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说杨广是昏君 > 第十八章 土豪钱富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土豪钱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出了杨广话中的意思,这些人自然就忍不住的出声询问起了杨广,

  不出意外杨广召集他们,并且提起选官这件事情,目的就是为了在他们当中选出官员,

  他们不知道杨广需要多少官职,现在就看杨广的要求如何了,总之要是杨广的要求不难,他们是无论如何也要拿一个官职回去,这样的好事错过了可就不会在有了,

  这对于他们来讲可是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是光宗耀祖的事情,有了这个官位,他们就不用再忍受那些不平等的对待了,正所谓人活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就是这个道理,

  “王爷,不知道您要我等举荐什么样的人才?”这时一名商人忍不住的出声问道,

  对于这名商人的问话,杨广内心一笑,看来他已经成功的勾起了这些商人的兴趣,接下来就好办了,

  “本王的需求很简单,而在座的各位都是商业中的精英,这叫本王一时之间有些为难,不知道如何抉择啊,”杨广决定再加一把火,勾起这些人的兴趣,

  他的话已经很明显了,我就是要在你们中选官,就看你们谁能打动我了,

  果然一听到杨广的话,众人的眼神中,都透露出火热和跃跃欲试的态度,就等杨广提出条件了,天上没有白来的午餐,这句话众人还是明白的,

  这里聚集的商人虽然不多,可是也有着二三十名,代表着洛阳的各个行业,如今都在摩拳擦掌等待着杨广的要求,

  ”咳咳,”杨广轻咳了两声,压下了激动的众人,随后缓缓说道:“诸位本王如今刚到洛阳,见到洛阳百姓生活之艰苦,深感痛心没有办法解决,无奈府中钱财不足,囊中羞涩有心无力啊!”

  杨广说的比较委婉,可是这些人都是人精,哪一个不是在商业上摸爬滚打了数十年,现在一听杨广的话就明白了杨广的意思,不就是缺钱吗,好说,

  这些商人大呼了一口气,生怕杨广提出了什么困难的问题,现在可好了,他们身为商人最不缺的就是钱,用前世的话来说,只要钱能解决的事情那都不叫事情,

  这不杨广的话刚刚落下,就有忍不住的商人率先出声说道

  “王爷仁义!身为洛阳的一份子,小人卢平,愿出一万贯,帮助王爷解决百姓生活的苦难,”

  卢平义正言辞的说道,那表情妥妥的一个影帝啊,奥斯卡要不给他颁发一个小金人,都可惜了这个人才,将买官说的这么超凡脱俗也是个人才了,

  众人一听,卧槽!这小子平时不怎么显山露水的,现在竟然这么精,这马屁排的太到位了,要不是众人都相互了解,还真的以为这卢平多么的高尚,

  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我玩什么聊斋!

  见到卢平抢先,这些商人自然不甘落后,谁知道杨广手中的官位有几个啊,要是只有一个那可真是亏大了,

  “我出两万贯,给洛阳的百姓改善生活,”

  “我出六万贯,给洛阳的百姓加加餐,”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生怕落后于人,好家伙!一个赛一个的富有,都是那万贯做单位,这才一会儿的功夫,官位的价值就已经飙升到了三十万贯,而且还有增长的趋势,

  至于理由也不用别人教,一个赛一个,说的那叫一个好听,那叫一个大义凌然,听得杨广都有些面色发红,想笑又不能笑,一张脸憋得是又红又紫,

  骂的!这帮人平时怎么不见这么痛快,现在他吗官位诱惑,这些人出钱那叫一个快啊,而且丝毫的不心疼,

  这种情况也加深了杨广,要对商业进行整顿的决心,看看这些人,为了一个官位所出的价钱,都快赶上四五个大州的税收了,这些商人可真是富得流油啊,不宰他们宰谁,

  杨老同志也是知道这帮家伙有钱,甚至他当时修缮皇宫时的钱,都是一个长安有名的富豪资助的,

  可是杨坚拉不下来脸去抢取,这些富豪手中的钱,作为一个有抱负的皇帝,对于名声无比的看重,

  看着一个个富的流油的商人却动不了,这心情可想而知,

  身为帝王,尤其是一个有抱负的帝王,他的一言一行都会被记录,

  这时候可不像满清皇帝那样,皇帝的权利达到了顶峰,这时候的言官可是专等着杨坚犯错误,好集体弹劾,博得个进尽忠言的好名声,

  对于这些人,杨坚是真的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尤其是动不动的就跪在他皇宫大殿的门口,要死要活的,稍微处理不好,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名声就毁于一旦,这踏马搁谁也受不了啊,

  至于卖官,历史上也有一个皇帝干过,他就是汉灵帝,可结果也将汉朝最后的气运给玩完了,所以这件事也只有杨广敢干出来,

  不过他可不怕有人说他卖官,先不说这些商人会不会出卖自己,就算他们说有人会相信吗,

  所以杨广才敢偷偷的卖官,他也害怕他老子杨坚知道,那还不得剥了他的皮啊,

  而就在杨广沉思的这一小会儿功夫,为了一个官位,他们所出的钱已经再次翻了一番,

  “我出五十万贯,为洛阳的建设进献一点绵薄之力,”

  这时那名钱姓的商人突然出声,一股土豪暴发户的姿态显露出来,颇有一锤定音的架势,

  听到钱性商人说完,一众商人都有一种日了狗的表情,都在争抢一个官职,用得着说的这么超凡脱俗吗,众人在心中狠狠的鄙视了一下钱富,

  可是这些人也不想想,他们的表现也不比钱富好到哪里,唯一差的就是他们没有他有钱而已,

  果然就在钱性商人说完后,大厅内的商人都停止了争吵,露出了无力之感,

  这钱性商人名叫钱富,家中是做玉石、金银器物之类的生意,而且手底下还有着商队,前往各地乃至国外做生意,

  如果说这里谁最富有,当仁不让的就是钱富了,这名字可不是白起的,真的是富的流油啊,

  对这个官职最渴望的也无疑是钱福了,越是有钱,越想要改变地位做个人上人,

  可是以他商人的身份,就算穷极一生也不可能做官,现在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个机会,他才不会放过,至于钱财对他来讲那都是小问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