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无限进化开始 > 【016】夜晚杀机

我的书架

【016】夜晚杀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周成心措手不及,待他转头向后望去,便见一名地中海发型,个子中等的中年人站在不远处,面带微笑。

  此人周成心认得,正是他们学校的教导主任,钱日康。

  “主任好。”周成心打了招呼:“我正要回家呢,主任叫我有事吗。”

  “呵呵,我要搬花,可是人手有些不太够,同学你过来帮个忙吧。”

  周成心看着教导主任的表情,没有说话,要是放在以前,这种事情他肯定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可是现在,在知道新来的物理老师竟然是源力生物以后,他不禁就多了个心眼。

  好端端,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教导主任找自己搬花,这事也太凑巧了。

  旁边不远处就是郑瑞所在的办公室,周成心愈发感觉这里面有鬼,便挠了挠头,故作着急的说道:“不行啊,我姥姥生病了,我爸这会车就停在学校门口,等着接我去医院看姥姥呢,

  主任,搬花的事情你还是找别人去吧,我这边也有急事,你那个没我的急。”

  说完,周成心也不愿再听对方还想怎么说,直接就火急火燎的冲下楼梯,不给对方一点用身份喊住自己的机会。

  钱日康看到周成心跑走,却是想用教导主任的身份让周成心停下来,但没想到周成心的跑速格外优秀,他话都没说话,周成心就已经消失在了视线当中。

  这样一来,若不动用什么特殊的手段,绝对是追不上周成心了。

  钱日康:“……”

  与此同时,郑瑞缓缓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他站于钱日康身后,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这个人类,有什么问题吗?”

  钱日康的眸子豁然变成一对红色束瞳:“你刚才做的事情,我感觉他应该是看到了。”

  “啊?”郑瑞一惊:“不可能吧,他要是真的看到,还能在你面前表现得那么镇定?”

  “蠢货。”钱日康喝道:“在人类的学校里,哪个学生有胆子敢一口拒绝掉教导主任的命令,这个家伙绝不简单。”

  郑瑞皱眉:“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他万一真的看到了,回去后把看到的事情告诉警方那边,我可就暴露了。”

  “放心,没有哪个警员会相信有这种事情,更何况还是从一个高中生的嘴里说出来的,

  不过这事不能忽视,你去动用学校的资料库,用教师权限查一下这个学生的住处,等到今天晚上,就去清理掉他,不能留下任何隐患。”

  郑瑞点头应道:“是,我知道了。”

  ……

  跑出学校大门的周成心心脏砰砰直跳,看着四周陆续离开学校的学生们,他才深深松了口气。

  “看活尸的那架势,学习委员和班长估计是凶多吉少了,那个教导主任我看着也不怎么对劲,搞不好就和活尸有着密切联系,

  刚刚我多半是被教导主任给怀疑上了,这段日子,在郑瑞未被猎杀部的人解决之前,这学校看来是不能再来了。”

  路过一家饭馆,周成心点了两道菜打包,便直接回到森元公寓的住处。

  一进门,便可以看到那把摆放在客厅茶几上的雷霆电刀。

  【源力】:5

  【天赋】:黄金手

  【血统】:无

  【能力】:回旋投掷,真实之眼,空气拳,狼人变形。

  将外卖盒放在桌上,周成心并没有立马动筷,而是走到自己睡的房间,从里面拿出来一个不起眼的小盒子。

  盒盖一打开,映入眼帘的便是一颗宝石状的血滴,正是周成心之前从大哥布林尸体里搜刮出来的‘产物’。

  【源力5】哥布林战士血统

  之前的周成心源力并未达标,所以无法激发出这颗血滴的效果,而前天在别墅里与几个血族的一战,却是让他的源力成功增长到了5点,正好符合‘哥布林战士血统’的使用下限。

  周成心这两日来之所以一直都没有使用这个血统,就是担心用了以后,自己的身体和外形会不会因此而变成大哥布林那副非人的模样。

  拜这个担忧所赐,周成心才得以至今都不敢动用这颗血滴。

  “世界很乱,实力要紧,要是真遇上迫不得已的情况,我也只能舍弃我这张帅气的脸了。”周成心将小盒子塞入口袋,默默自语道。

  夜晚,海湾区。

  自家的别墅门口,周成心坐在阴影当中,静静地观察着四周有没有动静。

  连续两次在海湾区内遇到血族的源力生物,还都得到了不小的收获,使得周成心下意识都将这地方给当成是刷怪地点了。

  晚上头没事就想着过来逛逛,看看能不能运气好再碰到些血族的家伙,从而击杀它们,增强自身实力。

  周成心身后背着一个尺寸异于寻常书包的书包,里面装的正是雷霆电刀,一旦遇到什么难对付的源力生物,这把刀便能够为周成心带来一些帮助。

  海湾区大门。

  一身西装,******的郑瑞笑看着眼前拦住自己的这个年轻保安,对方的表情耿直认真,双手伸开,拦截之意非常明显。

  “不好意思,非本小区住户,不能入内。”保安毫不客气的说道。

  郑瑞微笑:“我来给我的学生家访,他就住在里面c区21号,叫周成心,你可以查。”

  “你等会,我打个电话问问。”保安走进保安室,立马给周成心家的别墅打去内线电话询问。

  然而周成心并不在室内,哪里听得到电话铃声,十多秒过去都不见有人接听,保安摇了摇头,便放下电话走了出去。

  “没人接,估计不在家,你还是回去吧,我不能让你进去。”

  郑瑞顿时眯起了眼睛,他的忍耐是有限的,这个保安的阻拦,实在是让他耐心大减。

  于是乎,郑瑞不再理会对方,迈步便径直朝着小区内走了过去。

  “诶!你这人不讲道理是吧,非本小区住户不得入内!你要是硬闯,我可就报警了。”

  保安着急,冲上去一把拽住郑瑞衣服,不肯让他再继续前进。

  唰!

  刹那,郑瑞脖子后面的皮肤突然裂开,一条血红色的血管便从郑瑞体内探了出来,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穿过保安的喉咙。

  “呃!”

  保安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他万万想不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敢公然杀人,更想不到对方竟然还是个怪物。

  他下意识的想要出声求救,去通知自己的其他保安同事,然而郑瑞出手一击必杀,根本不给对方挣扎的机会。

  眨眼间,这名保安便彻底失去了生机。

  咻!

  血管收回,保安的尸体直挺挺瘫倒在了地上,这情况顿时就吸引到了保安室内,正在看电视的另外两个保安的注意。

  死去的保安喉咙不断出血,使得他身下逐渐多出一块血泊。

  看着那喷涌而出的血液,两名保安互相对视一眼,同时拿出自己的手机,就打算报警。

  眼前这种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他们的认知和应付范围了。

  郑瑞斜眼盯着保安室的目击者,没有任何犹豫,他直接就走了过去,脖子后面的那条血管在空气中不断晃动,宛若触手一般。

  “啊!”

  “饶命!”

  保安室的窗户上,豁然被溅上一道血痕,电视表面则多出了十多点大小不一的血花。

  走出保安室,满脸是血的郑瑞看了看四周,随即快速走进海湾区,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

  “先生派出去采血的那些仆从,唯独在这片区域活动的没有回来,根据我的寻找,那些仆从最后的气息应该是在这个地方消失的。”

  花园区内,两名浑身都包裹在黑斗篷里的人影站在阴影当中。

  “连续两次,两批血族仆从的失踪,都跟这个地方有关,看来情况很明显了,这个小区里一定居住着源力者。”

  “其他人都还在替先生寻找着纯净之血,只有我们被派来调查那些血族仆从是被谁击杀的,今晚一定要把那个家伙给找出来,抓回去交给先生处置,先生最喜欢折磨源力者了,到时候我们就是大功一件。”

  “先不要想的这么美,一切等任务完成再说,走吧,这片区域都找过了,没有血族仆从的气息,继续往那边找找。”

  二人正打算离去,突然间后方传来的一阵脚步声令他们停下了步伐。

  一时间,此地的空气都仿佛凝结了起来,没有任何声音。

  唰!唰!唰!

  郑瑞的血管不停晃动,他盯着那两个身影,眼睛里顿时闪过危险的光芒。

  那两个人亦是转过身来,隐藏在斗篷下方的双眼打量着郑瑞,杀机骤起。

  “明州市内怎么会出现一个活尸,看来这次不只是我们猩红教派转移到了这座城市啊。”

  郑瑞冷笑:“滚开,我现在不想杀人。”

  “妈的,什么时候一只活尸都敢跟我这么讲话了。”左边那个披着斗篷的人瞬间暴怒,旁边的同伴都来不及拉住他,此人便已经一跃而出,杀意凌然的冲到了郑瑞身前。

  郑瑞脸皮豁然脱落,大量的血管便从其双眼、口鼻中大量喷发,来势汹汹的朝着那人笼罩过去。

  咻!

  斗篷人浑身抖动,一根根树枝悄然从他身上的斗篷内部快速长出,扯裂了这件斗篷的同时,那些树枝还在此人面前缠绕成一块大盾,将郑瑞的血管攻势全给挡了下来。

  月光之下,失去了斗篷的遮挡,此人模样便全然暴露,却是一位脸上留有两道长疤的精瘦男人。

  他的双眼形状如鹰,光是看着就显得极为凶悍,狠意十足。

  此人脖子以下,身体都被一层厚重的树皮给裹附了起来,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像极了一个树人。

  大量的树根从此人脚下蔓延而出,沿着地面快速爬向郑瑞,就欲将其双腿捆住,沦为案板上的肥肉后再慢慢对付。

  但郑瑞也不是什么普通货色,随着他脑门上方裂开一道七寸长痕,全身皮肤立马就宛若布匹一般脱落在地,一道血淋淋的红色身影从人皮之内来了个金蝉脱壳,滑溜脱出。

  大量的血管在郑瑞全身上下舞动,猛地全部爆刺而出,本该是柔软的血管,却在这一瞬间变得铁石坚硬,根根有如血色长枪,密集对着地面捅刺下去。

  花园区由大理石铺成的地面瞬间炸裂开来,一个个凹坑油然浮现,更有大量裂缝朝着四周蔓延,动静不轻。

  烟尘滚滚,就在这双方交手的刹那,几十米外住宅区内的一幢别墅楼顶。

  “好家伙,今晚是蹲到鱼了,不光猩红教派的堕落者来了,还意外附赠一个活尸。”

  一个刺猬头的红发少年手持望远镜,趴在围栏上有滋有味的观看起了那边的打斗。

  在他旁边,是一个正在架狙的黑发高马尾少女。

  女孩皮肤白皙,面无表情,完全不在意同伴在说什么,直接就将手中这把特制重狙瞄准了那边的危险分子。

  “有三个目标,我可以直接清理一个,剩下两个我们分,你怎么选。”女孩将眼睛挪到瞄准镜上,问道。

  “哪个先逃,我杀哪个。”少年十分阳光的笑道,但是口中说出来的话,却格外的狠辣。

  “好,那我动手了。”少女俨然是早已习惯了,随着她屏息凝神,手指随之扣动下去,

  嘭!

  无声无息,自枪口中爆发出一道烈焰火光,数十米之外,还在旁观着自己同伴与活尸交手的那个斗篷人连反应都没有,瞬间身体就炸了开来,洒的是漫天血雨,溅的是一地碎块,连一块完整的骨头都找不到。

  正打的不可开交的郑瑞二人顿时一惊,纷纷各自后退一段距离,同时摆出了警戒防御的架势。

  “这威力……不好,一定是猎杀部的那些人来了。”鹰眼男人面色瞬变,哪里还顾得上与郑瑞交手,连忙就转身就逃,选择十分果断。

  “就他了。”放下望远镜的刺猬头少年直接单手撑住围栏,整个人便从楼顶跳了下去。

  少女默默的调整重狙,将瞄准镜的十字标转移到了还现在原地的郑瑞身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