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说杨广是昏君 > 第三十五章 尴尬的杨广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 尴尬的杨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咳咳!

  侍书本王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本王就是跟你开个玩笑,懂吗...?”

  杨广看着眼前委屈的侍书,再次出声安慰道,

  可杨广不知道,自己刚才早就将这个小丫头吓坏了,现在杨广越解释,就让小丫头越感到害怕,毕竟你见过一个王爷,给一个下人亲切的道歉吗,

  解释了半天却毫无用处,小丫头的脸反而变的煞白,夹杂着泪水,跪在地上不敢说话,也不敢哭出声来,

  见此情景,杨广直接站了起来,然后再小丫头惊呼的表情中,将她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屁股对着自己,

  “啪、啪、啪、”

  一道道,清脆的响声,使得整个屋子都安静了,杨广直接对着小丫头的屁股打了起来,

  “还哭不哭了...?”杨广停了下来对着小丫头问道,

  被杨广这么一弄,小丫头一下子就慌了,脸色由白转红,她没有想到杨广竟然会...会打她哪里,此时的她也知道杨广没有生气,随后停止了哭泣,

  看到小丫头的表情,杨广非常的得意,非得逼老子放大招,早这样多好,

  不过这小丫头发育的倒是挺好,能够作为杨广的通房丫头,容貌自然不用说,反正都是自己的小老婆,打一打也不算什么,

  而且他也挺怀念刚才的感觉,毕竟要是他这么对萧美娘的话,他敢保证,一个月之内他绝对上不了萧美娘的床,

  “啪...”

  想了想,杨广似乎很怀念刚才的手感,又在侍书的翘臀上拍了一下,

  “王爷,侍书没有哭了...”

  此时的侍书用苍蝇大小的声音对杨广说道,显得非常委屈,

  要不是杨广离得近,恐怕还真听不到侍书所说,不过随后他的话更令侍书面色更红

  “手感不错,本王就想打,怎地?”杨广耍起了无赖,这小丫头的手感实在是太好了,

  听到杨广的话,侍书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直接在杨广的怀里挣开,头也不回的推开门跑了出去,实在...实在...是太羞人了,她的屁股现在还疼着呢,这个王爷果然就像王妃说的那样,不正经,

  不过她的心里还有一些窃喜,因为在进王府的那一刻,她们就是杨广的人了,

  这些年杨广没有碰她,令她很是担心,生怕杨广为了拉拢别人将自己送出去,在这个时代身为女子乃是大大的不幸,

  不过今天杨广的一番举动令侍书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这个王爷还是很喜欢自己的,想着,想着用手抹了一下自己的屁股,上面还有麻酥酥的感觉,

  “呸...”侍书摇了摇头不敢在想下去了,

  望着奔逃的侍书,杨广尴尬的说了一句:“本王有怎么吓人吗?”

  不过看刚才小丫头的表情,明显是欲拒还迎,估计要是自己勾勾手,一定能够将这小丫头吃干抹净,而且还是不带反抗的那种,

  此刻杨广也不禁有些罪恶感,这还是个未成年啊,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杨广心里默念了几句,在心里对萧美娘有一些愧疚之感,在这个男人花心是风流、女人花心是下流;男人花心是多情,女人花心是滥情的时代他也变得堕落了,

  原来的自己连女人的手都没有摸过,现在不仅有了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夫人,

  而且身边群莺环绕,只要自己勾勾手,凭借他的身份那还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果然,男人本,‘色’啊!

  不过现在的他还能够靠着毅力,保持不被美色诱惑,要是以后吗他也不确定了,

  他承认他不是什么意志坚定的人,有那么一点点的好色,这也是男人的通病,从他调戏侍书就可以看出来,至于以后如何他不确定,但是有一点,他的枪绝对不会乱开火,

  算了不想了,杨广站了起来哼着小曲准备去找萧美娘,

  “美娘啊,你在哪里呢,快出来让为夫好好疼疼你,”

  杨广站在书房外,故意的对着书房内喊道,随后发出一声怪笑,推门而入,不过随后他的表情就尴尬了。

  只见独孤伽罗坐在主位上,打趣的看着自己,

  “额...母后您...您怎么在这里?”

  此刻饶是杨广的脸皮也是有些发红,没想到他调戏萧美娘的话,叫自己的老娘听到了,这叫他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下去,

  至于一旁的萧美娘脸色也是发红,这个夫君什么都往外说,并且还让母后听到,简直羞死人了,

  独孤皇后看着杨广眼角也是有些笑意,不过碍于礼界她还是训斥了一下杨广,

  “身为王爷,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母后,儿臣知错了...”

  杨广低下头非常诚恳的认错,他是真没有想到,他老娘独孤皇后会来到自己府上,怎么没有人告诉自己啊,

  随后杨广看向萧美娘对着他挤眉弄眼,似乎在责怪她怎么不告诉自己一声,让自己出这么大的丑对于杨广的眼神,萧美娘自动无视了,

  “别再我面前搞小动作了,是本宫让美娘不去叫你的,怎么你还要责怪母后不曾...?”独孤伽罗看着杨广打趣的问道,

  “嘿嘿...我哪里敢啊母后,您来这里,怎么也不提前告诉儿臣一声,让儿臣好做准备,好好招待您,”

  听到独孤伽罗的话,杨广直接上前,捏起了独孤皇后的肩膀,对着她讨好的说道,

  “你啊...”

  对于杨广的话独孤伽罗很是受用,用手指头亲切的戳了一下杨广的额头,似乎在责怪他的滑头,

  见此杨广笑了笑,一边帮着独孤伽罗捏着肩膀,一边小心翼翼的问道,

  “母后您来儿臣这里,可是找儿臣有什么事情...?”

  “没什么事情,就不能来找你吗?”独孤伽罗看了杨广一眼,

  杨广一愣这可是一道送分题:“瞧您说的,母后能来儿臣这里儿臣当然欢迎了,您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杨广专挑好话说,有意的要讨独孤伽罗的欢心,

  “行了,不用刻意去想了,母后这一次来不是为了找你的,是来找美娘商讨一下事情的,如今事情办完了,母后也该回去了,”独孤伽罗看出了杨广的小心思,对着他说道,

  杨广讪笑了一下,这老娘和杨老同志果然没有一个省油的灯,他这点小心思一点也瞒不过他们两个,

  “母后,这怎么儿臣刚来,您就要走呢...”

  杨广故意表现的幽怨,显得对独孤伽罗非常的不舍,

  “好了,多大的人了,还使小孩子性子,母后就在皇宫,以后你和美娘空闲的时后,多来看看母后就行了,侍卫那边不会阻拦的,”

  独孤伽罗对杨广的表现很是感动,拍了拍杨广的头对着他说道,

  “是...”

  杨广露出不舍之意,随后跟在独孤伽罗的身后送她出府,

  “美娘,本宫交代你的事情你要放在心上,”

  就在独孤伽罗即将坐上马车的时候,突然回头看了一眼与杨广站在一起的萧美娘,对着她提醒道,

  独孤伽罗的话使得萧美娘脸色微微一变,有些不好意思,杨广看在心里,不过他没有现在去问,他也好奇他老娘来王府不找自己,找萧美娘能交谈什么,

  独孤伽罗说完,就在宫女的搀扶下,走进了马车驶向皇宫,

  “美娘啊,母后倒地对你说了什么?”

  在独孤伽罗走后,杨广忍不住来到了萧美娘的身边,对着她问道,

  “呸...”

  萧美娘瞪了杨广一眼,随后头也不回的就跑了,

  只留下原地懵逼的杨广,这踏马是怎么回事,他不就问一下吗,怎么还给吓跑了呢,

  杨广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也是很疑惑,这怎么一个一个的看到自己,跑的比兔子还快呢?

  他也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