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屌丝的春天也很美 > 第二十章 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吗?要不我们打个赌,赌注就是我进了这个大楼,你辞职或者被辞退,我进不了这个大楼,我回去,敢不敢?”

郭天帅狡黠的微微一笑,好像是一个老狐狸看到一只老母鸡一样,吃定了猎物。

“有什么不敢的。”今天是他当班,让谁进出大楼,他说了算。只要他在岗,这个年轻人想进大楼门都没有。

想到这儿,保安心想,老板是自家亲戚,即使自己做的有点过了,最多批评自己几句,也不会开除自己的。于是坚定的说:“好,这个赌我打了。”

“小子,想好了再说,现在后悔换来得及。”郭天帅对着保安阴阳怪气地说道:“不要到时候弄得下不来台就不好了。”

“放心,老板说我亲戚,你就别替我操心了,还是想想你自己吧。我看干脆你回去,就不要在这影响我的工作了。”

保安倒是开始劝起了郭天帅。

“年轻人,容易冲动,可以理解,但是也要看自己的实力,看看在哪里,没有实力,没有资本,还是乖乖的做人为好。”

呵呵一笑,郭天帅道:“有时候,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不要被表象所迷惑,你别看我穿的不值钱,说不定我还真是你们老板的朋友,得罪我的下场你应该知道,只要我在你们老板面前说上一两句话,开除你一个保安还是很容易的。”

“你真是老板的朋友?”保安诧异道。

“是不是,见到你们老板不就知道了。”郭天帅表现得很轻松,越是这样,保安心里越嘀咕,难道说这个人真是老板的朋友?要是老板知道自己把他朋友挡在办公大楼之外,那就糟了,轻者挨骂,重者开除。

保安犹豫了。

自己怎么就这样倒霉呢!

算了,还是给老板的秘书打个电话让他决定吧,自己管不了了。

“喂,庞秘书,有一个自称是老板的朋友,要见老板。你看?”

电话一接通,保安一改趾高气昂的态度,变得恭恭敬敬的样子,低声问道。

“那人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

保安迟疑了一下,他也不知道郭天帅的名字,说道:“那人不告诉我,只是说,老板见了就知道了。”

庞真听了,也拿不定主意了。

这段时间,有很多人上门要账,惹得张铁锤不胜厌烦,于是给门卫下了死命令,没有预约谁也不见。

但是今天这人,有点奇怪,竟然说出来“老板见了就知道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和老板很熟悉?今天,老板也没有交代有人来见他呀啊!

这让庞真作难了。

只好向老板请示了,不然的话,出现问题就是自己的责任了。

“笃笃笃”

庞真敲响了张铁锤办公室的门。

“请进。”

庞真推门走了进去,向张铁锤汇报道:“刚才门卫打来电话,说是有人找您,你看?”

“有人找我?叫什么?干什么的?”张铁锤一连问了三个问题,庞真一个都回答不上来,但是又不能不回答。

“来者是一个青年,不肯说出自己的名字,他只是说你见了就知道了。”

“哦。”张铁锤抬起头看着庞真,“有意思。”

张铁锤正在看上个月的报表,听庞真这么一说,顿时来了兴趣,“我倒要看看这个年轻人是谁,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有胆识。”

“庞秘书,你通知门卫,让这个年轻人来见我。”

“是,老板。”

庞真向张铁锤点了一下头,就出去了。

“我见了就知道了。”张铁锤苦思冥想,也想不出这人是谁,难道说是自己那个后辈来找自己了,或者说是妻子家的亲戚?

猜来猜去,张铁锤也没有一个头绪。

张铁锤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反正要见面,就不用再猜了,于是又把目光放在了报表上。

上个月的报表显示,公司进账一亿五千万元,除去成本,净赚一个亿,但是这个数字远远没有达到自己的期望值。所以这个月,才接连开了几个楼盘,趁环保整治还没有开始,尽快将楼盘建起来,降低成本支出。

张铁锤也是一个很有眼光的商人,这几年,投入巨资进入房地产行业,凭着自己的人脉关系拿到了很多地块,年收入达到几十亿元,净利润上亿元,一举成为县里最成功的房产开发大老板。

手里有了钱,又肯花钱,所以张铁锤结交了很多商界政界的朋友,还当上了县里的人大代表,风头一时无两。

资金紧张的时候,有人协调贷款;征地受阻时,有人出面摆平;甚至一些黑道也依附于他的门下,成为他的打手。

张铁锤成为了一个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人。

所以,他欠了账,谁也不敢要。如果要了,惹他不高兴,轻者被赶出公司,重者站着进去爬着出来。

这样强势的人物,今天却遇见了让他自己都觉得可笑的事情。竟然有人不肯通报自己的名字,还说见面就知道了。有这样的勇气,让张铁锤很好奇,所以他决定见一下。

不为别的,就为自己太寂寞。

武侠小说中,形容高手的心理世界,往往用“高手寂寞”四个字,张铁锤也一样。现在的张铁锤,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在整个县里,没有他办不成的事,这也让他产生了一个厌倦的情绪。

一个个的手下,没有一个敢忤逆自己,朋友见面也尽是恭维话,张铁锤听的时间长了,感觉很假,所以懒得和他们见面吃饭应酬。

今天的这个年轻人到是让他来了兴趣。

看完报表,办公室的门也被敲响了,张铁锤一声请进,就见郭天帅在秘书庞真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老板,这位就是要见您的年轻人。”

庞真给张铁锤介绍以后,为郭天帅倒了一杯茶,然后就退了出去。

“你叫什么名字?难道我们认识?”

张铁锤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摇晃了两下,开口问道。

“我叫郭天帅,我们以前不认识,今天以后就认识了。”郭天帅不卑不亢地说道:“今天来找你,有一件事要麻烦你。”

“什么事?”

“就是你欠天信建材的货款已经好几年了,该结了。”

“哦,我明白了,你是天信建材的,来要账,是吧。”张铁锤忽然明白了,这个人不敢说出自己从哪里来,就是怕自己不见他,所以才这样做。看来有点智谋。

“对,我就是来要账的。这些年,你能成功的成为我们县房地产大鳄,与我们天信建材的支持是分不开的。你应该感谢这些合作伙伴,及时把欠款还了,而不是这样一拖再拖,这好像不是张老板的性格吧?”

“来这里之前,我做了个简单的了解,你们兴隆发产开发公司,去年开了两个楼盘,营业额达到十几个亿,净利润在几个亿,还我们这点欠款绰绰有余,但是我们公司来人催要,至今没有结果,不知道张老板想的是什么?”

郭天帅为了今天要账,专门听了李胜利对兴隆公司的介绍,对兴隆房产开发公司了解了一个大概,这就够了。

“呵呵,想不到,你还做了调查,有心了。”张铁锤笑了,嚣张的说道:“不过,对我来说,没用,我想还你就还,不想还你,就不还。”

“看来你真的是这么想的,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拖这么长时间不还欠款。”郭天帅点点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是又怎么样?”张铁锤对郭天帅的质问不屑一顾,什么大风大浪自己没有见过,今天竟然有一个小毛孩来质问自己,简直是对自己的侮辱。

“看来,你是不准备还了?”

“不还又怎么样?要不你起诉我?”张铁锤好像吃定了郭天帅,就像猫和老鼠,猫逮到了老鼠先不将它咬死,而是要都弄一番,直到自己没兴趣了,这才咬死。

张铁锤知道,即使天信建材起诉自己到了法院,也会有人出面帮自己说情,结果是最后撤诉,这样的事,他已经干过好多次,所以他有恃无恐。

“这样吧,张老板,我们打个赌怎么样?”郭天帅一看这样下去也没有一个结果,就准备采用迂回战略,既能将公司的欠款要回去,又能让自己得到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什么赌?”

“就赌今天你不但会将我们公司的欠款结清,还要将欠款利息结清,甚至还会送我一套房子。”郭天帅胸有成竹的说道。

“想得美。”张铁锤气急败坏的吼道。

“看来,张老板没有信心。”郭天帅摇摇头,继续激张铁锤,目的就是要张铁锤发怒,答应自己的要求。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们要签订一个协议,如果今天我将欠款及利息给你结了,算我输,除了欠款,我再送你一套房子。如果我没给你结,算你输,天信建材的欠款一笔勾销。不知道你能不能做主?”

“我能做主。这是我的委托书,你可以看一下。”说着郭天帅将盖有公司公章的委托书拿出来,交给张铁锤。

张铁锤看了一下,点点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