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说杨广是昏君 > 第二十二章 赏赐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赏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夫君,将这碗莲子粥喝了吧!”

  萧美娘见到杨广又是没有按时就餐,随即派人炖了一碗莲子粥亲自给杨广送去,

  “哦,放在桌子上吧,”

  萧美娘的到来被没有打断杨广,杨广只是应了一声,然后便继续处理着,这些日子洛阳发生的事情,

  他知道,能进这个屋子的只有少数几个人,在这个王府内这间屋子都让杨广派人保护了起来,因为他所设计的这些图纸容不得丢失,这里在王府中,就如同禁地一般,

  萧美娘见到杨广处理事情也是没有打扰,将莲子粥放在了桌子上,随后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拿过一本书看了起来,

  身为皇子杨广的书房自然不缺书的,不过萧美娘虽然再看书,可他的心思却全放在了杨广的身上,时不时地偷看两眼,

  “美娘啊,你的书好像拿反了,”

  杨广早就察觉到了萧美娘的目光,喝了一口粥后,不由打趣着萧美娘,

  “呀...”

  萧美娘有些不好意思,拿过书一看发现自己并没有拿反,明白了这一切是杨广的打趣,萧美娘瞪了一眼杨广,似乎在责怪他让自己出丑,

  “哈哈,”

  见到萧美娘傻傻的模样,杨广开心的笑了笑,

  “夫君应该要以身体为重,有些事情也可以交给下面的人去处理,”

  在杨广笑玩之后,萧美娘也是放下了书,反正他来这里也不是来看书的,直接对着杨广劝说道,

  “美娘啊,不是为夫舍不得放权,而是有些事情必须为夫来处理,在者为夫的手下也没人可用啊...”

  见到萧美娘提起这件事,杨广也是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他的手底下是真没人啊,靠这些商人处理还不得直接乱套,

  至于洛阳本土的官员,现在他们不给自己找麻烦,他就谢天谢地了,还期望他们帮自己处理事情,就算他们肯,杨广也不敢用,谁知道这些人是那个派系的探子,

  听完杨广所说,萧美娘也是有些落寞,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对着杨广说道,

  “夫君,瑀弟闲暇在长安,以他的才略和本事,或许可以帮助夫君,”

  萧美娘提到了自己的弟弟萧瑀,也有为自己萧瑀谋求出路的意思,在他的心里,是非常相信杨广的,

  见识到了这个夫君的与众不同后,她不相信,自己的夫君就真的争不过杨勇,

  而且自己的弟弟素有才学,她这也是想要将自己的家族,绑到杨广这条船上的意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谁?瑀弟!你是说萧瑀!”

  杨广听到萧美娘的话后,直接站了起来激动的对着萧美娘问道,

  “就是瑀弟啊,怎么了夫君,难不成有什么问题...?”

  萧美娘有些疑惑,不知道杨广在听到自己弟弟的名字后,这么激动干什么,

  “哈哈...!”

  杨广突然放声大笑,他发现自己好傻,竟然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小舅子,

  萧瑀,字时文,唐朝初期宰相,梁明帝萧岿第七子,也是萧美娘的同母弟弟,

  孝顺好佛,闻名天下。爱好学习,工于书法。刚正不阿,光明磊落,唐太宗时期,六任宰相,六次罢相,削爵贬出京城,贞观十七年,名列凌烟阁功臣第九位,

  这样一个能人自己竟然放任不用,不是傻是什么,能六次做宰相的人,说他没本事,可能吗,

  “美娘啊,你可真是点醒了夫君,对了瑀弟现如今在哪?”杨广看着萧美娘迫不及待的问道,

  萧美娘内心笑了笑,也是为自己的弟弟高兴,在杨广身边做事,有着自己帮衬能少走不少弯路,

  而且这个弟弟在家中的时候,也是与自己关系最好,没理由不帮他,

  现在杨广与杨勇的争斗早就开始,加上杨广最近做的事情,已经得罪了世家大族,虽然现在世家大族的打击还没来,可这是迟早的事情,

  而身为自己的弟弟,萧瑀的身上直接被打上了杨广派系的标签,这样的人谁敢用,

  除非他这一辈子不做官,可萧美娘知道自己弟弟心中的抱负,所以他推荐萧瑀,

  其实也有保护他的意思,避免他被世家大族迫害,这些人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前些时日大哥来信,说已经带着瑀弟在长安入住,只要夫君派人去长安的时候,手持我的信件相信瑀弟一定会来的,”萧美娘颇为自信的说道,

  “哈哈...

  好啊!美娘啊,你可真是给本王找来了一个大人才啊,这一下本王可算能够轻松一些了,”杨广高兴的说道,明显是对于萧瑀的能力非常认可,

  听到杨广如此推崇自己的弟弟,萧美娘也是开心的露出了笑容,在心中为萧瑀高兴,

  可怜的萧瑀,恐怕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自己的亲姐姐卖给杨广了,而且还是免费不要钱的那种,

  “美娘啊,你帮了为夫一个大忙,要夫君如何赏赐你呢,”杨广邪气的说道,

  “你我夫妻一体,说什么赏赐,”萧美娘没有听出杨广话中的意思,有些责怪的说了一下杨广,

  “嘿嘿...这可不行,有功就必须要赏,竟然美娘你不要赏赐,那为夫就将自己赏赐还给你了...”杨广抱起了萧美娘坏笑着说道,

  感受到杨广浓厚的男子气息,萧美娘的身子不由得软了下来,这时候她要是还不明白杨广的心思,可就真的傻了,

  难怪非要给自己奖赏,这是变着法的欺负自己,随后萧美娘将脑袋伏在了杨广的怀里不在说话,

  她明白自己的这个夫君准是有了坏心思,其实他的内心也有一种小小的渴望,毕竟没有哪一个女子不希望自己的丈夫疼爱自己的,

  用杨广的话说,这是夫妻之间爱的表现,他们可是在为人类繁衍生息的,大业做贡献,

  温饱思**,

  困扰他的人才问题解决了,杨广自然而然的就起了坏心思,再加上他年轻力壮,禁欲了小半个月早就心痒难耐了,只不过洛阳的事情繁多,逼得他不得不去处理,

  此时正值月色,正可谓天雷勾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杨广将萧美娘拦腰抱起,随后冲向房间,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示,闲置了许久都未出动的杨家枪法,

  一时之间,房内春色涌动,月儿躲进了云层,不去听着娇羞的声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