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们的故事绝对不会BE > 0019.如遇风暴,骤起大潮

我的书架

0019.如遇风暴,骤起大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泽井的眸光稍显温柔,这丫头到底还是在追寻自己而已,不能太过苛求,毕竟是自己决定了两个人该一起做的决定,突然想起什么轻咳一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海之王,记得我们最开始认识时候的事情吗?

当……当然记得,我正在准备道具……不对,魔能源解的禁咒级魔法阵,你突然闯进来了……

泽井说起以前的事情,星谷眸光瞬间大亮,对于她来说,那些个以前的回忆就是她心中最重要的瑰宝,以前是,知道喜欢上眼前男子后就更加是了

……然后傲慢的天之王和强欲的海之王大战一场却不打不相识,反而缔结了守望互助契约,然后还有……暴食的陆之王

星谷说到这里不自觉望了一眼正在远处排练的早乙女,他的身边各种女孩子都有,小说游戏漫画中二动漫的陪疯陪玩,甚至赚钱顾家的贤家良母,自己真的讨他喜欢吗?声音不自觉又低沉下来

泽井也随着目光看了一眼一定距离外的开始新的排练的几个女孩子回头对上那双似乎更加灰暗的眸子,不禁有些好笑的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想什么呢,海之王就是海之王,不同于陆之王,也不同于社长学姐她们,你就是你,明白吗?我和你说这个是想说,你就将我们这个对戏当场平常的中二游戏即可,天之王和海之王的对战,这样你还怕我的眸光吗?

泽井温和的声音让星谷眼中的光亮再次显现出来,不由得一步上前就想更贴近一点,泽井说到一半就知道自己做错了选项,说错了话语,又将女孩朝着恋爱的方向推进了一步,便想强制将话题转回排练上面,但似乎有点迟了

被星谷指节苍白甚至有一丝颤抖的手抓住那十二雪玉镶嵌的腰带,她抬头泽井便对上那双强欲驱使的渴求眸光

泽井的心湖中这一次不再是小雨淅沥,涟漪互撞

记忆中的星谷,次次轮回中的开心,痛苦,兴奋,沮丧,可爱,怨恨……

一张张俏脸全部重叠在现在星谷的脸上

刹那间便是如遇风暴,骤起大潮

这是不对的

泽井一点点低头,心中念到

这一次不能这么做

星谷踮起脚尖,闭紧双眸

你这么做就是又浪费一次时间,前期过的再美好如何?

两人的脸更加靠近,呼吸可闻

你们活不过35岁,你想让她们再死一次吗?

他看到了星谷紧闭的双眸的用力程度,可以想象她是多么紧张

泽井蓝!!!

彼此的嘴唇只差最后一掌厚距离,泽井的手掌拦在两人中间,星谷本来已经紧闭的双眸顿时重新睁开,晶莹一点点的浮现汇聚成珠然后滚落坠地

泽井的面容平静无波,眸光甚至连深邃这个词都无法形容,应该说是空洞

泪光模糊视线前星谷没有读出任何意思,既没有抱歉也没有温柔,好似……什么都没有

星谷跑掉了,泽井没有去追,甚至因为离几人的排练地有一段距离,剩下的几女都没有发现这个情况,泽井也没有回到几人那边,要不然又会被追问东追问西,泽井踏着步子离开了花园,找了一处没什么人的角落也不管会不会将COS服弄脏直接躺在草坪上,双手枕在脑后

他是知道的,迟早会发生这种情况,不说强欲的星谷,即使是傲娇的樱庭在某些时候付出感情得不到回报,用傲娇装配起来的不在乎伪装都会崩溃,更别说还有隐性病娇的源大小姐了

这些人当中一直会忍耐下去的只有远藤一人,一来,这丫头对自己硬要说感情,比起男女之情说是包容的姐姐照顾弟弟要更准确一点,二来,性格上她也更不争一点,即使是明白自己是男女的那种喜欢的时候对于自己和其她女孩子间的亲密也没有更多想法,只要自己对她是平等的就可以

其她女孩子,多少都是有自己的想法,想要独占,想要亲密的那种,那么随着时间推移,初中时代还好解决各自学校不同,而且都还小,但是高中这种青春荷尔蒙汹涌的岁数,你让她们继续压制自己,玩大家都开心的过家家?

谁是动漫游戏小说漫画之类的男主吗?

至少泽井不是的

泽井的眸光像是看穿天穹对上某个存在的注视,然后陡然闭眼,像是将所有的问题都排除在外,像是看不见就不用想这些事情

泽井再次睁眼是因为闭校铃声,他翻身而起,手机不用看就知道有不少电话和讯息,所以他懒得去看了,刚好缝隙的问题解决了,干脆请个假去横古吧,加上周六周日一次性歇个四五天?

走回活动教室,拐角处下意识探出心念,便顿时停住了脚步,这群丫头竟然一个没走?

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而且不可能一直避而不见吧……泽井叹口气接着前进,顺手给手机关机,省的被找麻烦

活动教室内几女的神色各异,泽井推开门后第一个面对的果然是樱庭的繁辰流的第三式名为燕切斩,道具刀从身侧瞬间拔出的以弧度迷惑对手后侧身刺击直取咽喉

恩……虽然被轻而易举避开然后一击师承数学老师泉濑的手刀宣告比试结束

樱庭一脸的不敢置信,她可是被那位有名的8段大剑豪称作年轻一辈最有灵性的剑道种子,竟然在偷袭的情况下被手无寸铁之人避开攻击还被碰到了额头,东和剑道讲究面和胴,刚才她就相当于被冲击打面了,已经输了一场

怎么都没撤呢

泽井神色淡然,开始从自己的柜子中拿出衣物似乎准备顺势就离开活动教室去厕所换衣服离开学校了,开口就像是平常说话打招呼一样

源清璃轻轻扣了扣办公桌,泽井目光转了过去

星谷刚才发消息给我,说要退社

泽井心中无奈叹气,面上纹丝不动

是吗?我如果说我不想讨论这个问题似乎不能被你们接受吧,那么这样吧……我也申请退社

泽井面容平和的说出让所有人不禁神色大变的话语,然后环视了一圈众人的神色,拿起柜子中所有属于自己的物品

衣物刚才不小心弄脏了,之后我会送去干洗店清洗干净归还,退社申请也会在明早递上,就这样

泽井似乎就想这样离开,剩下的几女怎么会同意,即使是一直以来过于包容他的远藤还有表现的对他最能淡然处之的源都不禁站起身形

樱庭的道具刀更是在明宫两姐妹被吓得捂住嘴巴的时候已经再次斩到了身前,比起之前不明所以只是怀疑时的收敛这一次樱庭的怒火找到源头可以发泄了

早乙女紧皱着眉头,比起身边几位她到底是下午时的“后来者”

所以猜到了一点两人间可能发生的情况,但她想不通为何下午时还是那种情况甚至排练时也还好好的,就那么一会看不见两人身影后为何两人就闹崩到要各自退社的地步

早乙女咬着嘴唇不知道该不该将这件事质问出口,毕竟这是属于他们两人的私事,自己偷偷也挤进去就已经够傻了,再在这种时候说破这种事情是不是傻的没得救了?

泽井侧过身形,手掌同时抬起抵住瞬间被樱庭顺势砸过来的手肘,然后五爪成勾,拇指准确抵住麻筋和四指搭配用力,樱庭眉头一皱明显十分痛苦手上就不自觉一松,泽井脚尖一勾道具刀就落在了他松开樱庭的手上,象征刀锋的塑料刀身架在了樱庭的脖颈

三局两胜你也是输了,输了就老实一点别丢繁辰流的脸面

顺手将道具刀丢回,直到泽井离开活动教室剩下的几人都没有在刚才的交锋中回过神来

活动教室内远藤第一个回神,扫视了一眼剩下几人的神情,她明白或许这个她已经呆到第二年的漫游社很快就要分崩离析了……心中不禁对组建了这个社团的核心泽井学弟有些责怪,但是泽井学弟或许也有他的难处吧……毕竟他在初中的时候就安排设计如何组建这个社团了

是的从源氏集团注资明流到源大小姐和远藤进入这个学校成为第一届漫游社的成员,都是泽井的安排,当然也是一次次轮回尝试的结果,然后剩下的成员一个个从不同的地方考入同一所高中加入社团成就了这个明流千奇百怪社团中也算得上奇葩一朵的社团

理不清楚的事情,远藤最后在心中给自己一个不算结论的结论,默默平复心情后转头和明显神色也有点难过更多的是觉得被背叛的源清璃点点头,哪怕她明显没有关注这边,远藤没有和其她几位打招呼,拿起书包离开了活动教室

远藤虽然对谁都很好很客气,但是人总有亲近疏远之分的,就像这个社团,泽井和源清璃在她心中就处于重要位置,其她几位毕竟实际意义上相处起来也不过一个多月而已,虽然有点熟悉起来了,但是也比不过初中时代就相熟的泽井和高中待在一起一年多的源,现在这样的心情哪怕是她也需要一个无人的地方先自己想清楚,而且……或许她可以追上去问问看,看看有没有转机

远藤想到这一点,第一次不太淑女的在路上奔跑起来

明宫两姐妹相互对视一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不该就这样离开,还是早乙女先回过神来轻轻拍了拍两人的肩膀示意不用担心,然后让她们先行离开了

早乙女其实远没有表面那样镇定,毕竟知道多一点就不自觉多想一点,但是那个泽井和星谷……天之王和海之王之间的事情,她三王中的陆之王真的全都知道吗?亦或者说有资格参与其中吗?

心中带着对两人事情的胡思乱想,还不时掺杂着那无数花伞炸开在天穹的海边合宿时的经历,让早乙女心思复杂

樱庭没有搭理站在身前的早乙女,两人其实也不是很熟,也就是都认识一个人叫泽井,都是漫游社成员而已,所以早乙女叫了几次樱庭没有反应后也抿了抿嘴唇,不再做无用功,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和某个已经恢复了常态神色正在电脑上进行着操作的源点点头离开了活动教室

毕竟她和源大小姐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开始时泽井和星谷没有加入之前,哪怕是知道有这么个泽井安排的社团在她也没有加入而是借口喜欢纪律部去了那边,毕竟一个高高在上的优秀大小姐一个走到哪里被人欺负到哪里的无能胖妞差距的确有点大,哪怕是还有个性格温柔的远藤在,早乙女也没有胆气过来

樱庭呆呆的站了很久,甚至是某个大小姐被保镖接走离开都没有回神,不过好歹是在太阳余晖彻底消失之前回过神来,她从没有过这样的生气也没曾有过这样的失望,这个人到底将这个地方当做了什么?到底将因为他而聚集到一起的人又当做了什么?

是真的无所谓吗?退社那样轻松就能说出口?

樱庭借助最后一丝橘色的光辉看了一眼四周的情况,几人刚见面的各自拘谨,对于游戏小说动漫漫画还有延伸出来种种事物的热爱……种种场景浮现,以后还能见到吗?

他是个笨蛋吗!!!

樱庭扔下手中泽井丢回的道具刀,拎起书包就冲出了活动教室,坠落的几滴晶莹显示着这个面上看上去不好打交道的傲娇实际上可能是几人中最难受的那一个

夜间,源清璃坐在可以被当做泳池使用的浴池中,巨大的被雕刻成神女倒酒样式的雕像中缓缓流淌的是从后面山上引流下来的温泉,这是源氏自己家的宅子,至于她租住的别墅她今天心情不好就没回去,安排两个保镖去给她两只猫喂粮和陪玩,恩……上次被早乙女点了一下后她也觉得养猫不陪猫玩不太好,所以保镖团队又扩充之后,她招了两个自己也养猫的保镖,专门在她不在的时候给猫猫们陪玩

泡了一会,她不自觉看了一眼放在浴池边不远处的手机

那家伙将自己骗去平民学校还敢退社?他是觉得本小姐在和他玩过家家吗?不开心就可以不玩?

下意识抬起手准备拿手机,又在快碰到时不自觉缩回了身子

脑海中那个男子化为淡漠的神色和明明与平常相同,但是格外陌生的瞳光都告诉她,他不是在开玩笑,明早她就能收到他的退社申请,就此断开这份联系

下意识心中一乱,捏拳砸向了水面,溅起道道水花,像是捶到了某个让她这么胡思乱想家伙的脸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