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8.粉发病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列车到了某一站之后,泽井身形消失在电车上出现在某处街道的拐角

稍稍抬起头,目光凝实后朝着既定的目标高速前进,那位大小姐现在应该是在另一处私人别墅,所有带上私人的描述都熟她不会告诉别人只有她的死忠才会知晓的地方,例如之前泽井弄毁的那栋山间别墅在外界人的了解中要么干脆不知道即使知道的也认为是刚才被一戟穿胸的小队长的房产,鹤香明纱从头到尾都没有去过那个地方,但是她的一应宝贵物品都存储在那里,所以这也是鹤香家大小姐的特质之一,虽然实质意义上她并不相信任何一个人,但是表面上她却是一个英明的统领者,爱护属下,关照部族,无论是这些为她卖命的人渣还是公司里那些给鹤香家卖命的“打工人”不论是真心地还是奉承的都对这位大小姐称赞有加

这也是她明明性格怪异,而且实际上将人不当人却坐稳了鹤香家继承人位置的原因,无论私底下如何至少明面上她是一个合格且优秀的鹤香家大家长,鹤香家支脉以及那些外姓亲族都无法在这些方面找她麻烦,然后自然是利益交换和铲除异己双面推进,再加上作为主脉的大势,等到剩下的支脉认清楚这是一匹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而不是忠诚友好的家犬时,她已经是大势所趋,所有阻拦她登顶的家伙甚至可以直接用除名鹤香家姓的结果来当面踢出董事会了

而某个正在被惦记的粉发少女正坐在大屏幕前,六位超凡者既然被鹤香派去看顾那些对于鹤香家很重要剩下的对于她自己很重要的东西既然都非凡俗,首先他们是死忠,这不是简简单单口上发誓而已,而是经过某种术式种下了背叛鹤香明纱即死的诅咒,这种诅咒有很大的缺陷那就是必须自愿,但是也有很强大的作用那就是已知人族的最高等级超凡者9级巅峰无法解除这项诅咒

它种植于肉身心脏,同时连接着人的精神和意念,精气神三者同时被锁死,哪一项出了问题另外两项会同时启动,而同时解决精气神三者的问题?已知的情况是,如果能做到就能创造物种,因为任何生灵都是精气神三者协调合一才诞生的

鹤香明纱听着那位操控雷电属性的前排进攻者诉述情况后轻轻一笑

是吗?也就是说至少8级强者,而且很可能是那位在巡猎者中挂号的黑甲?我知道了,你们好好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我会安排的

雷电属性的剑士稍稍低头,满脸愧疚,虽然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作为守卫者没有看好要守护的东西就是最大的失职,何况自己等人连对方一根毛发都没有伤害到就被他轻松突破了

至于他们几个已经被废了的事他也说清楚了,毕竟这种事也瞒不掉,他们几个是受了鹤香家恩惠才过来当了家臣的人物,虽然没了修为,但是犯过的事鹤香家已经摆平,手上钱也有不少大不了找个城市隐姓埋名老老实实度过下半辈子就是了

雷电剑士往回走向病房,几人之中属那位小队长受伤最重,几人都是被打的半死然后废掉了相关超凡体系修为而已,对于他们早就被源能滋养过的身体来说,并不会致命,所以被救回鹤香家的其中一个集结点后虽然没有医疗系超凡者在但是借助学过两手的不入流治疗超凡能力的其他超凡者以及在黑市上买来的很多超凡者偷偷买卖的医疗系能力制作的药品,大体上都恢复了七七八八,其中他恢复的最快,不是因为他最厉害,只是因为他挨得打最少,其他几个最强的远程的近战的MT自然被招呼的最多,反而是他一个半近战半远程的“魔剑士”被几招撂倒后废掉修为反而受的伤最轻

雷电剑士聊以慰藉的瞎想着,突然长久以来的雇佣兵生活让他警觉

周围……是不是太安静了,虽然这个聚集地医院平常没什么人来,但是也该有正常的医护人员在检查设施和准备的啊……怎么……

雷电剑士眼前一暗,意识断片以前好像看到几个没见过的面孔神色平静的拿出麻袋

他们的衣服……好像也是疯犬?

如此彻底陷入黑暗

几个神色平静的家伙将最后一个垃圾抬起放入早就备好的货车中,车厢内部还有5个差不多的麻袋,车辆全程平静的驶离聚集地,医院内部回复了日常的平静

鹤香明纱正独自呆在一个房间内,这个房间是真正属于她一个人才能进入的地方,血红色遍地,断掉的刀具从太刀令刀之类的管制刀具到手术刀美术刀之类的易于携带不容易被发现的短小刀具比比皆是

她的脸上依旧是平和的笑容,一点点脱掉了身上价值高昂的定制礼服,今晚她本该参加一场由鹤香家举行的晚会,她是主角所以衣着高贵端庄,现在这套价值超过百万円的礼服就这样随手扔在地上

她脸上的笑意也随之消失,她神色淡漠,面容清冷,房间内只有天花板上不算明亮的无影灯,灯光照耀下她就这样赤裸着身子缓缓踱着步子,没有规律,似乎也没有目的

突然走到某个角落,本来应该是除了她以外没有任何人存在的房间角落几个被捆绑的严严实实的,虽然在挣扎却没有任何动静的家伙落入她似乎十分空洞的眼光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下一秒,一把已经卷了刃的菜刀落在鹤香手中,血色开始弥漫

笑容扭曲的鹤香用那指若青葱的手指按在了刚刚被她弄出的伤口中,那夸张的笑容顿时停止

不对的,不对的,血应该是黑色的才对,为何会是红色,不对……不对

神色仿佛十分迷茫,然后菜刀落地

满身都是血渍的鹤香拨开伤口似乎是想找到黑色的血液却只能造成更多的红色染遍了自己和地上已经成了黑色的血污

良久这个被当做不是人的家伙就这样戴着头套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也无法做出任何剧烈挣扎的死去

鹤香的身形顿时停住

恩?

似乎更加迷茫

哦……又坏了

踱着步子绕到另一个床位前,不过手中已经不是菜刀而是一柄小巧的崭新的美工刀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哼哼哼……

似乎是哼唱着什么歌曲,脸上从疯狂变成正常她这个年纪的听到自己喜欢的歌曲时的笑脸

手中的刀左边点一下右边点一下其实都没有造成大的伤口,只是一点点皮外伤而已,这个床上的“非人”瑟瑟发抖根本不敢有任何挣扎,之所以没有失禁估计是因为这些“非人”来到这个房间之前已经被排空大小便了吧,毕竟鹤香大小姐很讨厌脏的

歌曲虽然长但是到底还是有结尾的时候,鹤香似乎失去了激情了一般丢掉了手中的美工刀,也绕过了这个床位,似乎这个“非人”好运气的活了下来

然后走到第三个床位的鹤香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把的令刀瞬间出鞘回身砍下

擦掉了迷了眼睛的血渍鹤香丢掉手上的令刀,又不知道从某个角落摸出一把剪刀一边像摇晃着荧光棒一般挥舞着一边跳着轻快的步伐绕着第三个床位开始哼唱着第二首歌……

……

……

良久,总算是满足了的鹤香走进房间隔壁的浴室开始冲洗,洗浴时间足足有两个小时,毕竟那种味道十分特殊,作为鹤香家大家长她的身上是不应该有这种味道的,至于那些“非人”的尸体,自然有专门的家伙处理,处理的是人?当然不是,都是她养的狗罢了

至于“非人”?这世界上每天无故消失那么多“人”但是找不到也就找不到了,即使还有人在找,但是真找不到还不是就是找不到了,既然找不到了,他们就算不上人了,那么作为试验品,劳动力,材料等等买卖品在那么多地方可以发光发热,当一下鹤香大小姐的“非人”活物让她发泄一下心中不应该存在的压力什么的,也算是他们的光荣,对吧

鹤香明纱换上一件她在家中才换使用的睡衣,乘坐电梯回到自己的房间,这个房间的防备手段甚至超过了泽井去往的那座别墅,十分专业的女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递过了平板,另一位女仆放下了红茶然后两人便如同雕塑站在不远处没了任何动静

鹤香看着羽神整理的关于黑甲还有当时战场那边的观测报告,虽然泽井借助天灵们的配合展露着相当于8级以上的小天地封禁了那边的情况,但是作为超级卫星又是拥有超凡物质术式法阵组合起来的特殊存在,借助事后的几个小队成员的汇报和超级卫星的事态推演还是组建出一个模型演变视屏,算是一个动漫版本的直播吧

情况大差不差,只是将所有的能力都放在一位并不存在的至少8级疑似9级的黑甲身上而已

鹤香经过发泄已经能心态平和的思考,首先安排给自己这边加大了护卫,让一位8级的家族老供奉赶来别墅准备最近当她一个人的私人护卫,正常这位老供奉是作为家族底牌发生大事时才能紧急动用的,但是现在的她已经是鹤香家大家长,支脉服的服,死的死,弱势的弱势,鹤香家董事会现在是她说话的一言堂,动用老供奉就动用了

然后她将此事报告了横古的巡猎者分部以及东和自身的超凡组织影部的分部

毕竟出现了那位黑甲,感兴趣的不是她鹤香明纱而是那些早就对这位既不听调也不听宣的黑甲不爽的超凡者高层们,至于她鹤香明纱?她一个守法商人外加听话超凡者有什么问题吗?没有任何问题

第三将已经没有作用的6个垃圾作为疯狗组遵纪守法的证明或送到牢里或交给某些“正义人士”手中或交给一些身负血海深仇的资质不错的修炼者手上,毕竟吃她鹤香家的粮没有做好该做好的事,哪有那么便宜就离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