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夜追凶 > 第三十六章 对决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对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峰回头看去,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老一少两人。穿着黄色的道袍,看着仙风道骨的,在黑夜里尤为扎眼。那老者背着双手,正怒视着操控女尸的那个老头,年轻点的人身上背着个黑色的背包,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不过看分量应该挺重的,俩人就这么站着,像两颗木雕一样一动不动。杨峰刚才死亡线上被人救下,还有点没回过神。就见身后的老头轻声说道:

  “小伙子,赶紧回去吧,这里就交给我们了。”

  杨峰这才反应过来,拔腿就跑,不一会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场就剩下曹劲和来的一老一少三人,当然,还有一具不知是死是活的“尸体”。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道教协会的张老头,我说,你们会长怎么就派你们俩人过来送死,他自己怎么不来?”

  那曹劲轻蔑的笑着,抱着肩膀一脸挑衅的看着那一老一少两人。原来,由于火葬场频发尸体丢失的案子,上头被社会舆论折腾的没办法,在不破案恐怕会出更大的篓子,所以这才找上神秘事件研究生的张老先生,希望能帮助警方找到偷窃尸体的元凶。张老一听就知道肯定是曹劲搞得鬼,其实打杨峰从火葬场出来他们就一直跟在后面,看到曹劲出手相伤,这才把杨峰救下,他知道那女尸已经被练成活尸,指甲上都有剧毒,一旦沾上身必死无疑。

  “曹劲!你坏事做尽,就不怕报应么!”

  “哈哈哈哈,报应?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拿这种吓唬小孩子的方法吓唬我?正好今天碰上我,咱们旧账新账一起算!”

  曹劲说完,拿手在胸前迅速打了一个诡异的结印,口中念念有词,只见旁边的女尸双腿一弯,就突然暴起弹了过来,速度之快,要是换了常人根本无法躲避,但是张老和身边的年轻人动都没动。只见张老只是将手轻轻在胸前挥了一下,口中念到:

  “九曜顺行,元始徘徊,华精茔明,元灵散开,流盼无穷,降我光辉,上投朱景,解滞豁怀,得驻飞霞,腾身紫微,人间万事,令我先知!”

  话音刚落就见一道紫色的光束从张老的掌心射出,直接就在女尸的胸前打出了一个碗口粗的洞,那女尸闷哼一声,紧接着就被轰出了五六米远,趴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区区控尸术也敢在老夫面前施展出来!”

  那曹老并没有因为唯一的女尸被打倒而感到害怕,还是一脸鬼笑,他只是轻微的摇摇头,轻蔑的说:

  “我还以为你张老头修炼十几年了,也该有点长进,谁知道,还不如以前呢,我看啊,你还是提前退休吧!哈哈哈哈!”

  “曹劲,你连唯一的活尸都被我干掉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口出狂言?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张老背着双手,一种令人胆颤的威压正笼罩在这片小小的垃圾堆上空,连旁边的年轻人都感到有点喘不上气。

  “师傅,别跟他废话,干掉他,我们也好回去交差!”

  “呵呵,干掉我?就凭你们,恐怕连你们那个胆小的会长来了都奈何不了我,你们真以为我就这点能耐吗?呵呵,瞧好吧!”

  曹劲说完,突然将自己的中指咬破,在那女尸额头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咒,大喝一声“起!”

  只见那女尸原本已经被张老掌心的紫光打穿筋骨,本来应该再无反击的能力,怎料听到曹劲的命令后,突然从地上弹起,整个身体的经脉暴突,身体比原来大了不止一倍,再也没有女性的柔美,取而代之的好像一个巨大的肉瘤,只见它仰天长啸一声,张老就感觉天地都在为之颤抖。

  “师傅,这是......”

  那年轻人还没来得及说下去就被张老打断,他用手护着徒弟向后撤了几步:

  “小心,这活尸被施了血咒!”

  “哈哈,你也算有点见识,这几十年也不算白活,每错,这就是血咒,已施术者的精血为引,配上我这三百年的冤魂,也算对得起你们了!”

  远处的曹劲一边狂傲的大笑一边用手操控着活尸向张老他们扑来。

  “哼,没想到你居然弄到了百年的冤魂,今天老夫不除你,誓不为人!”

  张老从那黑色的背包了抽出一把由七七四十九颗古钱穿成的宝剑,上面还带有用黑狗血浸透而成的红线,正是道家用来斩妖除魔的利器。张老迅速将宝剑在地上画了个太极,右手在胸前比划了个符咒,口中念念有词:

  茫茫酆都中,重重金刚山,灵宝无量光,洞照炎池烦,九幽诸罪魂,身随香云旛,定慧青莲花,上生神永安,急急如意令!

  话音刚落,就见地上的太极图案发出了直射云霄的金光,顿时就将那女尸罩住,有几条锁链从地上伸出,将女尸捆得结结实实,它不停地挣扎,却无济于事。

  “师傅,这破狱金阵会让它灰飞烟灭的,连投胎都不可能了,咱们有必要下次狠手吗?”

  一旁的年轻人把头扭过去不再看,心中有些不忍。

  “徒儿,这女尸原来的魂魄早都被曹劲打散了,留在这女尸体内的是三百年的冤魂,留着她只会祸害众生。”

  张老拿手一指女尸,怒喝到:

  “妖孽,你助纣为虐,老夫今天就代表众生,将你魂飞扩散!”

  说着,张老将手中宝剑插入太极阵中,紧接着,就看见原本黑色的铁链瞬间变成金色,几乎在一瞬间,就能闻到皮肉烧焦的味道,那女尸发出一阵痛苦的尖叫,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烧成了灰烬。

  远处的曹劲原本胜利在望的表情一下就由狂妄变成绝望,再到恐惧,他恨恨的说道:

  “哼,能把我这南洋第一蛊师逼到这份儿上,你也是第一人,不过你要是认为这样就能让我束手就擒的话,那就太天真了,这三百年的冤魂固然很难找,但是,呵呵......”

  曹劲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老旧的罐子,轻轻放到地上,然后无视众人,盘腿坐下来,手叠放在腿上,口中不停的念出其他人听不懂的咒语。

  “嘿!老头!打不过也别打坐啊,你以为这样我们就拿你没办法了么!”

  看到这一幕,那年轻人首先沉不住气,言语挑衅的冲曹劲的方向喊道。

  “小心!这家伙不是一般人,做事及其阴毒,他这么做,应该是要用蛊术来对付我们。”

  张老马上看出不对劲的地方,他迅速从黑色的背包拿出一个红色的药品,倒出两粒散发出微弱红光的药丸,命令徒弟吞下去。

  “这是清毒丸,以防万一!”

  正在这是,曹劲面前的罐子突然开始左右摇晃,并出现沙沙作响的声音,紧接着几人周围的地面开始了剧烈的晃动,就跟地震了一样,张老注意到,从罐子上伸出了一对黑紫色的触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