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说杨广是昏君 > 第三十八章 吐血的王博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八章 吐血的王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王博吐血昏死过去,整个朝堂瞬间都安静了

  杨坚坐在上面,丝毫没有想要理会这个王博的的意思,对于杨广临机处理事务的应变能力,满意的点了点头,

  “来人,将王博抬下去,”杨坚喊道,

  “李德全拟旨,御史台王博年岁以高,殿前失仪,朕念其劳苦功高,将其革职,准其回家养老,”杨坚对着李德全口述着,

  “将着圣旨一并送到王博府中”’杨坚继续道,

  “是,”

  侍卫领了旨,随后像拖死狗一样,将王博带了出去,

  有了王博的例子在,这一回杨坚再提起这件事,没人再敢出头了,王博半条命都差点没了,这可是血淋淋的例子,

  “朕再问一遍,如今在我大隋实行这科举制度,可否!”

  听到杨坚的话,这些官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了无奈的表情最后只能屈服,

  “臣附议,”

  “臣附议...”

  百官异口同声的声音响起,这件事总算是成了,杨坚满意的笑了笑,

  至于那些官员再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好像抽空了全身的力气,下朝的时候,一个个失魂落魄的走了,

  “晋王...晋王留步...”

  杨广正打算离开这里回去王府的时候,一道声音响起,叫住了杨广,

  杨广回头一看,发现此人乃是太子太师,有名的太子杀手——李纲,在听到他叫自己,

  杨广没有理会赶紧加快速度,恨不得多长了两条腿,可不能让他盯上,这可是自带霉运的高手,让他霍霍杨勇去吧,别跟着自己啊,

  “晋王留步...晋王留步...”

  李纲的声音一直在后面大喊,一副不追上杨广誓不罢休的样子,

  见此杨广更是不敢停留,这句话就像申公豹的道友留步一样,谁留谁死啊,

  “呼呼...”

  可惜的是杨广低估了李纲的决心,只见他一路小跑追上了杨广,拦在了杨广的身前,气喘喘嘘嘘的说道:

  “晋王...晋王何故疾行...”

  “额,本王家中有事,李大人改日再聚,改日再聚...”杨广一阵尴尬,说完了就要避开李纲马上就走,

  不料李纲一伸手拦住了杨广,缓了一会儿,对着杨广问道:“殿下不必拿借口唐突老臣,可是老臣得罪了殿下,让殿下不喜?”

  被李纲如此直白的话弄得有些尴尬,见自己躲不过去,杨广缓了一下对着李纲问道:“不知李大人找本王何事?”

  “太子殿下让臣将这份请柬送给殿下,”说完李纲将怀中的请柬拿出,交给了杨广,

  “哦!本王知道了,”

  杨广看也没看就将请柬接下,然后疑惑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李纲问道:“李大人可还有别的事情?”

  听到杨广的话,李纲满头黑线他很不明白,杨广为什么如此不待见自己,

  本来他还想要客套一下,现在听到杨广这样问,只能侧开身子对着杨广说道:“没事了,殿下请,”

  反正都将请柬送出去了,李纲侧身让开,对着杨广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见此杨广没有在客套,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呼...”

  回到家中杨广平复了一下心情,长长舒了一口气,没想到下朝之后会碰到李纲这个神人,他可是不敢和李纲多待,霉运这东西会传染的,

  不过太子让李纲交给自己请柬,倒地是为了何事,杨广有些疑惑,随即拿出了怀中李纲交给他的请柬,看了一眼就扔在了一旁,没有了任何兴趣,

  “夫君,今日早朝可还顺利?”

  杨广刚回书房没一会儿,萧美娘就来到了杨广的身边对着他问道,明显是算好了杨广回来的时间,

  “嗯,”

  杨广点了点头没有过多的解释,萧美娘见此也没有在问下去,

  “这是什么?”

  萧美娘看到了杨广放在桌子上的请柬,对着杨广问道,

  “还能是什么,我那个大哥搞了一个什么破诗会,想要邀请本王参加,”杨广给自己到了一杯水,润了润嗓子对着萧美娘说道,

  “诗会?夫君可曾拒绝?”萧美娘问道,

  杨广摇了摇头,他接过请柬看都没有看,就想办法脱身了,哪里有机会拒绝,

  “美娘认为,夫君应该去参加太子举办的这个诗会,”萧美娘想了想对着杨广劝说道,

  “为何?”杨广不解道,

  他对这些事情很不感兴趣,不明白萧美娘为什么劝自己去,

  “这次诗会,太子邀请了夫君,也一定会邀请朝堂上的大部分官员以及颇有学名的才子,这样白给招揽人才的机会,夫君为何不去?”萧美娘反问道,

  杨广想了想,觉得萧美娘说的也在理,至于杨勇会大发慈悲的给自己发请柬,一定是在想着什么办法打压自己,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己只要小心一些,这就是一个招揽人才的机会,

  “美娘来这里所为何事,”解决了请柬的问题,杨广看向萧美娘对着她问道,

  “母后传来消息,让夫君早朝之后去一趟皇宫,”

  “皇宫?母后可有说什么事?”杨广很是疑惑,对着萧美娘问道,

  萧美娘摇了摇头,她知道这件事情,可是有独孤伽罗的提醒,她没有告诉杨广,决定先隐瞒一下杨广,反正这件事情是好事,

  杨广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这老娘找自己所为何事,

  随后放下了杯子,对萧美娘说了一声,就骑着马奔赴皇宫了,独孤伽罗召见自己他可不敢耽误,

  ………………………………………………

  东宫,太子处...

  “李师,请柬可曾送到晋王手中,”杨勇对着回来的李纲问道,

  “嗯,”李纲点了点头,坐了下来,

  “殿下今日的早朝您有些过急了,虽然科举有利于国家,可是您身为太子,这些世家大族也都跟在您身后,您这样做有可能...”萧全出声对着杨广说道,但话未说完留了一半,

  “本宫知道萧先生所说,可是正如你所说本宫身为太子,要是父皇的位置都不稳定,本宫的太子还能够座下去吗,

  父皇说的没错,这天下乃是我杨家的天下,不是世家大族的一言堂,孰轻孰重本宫分的清楚,

  至于本宫在今日不应和父皇的观点,这些世家大族就会全心全意的辅佐本宫吗?萧先生您难道不清楚这些世家的本性?”杨勇对着萧全反问道,

  “本宫这样做的目的,也是想要破釜沉舟,逼这些世家大族站到本宫这边,

  如今科举制度的实行,世家大族在朝堂上的影响力一定会大大削弱,他们要想继续在朝堂上拥有话语权只能依靠本宫,

  父皇和杨广他们两个对这些世家大族的态度,都是以打压为主,试问这些世家大族,不跟在本宫这里,他们还有什么地方可去呢,”

  听到杨勇款款而谈,李纲和萧全都对视了一眼,对于杨勇的表现很满意,这也是他们欣赏和辅佐杨勇的原因,

  百折不挠,越挫越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