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说杨广是昏君 > 第二十章 杨勇的欣喜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杨勇的欣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些商人在得到了杨广赐予的官职后,异常的开心,

  马上就开始张大人长,李大人短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有官职在身一样,

  从走出王府的那一刻,每个人都挺直了腰板,雄赳赳,气昂昂的,走路都跟别人不一样,

  而没得到官位的也不气恼,依旧挺直了腰板,因为杨广已经给了他们悬念,只要事情做的好,杨广自然会赏赐官位,

  这叫这些人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为了官位努力的奋斗着,

  第二天,

  王府在一次的热闹了起来,不断地有人向王府送钱,而王府中也不断的支出,人头涌动,显得非常忙碌,

  而负责这些事情的就是钱富这些商人,因为杨广要做的事情,没有比他们更加擅长的了,

  他要在洛阳打造一个大的商业联盟,打破世家大族对一些技术的垄断地位,

  杨广知道,从他与商人工匠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这些世家大族掌控着天下的士子,他们有知识,有钱,更有一张庞大交错的关系网,遍布整个国家,

  无外乎,这些人都对商人抱着摒弃的态度,而与商人混在一起的杨广,想要得到他们的帮助和认可,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说,杨广这一回走的是下层的路线,他争取的是工匠商人和百姓的力量,

  而这些世家大族把控着天下士子等上层力量,战斗虽然还未打响,可是杨广有预感,世家大族的这些人,一定会投奔到他大哥杨勇那边去,他这也是无形之中给了杨勇一个很大的帮助啊,

  不过杨广表示自己根本不在乎,反正他将来都会和世家大族对上,这不过是早一点晚一点罢了,

  “夫君做这些,父皇那边会不会...”

  萧美娘望着杨广的身影,有些担忧的说道,

  她的本意乃是帮助杨广敛财度过这个难关,可是没想到,杨广这一次做的更狠,直接站在了世家大族的对立面,

  甚至站在了整个天下士子的对立面,这叫萧美娘不禁为杨广担忧,

  “放心吧美娘,为夫知道,为夫想要的是什么,想做的是什么,至于父皇那里就更不用担心,

  只要本王不造反,无论为夫怎么折腾,父皇都会将弹劾本王的奏章压下来的,”杨广颇感自信的对着萧美娘说道,

  “夫君拿定主意就好,总之美娘会一直陪着夫君的,”

  萧美娘靠在了杨广的肩上,享受着这一片刻的安宁,她此刻也不知道杨广这样做是好是坏,

  ……………………………………………………

  东宫太子处,

  “哈哈,好!好啊!

  杨广这一次真的是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啊,这一回本宫看看他拿什么与本宫争,”

  杨勇看到信后大笑着说道,随后将信传给下面的诸位谋士,他们在看完之后,也都是与杨勇一样开心的大笑起来,

  最后信件传到了萧全的手中,看完之后,原本不苟言笑的萧全,也是破天荒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杨广这一次真的是自己作死了,自此以后,恐怕杨广再也得不到这些世家大族的支持了,

  因为杨广这一次做的事情,已经从根本上动摇了世家大族的利益,在朝堂上除了武将派系,文官派系恐怕很难有人倒向杨广了,

  这一次的皇位之争,杨广怕是早早的出局了,这些文人可不希望一个搞商业的皇子做皇帝,

  在他们看来与商人在一起,这是对自己的侮辱,

  这些时日中,杨勇要说对杨广不恨,那是不可能的,挖了这么大的一个坑给自己,他时刻都想着报复回去,

  无奈杨广此时风头正盛,他是没有办法在针对杨广,这段时间只能够蛰伏起来,等待机会,

  好在这段时间,杨坚解除了他的禁足,毕竟他是储君,长时间的被禁足在家里也不好,深知这一点的杨勇,

  只需等到杨坚消气之后,在朝堂上给杨坚一个台阶下,他的禁足自然就会被解,

  不过有了这一次的教训,杨勇明显变得更加的谨慎,派去监视洛阳的人手越来越多,生怕他这个二弟再给自己挖一个大坑,正可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萧先生,从影卫传来的消息看,杨广这一次怕是不足为虑了,本宫是不是可以,将用来监视杨广的人手,抽掉回来派去别处,”杨勇看向了手下的谋士萧全,对着他问道,

  “不可!”

  萧全想都没有想,直接拒绝了杨勇的提议,

  “这是为何?难不成他杨广还有什么威胁不曾...?”

  杨有些疑惑的问道,在这个时代,或许得罪了皇帝还可能不会死,顶多遭受一些皮肉之苦,

  因为皇帝会为了保存名声不屑于计较,可要是得罪了世家大族,那就相当于得罪了半个天下的官员,这可不是虚话,

  他不明白,杨广都这样了,拿什么和他争夺皇位呢,

  “太子殿下,小心使得万年船,在大业未定之前,千万不能有任何放松警惕的现象出现,

  要时刻记住,貌似没有威胁的人,往往却是致命的,所以太殿下,非但不应该撤回派遣在杨广身边的影卫,反而要加大监视力度,”

  被萧全教训了一顿,杨勇没有不喜,反而暗自沉思,随后站了起来对着萧全行了一礼,

  “多谢萧先生提醒,本宫差一点就犯了大错啊,”

  “来人,吩咐下去,加派人手,务必给本宫监视住洛阳的一举一动,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马上告诉本宫!”

  “是,”

  就在杨勇说完,一名全身包裹的黑衣人,从暗处走了出来,对着杨勇行了一礼,然后下去执行了杨勇的命令,

  对于这些人的出现,萧全早就见怪不怪了,身为杨勇手下最重要的谋士,这些人的存在他早就知道,甚至他还在其中出了很大的力气,

  这些人乃是杨勇手下一支重要的力量,从小开始就被灌输忠于杨勇的命令,毫不夸张的说,就是杨勇派他们去刺杀杨坚,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犹豫,

  像这样的死士,几乎所有的世家大族都有培养,

  而培养死士最多的就是杨坚了,身为皇帝必须时刻掌握百官的消息,而这些人就如同锦衣卫一样的特务,不同的是他们见不得光,生活在黑暗之中,

  在杨勇手中的死士也是不多,仅仅只有不到一百名,当时谋害杨广时,就动用了这些死士,可没想到还让他活了下来,

  随后老皇帝杨坚派人调查,他当即壮士断腕将这些死士杀掉,他自认为做的隐蔽,殊不知这一切杨老同志都一清二楚,

  身为皇帝,没有两把刷子怎么能坐稳这个位置,所以杨勇的小把戏,在杨坚眼中就如同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对于杨勇与杨广的争斗,杨坚心里跟明镜似的,只不过是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结果罢了,

  他的本意是让杨广做杨勇的磨刀石,可结果却差点把杨勇这把刀给磨钝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