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夜追凶 > 第三十五章 火葬场的诡事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 火葬场的诡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我们等警察的功夫,在离这大约五公里的地方,银北市火葬场,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火葬场等待火化的尸体最近这几天经常丢失,到今天为止已经是第三具了,每次都是家属头天晚上送来,第二天就不翼而飞,而且每次警察过来调查的时候,摄像头都会出现故障,根本看不清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这让火葬场的负责人杨峰日子过得很不好受,天天都在跟家属解释,但家属根本不听这一套,有好几次死者家属都把火葬场围了,大有不交出尸体不罢休的架势。

  杨峰很恼火有很无奈,没办法,谁让尸体在自己的火葬场丢了,这跟谁说都不会相信自己与这事无关,他无奈的掏出一根烟点上,在办公室发呆,这会功夫,天色已经接近凌晨。今天本来他应该去参加儿子的小提琴演出,可火葬场接二连三出现丢尸体的怪事,让他无暇脱身,提到儿子,他嘴角扬起一丝欣慰的微笑,他儿子杨浩辰可是全市少儿小提琴大赛的冠军,学校还打算让他去奥地利进修,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杨峰正陷进美好的幻想之中,思绪突然被窗外一阵急促的车滴声打断,他都不用去想,肯定是有人来送尸体。他飞快的起身,看了看手表,此时此刻,指针正指在十一点四十,他心里一阵咒骂,都这个点了,还有人送尸体,可是没办法,市里规定,火葬场无论什么时间,只要有人送尸体过来,都必须无条件接受。

  他心里想着,已经走到门口了,打开门就看见两名穿白大褂的人站在门口,在他们身后的担架上,正躺着个被白布盖着的尸体,看身体的轮廓看得出,是一个女人。

  “市医院的,过来送尸体。”

  两名白大褂中的一个搓着手说,看两人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巴不得赶紧完成这差事回去。

  杨峰看在眼里有点想笑,确实,火葬场这地方让人打心里觉得恐惧,尤其是晚上,但杨峰从小就是个不信邪的人,要不然也不会一个人在这盯着,不过话说回来,今天晚上本来又是个小伙值夜班,不过他家里临时有事,杨峰才不得已过来替他。火葬场留不住人,虽然工资高的离谱,但是来干活的基本上能坚持一个月就算不错的了,大部分都是干了几次就跑路了,工资都不要。

  杨峰接过两人递过来的单子,大笔一挥签上自己的名字。

  “把她推进来,你们就可以走了。”

  两人就像被大赫一样,赶紧把车子往里一推,赶紧转身就跑,随着一声汽车的轰鸣,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杨峰看着消失在尽头的车灯,摇摇头,心说这俩人胆子怎么这么小。他推着躺着尸体的推车,来到火葬场最里面的房间,门框上的牌子赫然写着:停尸房。此时里面只有一排排的空车子,他随手就把车子推到其中一个角落,准备离开时站住了。往常他推进来就走了,从来不会去看尸体的模样,今天却鬼使神差的轻轻用手摘下蒙着尸体的白布,看见底下躺着是一个长相很漂亮的年轻女孩,除了皮肤惨败的没有一丝血色外,加上是刚死不久,女孩看着就像睡着一样。杨峰顺手就把之前签字的单子拿起来,上面记载着女孩详细状况,最重要的是,还有死亡原因。杨峰注意到,女孩是喝农药自杀,法医只写了短短的一句话:二甲基联呲啶阳离子盐食用过量导致窒息性休克死亡。看着绕口,其实就是喝百草枯死的。

  杨峰在心里感慨,这么年轻就想不开死了,父母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有一天白发人送黑发人。他轻轻将白布重新盖回尸体脸上,转身回到一旁的值班室,坐下来打算看几集电视剧然后睡觉,在这之前,他还特地把停尸房的摄像头画面放大,好随时监控那里的情况。不过他没注意到一点,就是值班室墙上的钟表,指针已经指在十一点五十九,差一分钟就是十二点。

  杨峰刚打开电视剧看了一小会,就有点犯困,他抬头看了看窗外,外面已是浓浓的漆黑,火葬场所处的位置比较偏僻,而且这地方也不在政府重点规划的范围,所以连路灯都没有,整个火葬场就他所在的值班室发出的惨白的灯光,和今天的月光到时很匹配。

  杨峰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正在这时,他眼角的余光正扫在停尸房的那个监控画面,这一看,差点把他的魂吓出来。只见刚才推进去的女孩尸体上的白布被一只惨白的手臂掀起来,飘落在地上,女孩的尸体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片刻之间就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不一会就消失在监控的死角。

  监控诡秘的这一幕可把杨峰吓坏了,他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一看那推车上女孩的尸体确确实实不见了。尸体居然会自己走?这怎么可能?杨峰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可是空荡荡的停尸房却在告诉杨峰,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他赶忙把其他监控画面打开,只见那女尸正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慢慢想火葬场的大门走去,她的头已一种奇怪的姿势歪在一旁,两只惨白的手臂伸向前往,像极了电影里面僵尸的姿势,杨峰愣神的功夫,女尸就走出了监控画面,消失在大门之外。

  杨峰赶紧抓起电话,想要报警,可一瞬间就挂掉了,这无论如何警察也不会相信的,说不定还会把自己抓起来。杨峰此时终于明白,原来前几天尸体就是这么失踪的,自己走了出去,这他奶奶的太诡异了。

  杨峰大着胆子,抄起一旁的手电,轻轻推开值班室的门,跟了出去。女尸早就不见了踪迹,杨峰四周看了看,注意到地上有一串光着脚踩出的脚印,这还得感谢昨天下的那场暴雨,这地方本来就偏僻,没有什么公里,全是土路,加上下雨,那女尸的脚印才会这么明显。

  杨峰打开手电,顺着女尸留下的足迹,不一会就看见前面的黑夜中有一个白色的身影正缓慢的往前挪动,杨峰为了不让自己看着这么显眼,只好关掉手电,借着月光,跟在女尸身后。只见女尸正往火葬场后面的垃圾场走去,这地方只有垃圾车倒垃圾来这么一两趟,平时很少来人,白天就显得特别荒凉,到了晚上更显恐怖。此时此刻,杨峰第一次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他甚至有点后悔跟出来,他在心里骂着自己,干嘛非要多管闲事,真是好奇害死猫。正胡琢磨呢,就见前面那女尸停了下来,杨峰赶紧躲进一旁的垃圾堆后,一阵令人恶心的臭味直冲进他的鼻腔,差点没吐出来。

  他顺着垃圾堆的一角露出半个脑袋,盯着女尸的位置看去。那女尸披头散发的,孤零零的站在不远处,只给杨峰留下一个惨白的背影,吓的他一激灵,感觉到无比伦常的冷。不一会儿,就从一旁的暗处闪出一人,杨峰没看清他是如何出现的,只觉得那人就像凭空出现在女尸面前。杨峰这才注意到来着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离这太远,看不出具体年纪。只见那老头在女尸额头比划了一个奇怪的手势,随后拿出什么东西扎进女尸的后脑。随后那女尸就把头左右摆了摆,浑身发出嘎吱嘎吱骨头的作响,在黑夜中又为明显,随后更加恐怖的事情出现了,那女尸活动了一下,居然从嘴里吐出一句话:

  “奴家愿为主人效劳。”

  女尸的声音阴森森的,根本不向人类发出的声音,这可把杨峰吓坏了,要说尸体会自己走已经是杨峰能接受的最大程度了,但尸体会说话,这让他怎么都不肯相信,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认为这女孩并没有死,法医可能弄错了,但是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从事这行也有些年头了,这点经验还是有的,掀起白布的瞬间,他就肯定,这女孩至少自己死亡五个小时以上。可眼前的一幕,让他的世界观在一瞬间崩塌。他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在发抖,腿都软了,他想慢慢的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可刚想往后推一步,就不小心碰到垃圾堆,一个酒瓶子从垃圾堆的顶端滚落下来,杨峰眼睁睁的看着它重重的砸向地面,发出清脆的一声响声,那老头里面转过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杨峰,杨峰感觉到一股寒气直逼人心脾。

  “呦呵,来客人了,不过真不凑巧,你今天必须得死,阿莲,好好招待我们的客人。”

  那老头冷森森的看着杨峰,轻轻对女尸命令到。

  听到那老人的话,那女尸转身就朝杨峰飞扑过来,这速度令人咋舌,跟之前缓慢的挪动成了巨大的反差,杨峰绝望的闭上眼睛,心里叹息到,我命休矣。

  在那女尸黑色的指甲就要触碰杨峰脖子的一瞬间,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反弹出去,重重的摔在不远处的空地上,好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随后,杨峰身后传来铿锵有力的一声呵斥:

  “对无辜的人出手,曹劲,你也是丧心病狂到无可救药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