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说杨广是昏君 > 第二十三章 萧瑀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萧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接下来的日子没有任何变化,杨广除了每天视察一下,这些地方工作的进展情况,就将自己关在房间内处理事务,

  不过这回萧美娘可没有再怎么来过了,每次来就是坐一会,将饭菜送给杨广然后就离开,不给杨广任何机会,

  记得上一次在她的半推半就之下,杨广可是逼着自己签订了很多不平等条约,所以这些时日,萧美娘都是有些躲着杨广,生怕杨广提起这件事情,

  她想耍赖,可在杨广这里根本没用,所以除了每天必要的见面,萧美娘都将自己关在房里,做做女工,赏赏花之类的,日子过得倒也不错,

  这一天,杨广像往常一样带着陈德去检查庄子,不过今日则不同往日,在他们的队伍中还多出了一位客人,

  他就是杨广辛辛苦苦等待的萧瑀,萧美娘的同母胞弟,唐太宗时期的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

  杨广在知道萧瑀到来之后,虽然内心很欣喜,可表面确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主要他是想先杀一杀他这个小舅子的锐气,

  这小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敢数次跟皇帝顶牛的主,能好驾驭吗,

  萧瑀对杨广的态度没有什么不满,只是他很疑惑,不明白杨广带他去哪里,只能跟在杨广的身后,

  这一次他的姐姐写信,让他到杨广这里任职,萧瑀在看到信后没有犹豫的就来了,

  此时杨广在长安的名声他也早就知道了,不过萧瑀并不在乎,在他看来古往今来,成大事者哪有几个好名声的,

  就拿他老子杨坚来说,还不是抢了自己外孙的皇位,典型的乱臣贼子,

  可是这些文官言官谁敢说,谁敢提,还不是屁都不敢放一个,杨坚的皇位,也不是照样做的好好的吗,

  所以啊,得民心者得天下,反过来也可以这样认为,得天下着,得民心!

  他虽然还未及冠,可以看得通透,看得明白,

  他这一次来除了见他姐姐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审查杨广,

  他不相信杨广会没有野心,要是杨广不符合他的要求,哪怕是他的姐姐挽留,他也不会留在这里,

  可谁想到他刚刚到这里,杨广不接待自己不说,反而拉着自己去什么庄子,这让他很是疑惑同时,也想要看看,杨广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一路上,杨广没有刻意的去跟自己这个小舅子拉关系,因为他明白,说的再多也不如让他自己去看,去听,去了解,

  他这个小舅子说好听了是刚正不阿,说不好听就是一根筋,认死理,

  “王爷来了...”

  “快看,是王爷来了!”

  见到杨广骑着马赶来,这些庄子的百姓都放下手中的活,热情地给杨广打着招呼,脸上露出憨态可掬的笑容,

  见此杨广也是一一点头示意,

  看到这些萧瑀很疑惑,难道杨广带自己来就是看这些的,就是让他看到自己在百姓中的威信如何,如何受百姓的爱戴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可不够他效忠的啊,

  萧瑀没有开口询问,因为他懂得有些是是要自己多听,多看来判断而不是被他人的意见所左右,

  “走,带本王去新建的砖厂看看,”杨广随便找来了一名汉子,直接对着他说道让他带路,

  汉子听到杨广叫自己,很是兴奋,赶紧点头,上前带着杨广一行人前往正在建设的砖厂,

  在这名汉子的心里,对于杨广的尊敬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是杨广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杨广对于他们就如同再生父母一样,

  这些百姓其实很单纯,你对他们好,他们自然就会对你好,这点在官场上可是很难看到,

  官场就如同战场一样,不同于战场上的真刀真枪,官场上都是一些软刀子,稍有不慎就会坠入万丈深渊,永无翻身之日,

  “这些就是砖?”

  看着眼前堆积起来的石灰山和一些忙碌的工人,萧瑀终究是忍不住出声问道,

  因为这些东西,靠他自己去看,去想怕是想一辈子也想不出来,毕竟术业有专攻,

  听到萧瑀的询问,杨广笑了笑,他还以为这小子不会询问呢,看来这些事物,终于将他的好奇心调动了起来,

  “不错,这些就是本王改进的砖,经过本王的改制,变得更加容易制作,而且坚硬程度是原来的数倍以上!”杨广看了一眼萧瑀说道,

  “造价几何,一月能生产出来多少,”萧瑀眉头皱了一下,拿起了一块制作好的的青砖,迫不及待的对着杨广问道,

  杨广笑而不语,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让带他们前来的那名汉子替他回答,

  “这位大人,这青砖造价低廉,这些总共加在一起也不足五贯钱,他的制作也更加的简单,像小人这样的,一天能够制造出来数百快,”那名汉子替杨广对着萧瑀说道,

  “你说的可是真的,没有骗我!”萧瑀紧抓着手中的青砖,瞪着眼睛对着那名汉子问道,

  虽然萧瑀年纪不大,可身上自带的贵气,使得他发怒起来颇有一番威严,

  “小人...小人不敢骗大人啊!这青砖的价值真的就是这些钱啊...”

  见到萧瑀发怒,使得那名汉子慌张的说道,有些紧张,生怕萧瑀责罚自己,

  “好了,不要害怕,瑀弟是在和你开玩笑呢,你做的很好,本王很满意,先下去吧...”

  看出了汉子的焦躁不安,杨广上前拍了拍汉子的肩膀,笑着对他说道,

  “是...是...”

  那名汉子明显是被萧瑀吓到了,在杨广开口之后赶紧离去,

  心里不禁在想,还是他们的王爷好,这位官老爷虽然人不大,脾气倒是蛮大的,发起怒来可真叫他害怕,

  “我有一事不解?”

  萧瑀握着手中的青砖,脸上露出了颓废和茫然之态,

  “说说看,”

  杨广笑了笑,看了一眼他这个傲娇的小舅子问道,

  “我不明白,以你的名声和地位,为何非要和这些...这些...人混在一起,”萧瑀语气颤抖的,指着这些商人工匠不解的问道,这也是一直困惑他的问题,

  明白了他的意思,杨广收皮了笑容,正色的对着萧瑀说道,

  “你想说的是,本王为何会与这些下等商人、工匠混在一起,是吗?”

  萧瑀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呵呵,’杨广自嘲的一笑随后问道,

  “那么不知道在你的眼中,对这些商人工匠如何看待?”

  “唯利是图,自私自利,”

  萧瑀没有想,直接给出了这八个字的评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