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说杨广是昏君 > 第三十一章 李渊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李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御林军办事,闲杂人等一律退开,退开!”

  千牛备身李渊骑着马疾行,对着周围的百姓喊道,一众御林军跟在身后维持道路两旁的秩序,

  将去往皇宫的道路都封锁了起来,不许任何人通过,

  对于这一切发生的事情,众多长安的百姓很是疑惑,不明白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但是从御林军封锁道路这件事,这些官员就已经猜出来了其中的意思,这是晋王杨广回来了,皇帝杨坚特意派出御林军为他接行,以示对他的宠爱殊荣,

  杨广不过离开洛阳半年而已,回来就弄这么大的阵仗,要是他在洛阳待上个一两年,皇帝还不得亲自出城迎接啊,

  长安街道发生的这一切事情,自然瞒不住太子杨勇,

  在听到杨坚派李渊带着御林军迎接杨广的消息后,杨勇还未平复下去的怒火再次爆发,刚刚整理没多久的书房再次狼藉,屋内传来器物摔碎的声音,

  一些侍卫对视一眼,内心想道:“这太子怕是又在发脾气了,”

  近了!近了!

  望着眼前越来越近的长安,此时的杨广也是非常的激动,他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长安,内心的喜悦不言而喻,

  记得他刚刚穿越而来的时候,还没有在长安待上几天,就动身离开长安去往洛阳封地,那里是什么样杨广全都不知道,对于未来也是一片迷茫,

  按照他的想法这就是背井离乡,要是自己是太子的话,何苦离开长安不远万里的去往封地洛阳呢,

  “驾,驾”

  杨广挥舞着马鞭,使得自己的速度快点,快点,再快点!

  “参见晋王,”

  杨广骑着马快速驶来,看到杨广的身影,御林军的所有侍卫全部单膝下跪,恭迎着杨广,

  “都起来吧,让诸位久等了,”杨广没有丝毫盛气凌人的架势,这叫御林军的众多将士很受感动,心中都对这个传闻已久的晋王大生好感,

  “殿下还是抓紧启程吧,我等奉命前来迎接殿下不可让皇上久等,”

  这时领头的李渊上前,对着杨广拱手表示歉意的说道,

  看着眼前的李渊,杨广内心一愣,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他,不过随后从记忆中想到,好像李渊一直都是担任千牛备身的职位,只是自己远离长安没有注意罢了,

  要是放在以前,杨广可能在见到李渊后会直接动手杀了他,可在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之后,他的眼界和心胸变得越发宽阔起来,

  唐高祖李渊没什么好惧,有自己在他会有一丝一毫的机会吗,竟然如此何不让他为自己所用,能够造反最后当上皇帝的人能没有点本事吗,

  随后杨广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李渊,然后说道,

  “本王这就起呈,劳烦李将军派几个人护送王妃回府,”杨广对着李渊拱了拱手,

  这叫李渊大惊赶忙避开,连忙说道:“不敢...”

  看着眼前有些慌张的李渊,杨广大笑,唐高祖就让他从现在开始,彻底的成为历史吧,

  “走!”

  杨广看了一眼秦严,让他将东西带上,随后翻身上马,跟着御林军一路疾驰进入皇宫,

  “报...启禀陛下,晋王已从朱雀门穿过正在进入皇宫,”

  “报,报告陛下晋王穿过大殿正向御书房驶来...’

  杨广每过一个地方就有侍卫来报,杨坚此刻没有言语,可从他紧紧抓着椅子的手,就可以看出他内心的激动,

  “报...”

  这时侍卫再次来报,可还未等开口,殿外就传来了杨坚日思夜等的声音,

  “孩儿拜见,父皇,母后!”

  杨广的声音在大殿响起,随后杨广快速的进入了大殿,看着眼前的两人,泪水上涌直接跪了下来,

  “好,”

  杨坚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可想而知他有多么激动,

  独孤皇后在看到杨广的时候,直接起身来到杨广的身边,抚摸着杨广的脸庞道了一句:“我儿瘦了...”

  面对独孤皇后的关心,杨广傻傻的一笑,他可以感觉的出来这个老娘是真的疼爱自己,所以无论是从身体还是心理,他都已经将独孤皇后彻底的当成了自己的母亲,

  杨坚此刻也是难得的上前来打量着杨广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错!”

  杨广再次傻笑了一下,能够得到杨坚的关心属实不易,他也感觉到此刻杨坚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欣慰也有一些父亲的眼神了,

  不过这只是一闪而过,随后杨坚又恢复了古板的模样,坐在了椅子上,

  对此独孤皇后没有说什么,而是拉着杨广坐在一旁,询问他在洛阳过的如何,

  杨广一直点头,不说话,很享受这种被独孤皇后关爱的感觉,丝毫不觉得啰嗦,

  独孤皇后看着杨广,不知不觉间说了许多,没有一点要停止的意思,这时候杨坚不合时宜的咳嗦声响起,打断了这对母子的交谈,对此,独孤皇后转身瞪了杨坚一眼,

  杨坚缩了缩脖子,随后叹道:“独孤,广儿这些时日都会留在长安,你们母子见面的机会很多...”

  明白了杨坚话中的意思,独孤伽罗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杨广这次回来可是带着重大任务的,

  杨坚给了他们一些时间已经很不错了,独孤伽罗也明白正事要紧,随后忍住不舍离开了这里,反正杨广也不着急离开长安,她还是有很多时间见到的,

  至于他们接下来商谈的事情,虽然杨坚没有赶自己离开,可她也懂得什么事情该参与,什么事情不参与,像这种有关国家的大事她都会提前告辞,

  这也是独孤伽罗聪明的地方,不闻、不听、不问,该她知道的杨坚自然会说,

  独孤伽罗的请辞杨坚没有阻拦,直到独孤伽罗的身影消失,杨坚才迫不及待的出口,对着杨广问道:

  “东西呢?可曾制造出,又可曾带到长安,”说完也是紧张的看着杨广,生怕他说出没有两个字来,

  “回父皇都带来了,”杨广站了起来对着杨坚回答道,

  “在哪,快给朕看看!”杨坚追问道,

  “东西都在儿臣的侍卫秦严身上,只要父皇派人宣秦严进来就可以见到,”

  一听完杨广的话,杨坚马上对着身边的李德全说道:“快宣,”

  “宣秦严觐见...”李德全的声音响起,

  随后秦严恭敬的带着一些包裹,走了进来,

  “下官拜见陛下,”

  “平身吧,将东西给朕呈上来,”杨坚对着秦严说道,

  李德全领会,将秦严带进来的包裹拿了上来,放在桌子上,杨坚此刻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似乎装着什么宝物一样,

  见到杨坚这样土包子的表情,杨广有些想笑,可是又不敢,只能憋着了,

  这包裹里面的东西很简单,就是他改进出来的白纸,和一些刻有字迹的方形木块,再无其他之物,

  至于青砖水泥这样大的东西,杨广将他放在了其余侍卫的身上,这也是他让御林军,帮忙护送萧美娘回王府的原因,

  虽然这里是天子脚下,可还是小心为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