵老实回到主人身上,

那只少说6级的堕魔将成为有史以来最为憋屈的只能待在一定范围内被人族强者围杀的可怜虫

而主人也将成为一个以5级战力拼死为外面的普通人民群众,聚集而来的大佬们争取了宝贵时间,并且身受重伤甚至濒死的英雄

纳空注视着那道自家主人肚子上的巨大伤口稍稍皱着眉头,待在纳空小世界的兰雀顿时全身绷紧,这同样是纳空的力量之一,待在她的世界,不说生死操之她手,少说重伤什么的轻而易举,但是最终还是平复了心情回去本体内

不说她只是替主人给这些天灵一个生活的地方,就说兰雀自己虽然异样作死,而且到现在多多少少有些不服主人,但是毕竟也是主人自己没说清楚情况,嘛……也是怕说清楚了情况给伤口留下什么被人抓住的把柄,毕竟实心实意的攻击和有意留手的攻击在一些强者眼中完全不一样,到时候别英雄没当成,成了别有用心的典范那就不好了

泽井在黑暗中平静等待

是的……他昏迷了,但是他的意识并没有陷入沉睡,只不过是身体的应激反应自我保护处于休眠状态了,他真正能代表本我的灵魂或者说意念仍然在活跃中,只是……显得沉寂许多

这算是千世轮回的一个好处,也算是一个坏处

好处在于,不可能真的有人让他陷入无意识状态,坏处在于,他已经忘记自己有多久没有好好休息,不去多想一些事情了,之前……也就是在远藤的膝枕上好好休息了一次

当然类似于这种短暂的休息他次次轮回中还是能享受到的,只不过……毕竟相比没有休息的时间差了太多太多,这也是他总是那样休息不足的原因,身体上的疲劳能被消除,精神上的疲劳早已经堆积的如同山岳

沉寂中的灵魂早已经习惯这些情况,心中默默数数到14727时身体的休眠果然解除,意念活跃起来的下一秒

一声闷哼表示自己受伤的程度,一抹源能瞬间化剑,眼眸睁开便是冷冽杀气,然后看见周遭环境的疑惑,几秒后重新摔落在病床上

站在床边的医生和护士才反应过来,赶紧将战斗英雄的扶正坐好,可别导致伤口二次裂开

这里……是……

您好,泽井君,这里是本部医院,战斗已经结束,请您安心

护士的眼中充斥着敬仰的神色,毕竟也对啊……以记录中的5级战力硬生生拖住了6级堕魔的孵化时间还成功阻断了对方想要从幽域缝隙吸取能量的举动不惜身受重伤,为外面普通群众的转移以及各个分部强者的聚集争取了足够多的时间,而且最重要的是对方才是一个高一的学生,16岁!

这说明什么?只要不出现意外,10年以后成为东和区域的代表性战力唾手可得

哈……那就好……帮我联系一下装备……不对,我的中队长,说我有情况报告

泽井当然不会享受护士小姐的敬仰神色,说实话……巡猎者的后勤部门并没有一个足够优秀的统领模式,各方面的水准都参差不齐……例如医疗水准,也例如护士小姐的姿色

好的,您稍等

恩……也是因为……整个后勤体系的姑娘他都已经见过了很多很多次,大体明白对方到底是什么心情,例如离开的那一位看中的就是他未来的价值,换句话来说就是拜金女

佐佐木正在和其他中队长一起参加视屏会议,毕竟七级召集令不是简单的事情,那只最低6级的堕魔也被证实如果不最快时间杀掉,对方借助那一块幽域缝隙说不定会进阶成为魔君类的大危险

现在大队长宫极正在以此次战果为底气和上面的高层争求更多奖励,而他们这群中队长则是在乘着难得的所有人的聚集时间,商量一些彼此间防区还有协同的问题,以及安排的一些地下人员的交换往来,算是一场大战之后的利益洗牌吧,毕竟每个超自然生物虽然都有可能是危险但也会带来巨大利益,例如这一次的堕魔

不说6级巅峰的魔躯,5级以上必然出现的意志结晶,活性化的幽域缝隙,光是那个不知道怎么出现的将对方限制在那一片区域的因果碎片就价值连城,无论是什么因果都是一种概念化的东西,很难被普通巡猎者操控,但是这种已经实质化的因果,一旦运用得好在关键时刻可以成为实打实的大杀器

所以现场佐佐木的脸都快笑出花了,毕竟这种实质化因果的最佳使用方法就是制作成武器,而他是谁?锻造装备的铁匠!

当然……他这么开心的原因还有他看重的那个小子虽然受伤颇重但到底活下来了而且战力无损,只要好好修养之后……

佐佐木中队长,有后勤部门的联络,好像是B13醒过来了

文职人员突然开口打断了佐佐木的思考

佐佐木神色顿时一敛跟其他几位中队长打了招呼,立刻接通了联络,那小子刚醒就要通话,绝对有点事

臭小子,命大啊

中队长,我见到那个不知名的编制外巡猎者了,而且我的伤出自他的手

泽井神情严肃,没有搭理佐佐木的话语,直接开口,他的剧本会一点点展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