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说杨广是昏君 > 第十三章 风流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风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咳咳...美娘啊,你看答应为夫的赌约?”

  就在张阿四将十八万贯拉倒王府的时候,杨广就迫不及待的去寻找萧美娘,坏笑的说道,

  他可记得当时的萧美娘震惊的表情,嘴里似乎能放下一个鸡蛋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萧美娘答应自己的赌约,

  萧美娘也没有想到,杨广竟然真的在一个月内赚了十万贯,而且还超出八万贯,

  “夫君别动...”

  萧美娘与杨广坐在房间里,交谈着,此时的萧美娘还未从震惊中缓过来,

  突然感觉到一只大手伸进了她的衣袍,在她的衣袍中作怪,对此萧美娘没好气的白了杨广一眼,

  “你问你的,为夫做为夫的。两不耽误,嘿嘿...”杨广露出贱兮兮的表情,对着萧美娘道,

  见此情况萧美娘也是无法阻止,只好放任杨广在衣袍中作怪的大手,

  “对了夫君,妾身听说太子被父皇责罚这是怎么回事?”

  萧美娘此刻想办法分散杨广的注意力,企图借机逃走,这还是大白天,虽然杨广呵斥走了下人,可她也不想大白天的做羞羞的事情,

  无奈杨广看的紧,她没有办法逃走,

  “还不是我这个大哥想要惨我一本,正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杨勇手下的谋士众多,可还不是被本王略施小计,轻轻松松的破解,”

  杨广看出了萧美娘的心思,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应着,衣袍中作怪的大手一直未成离开,

  抱着萧美娘坐在床榻上

  “夫君莫要大意,不要小瞧了太子,啊...”

  就在萧美娘劝说杨广的时候,使得萧美娘的话还未说全便发出了一声,

  杨广坏坏的笑了一下,然后三下五除二的将萧美娘剥了个精光,

  面对这种情况,萧美娘也是无力阻拦,只好任由杨广在自己的身上作弄,娇羞的闭上了眼睛,

  见此,杨广怪叫了一声,

  白天,黑夜,

  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一想到萧美娘那娇羞的模样,

  杨广赶紧摇了摇头,心中默念:“要节制...要节制...!”

  可在看到熟睡中的萧美娘,不经意间露出的那一抹春色的时候,杨广咽了咽口水,

  起身,盯着两个黑眼圈一幅纵欲过度的样子,走路都有些飘飘欲仙,

  反观萧美娘在得到了杨广的滋润变得更加美丽,果然啊,,

  好在杨广这具身体年轻力壮,要不然这么玩,他怕是早早的英年早逝,

  古代的帝王为什么寿命那么短,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你想,你仔细想,铁打的人也扛不住啊,

  看来以后这样的荒唐事还是少来点吧,他可不想早早的英年早逝,虽然很爽,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活着比一切都重要,

  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生活,杨广悄悄地派陈德下去寻找一些大补之物,他得需要好好的补一补了,…………………………………………………………

  东宫太子处,

  此时的杨勇趴在床上,接见着手下的一众谋士,以及他派系的官员,

  “诸位先生,本宫这一次栽了很大的一个跟头,没有想到我这个二弟竟然还有如此手段,以后我们怕是动不了他了,

  这段时日,本宫被父皇禁足在这皇宫之中,朝堂上的事情,就多麻烦诸位先生费心了!”

  此时的杨勇有些落寞的说道,没想到他还是大意了,他这个二弟还真的是好手段,

  在他被责罚之后,朝堂上的事情,以及杨广的封赏他也知道了,明白自己输在了哪里,以后他们再也不能拿这件事情弹劾杨广了,

  正所谓偷鸡不成,蚀把米大概就是这样了,

  “殿下放心,有我等在,一定会想办法然太子殿下早日回到朝堂,”萧全等人在听到杨勇所说,赶紧拱了拱手安慰着杨勇,

  “多谢诸位,请诉杨勇有伤在身不能感谢诸公,不过只要有本太子在一天定不辜负诸位!”

  杨勇此刻也是没有办法,为了拉拢众人,只能够给出了一个承诺,想让马儿跑,没有驱使的利益怎么可能,

  杨勇他也明白,自己没有什么王霸之气,虎躯一震这些人就会臣服,世上最难懂得就是人心,没有平白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狠,人来人往,皆是利益的驱使,

  “吾等一定竭尽全力辅佐太子殿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听到杨勇的陈诺,这些人赶紧跪了下来效忠,

  既然上了杨勇这条船,他们只能够一条路走到黑,要是犹豫不决墙头草两边倒的话,不说杨广会不会接纳他们,反正杨勇是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好!有诸公在,本宫何愁大事不成,”

  此刻听到这些人的话,杨勇感到一股豪气动荡在胸躺,感觉自己的伤也不是那么的疼了,

  “哼,杨广,本太子这一次栽在了你手里,下一次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随后杨勇留下了萧全等心腹谋士,商量一些事情,等到天黑之时,这些人才离开了东宫各自回到家中,

  这一切自然瞒不过皇帝杨坚,

  这些人前脚刚走,就有人去皇宫禀报杨坚,身为太子,杨勇的一举一动都会都被许多人注视着,当然这其中就包括杨坚,

  “都有谁去了东宫?”

  杨坚站在窗前,背对着暗卫问道,

  “回陛下,御史台的张福全大人,中郎卢璋大人和太子洗马萧全...”暗卫说了几个名字,回答着杨坚的问题,

  “下去吧,密切监视太子,”杨坚挥了挥手示意暗卫退下,

  此刻杨坚站在窗前,望着月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对于太子杨勇他还是很满意的,只不过需要打磨和敲打一番,

  这也是每一位帝王的通病,他们不能忍受有人的权利威胁到他们,那怕这个拥有威胁的人,是他们的儿子,

  “皇上,夜深了,今晚是去永安宫,还是去御书房...”

  李德全站在杨坚的身后,给杨坚披上了一件袍子,小心的问道,

  “去永安宫吧,朕已经很久没有去伽罗那里了,”

  杨坚此刻有些怀念,难得今晚没有处理政务,对于这个妻子杨坚还是有一点惧怕的,

  就从他的几个孩子,都是独孤伽罗一个人所生就可以看出,

  得到杨坚的命令后,李德全尖细的声音一声呐喊:

  “皇上有旨,摆驾永安宫,”

  随后侍卫开始准备撵轿,有的侍卫则去通知皇后,

  总之皇上的一举一动都是大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