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说杨广是昏君 > 第四十二章 诗会的目的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二章 诗会的目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杨广这边与李靖和李渊两人交谈正欢之时,

  怜心在徐锦的陪同下在这园内漫无目的的走着,同杨广一样,怜心也不喜欢这样喧闹的场面,所以并没有与那些千金小姐聚在一起,反而是在徐锦的陪同下,在这园内漫步,

  “怜儿...”

  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叫住了怜心,

  怜心回头一看那熟悉的面容,熟悉的声音,泪水不禁打湿了衣衫,

  “赵...赵大人,”

  此刻怜心想要不顾一切的冲进他的怀里,对他诉说着自己的种种委屈,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身子不敢在往前一步,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啊!

  “赵大人还请自重,怜心姑娘现在乃是晋王的侍妾,再也不是你的怜儿,赵大人应该明白有些事情的后果!”

  徐锦上前直接拦在了怜心的面前,语气颇为严厉的对着赵宇警告道,让他认清现实,认清自己的身份,

  “姑娘咱们走...”徐锦一把拉住了怜心的手,欲要将她带离此地,

  “徐锦姑姑,给怜心一点时间好不好,怜心怕此次过后,我们两个再也无法相见了,徐锦姑姑你就看在从小看怜心长大的份上,给怜心一点时间吧...”

  怜心挣脱开了徐锦的手,对着她恳求道,

  “姑娘啊,你怕是魔障了,不要在感情用事了,你现在的身份是晋王的侍妾,不是他的怜儿,”

  徐锦言辞激烈的提醒着怜心,她怕这丫头在这种场合做出了什么有违礼法的事情,那样的话,丢了晋王的脸面不用晋王出手,

  哪怕是独孤伽罗都不会让她们活下去,甚至她们的族人都有可能受到牵连,在宫中多年,对于那位的手段自然清楚无比,

  “徐锦姑姑,怜儿求你了,就这一次,这次过后怜心...怜心和他永不相见,好吗...”

  面对徐锦的言辞拒绝,怜心欲要下跪请求徐锦,给她最后一点时间,哪怕是道别的时间,

  “哎,孽缘!孽缘啊!”徐锦叹了一口气退了开来,

  “姑娘莫要忘了自己的身份,”提醒了一句,徐锦便站在一旁帮着两人望风,

  “怜儿...”

  见到徐锦离开,赵宇想要上前揽住这个日思夜想的人,自从那一次在皇宫意外见到怜心一眼,他就已经沦陷,于是便想尽一切办法追求怜心,

  怜心一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哪里经得住,赵宇这种花丛老手,没用多久,两人便已经开始书信往来,互诉情长,

  就在赵宇以为自己能够摘下这朵雪莲花的时候,杨广的出现使得一切都成为了泡影,但是对于杨广他不能恨,也不敢恨,

  今日诗会他本是抱着猎艳的心思而来,没想到竟然会意外的遇到了怜心,而且听她的语气似乎还对自己有着想法,这时一些想法不禁在赵宇的内心升起,

  “不要过来!”

  怜心呵斥住了前进的赵宇,站在原地,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对着赵宇说道,

  “赵大人,怜心自知与你有缘无分,以后...以后请不要在挂记怜心,现在的怜心乃是晋王的侍妾,请赵大人多多保重,”

  说完将自己的玉佩扯了下来交给了赵宇,随后掩面头也不回的走了,她怕,她怕再留下会控制不住自己,

  这就是人的命啊,没法改变也没能力改变,在这个皇权至上的时代,这就是她们身为女子的不幸,

  “徐锦姑姑咱们走,”

  怜心唤了一声徐锦,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还在发蒙的赵宇站在原地,

  见此情景徐锦内心舒了一口气,虽然他一直帮着两人望风,可眼神却一直注视着这里,未曾离开,好在怜心还算没有糊涂,

  对于赵宇她是非常看不上的,除了有点小帅,腹中没有一点墨水,要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是一个小小的九品官员了,这还是靠着他祖上的荫蔽,

  也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将怜心骗的死心塌地的,好在怜心已经与他划清了界限,这叫徐锦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二弟躲在这里,怎么不下去与我大隋的文人交谈一番,也叫他们见识见识我大隋皇子的风采,”杨勇来到了杨广的身旁,故意将他吹嘘了一番,

  “是啊王爷,何不让我等文人见识一下晋王的文采,难不成王爷写不出诗来吧...”

  一名年轻官员跟在杨勇的身后,明显是要针对杨广,

  李渊和李靖两人见此对视了一眼,也不插嘴,这皇室子弟的暗中较量,他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待着吧,

  “伯令兄此言差矣,晋王身为我大隋的第一才子,对于写诗这种事情那还不是手到擒来,晋王殿下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明显在酝酿着什么绝世大作啊,我等只需要耐心等待一番就是...”

  又是一名官员站了出来,接着杨勇的话,继续捧杀杨广,明显是串通好了一切,想要让杨广在此出丑,

  要知道这里聚集的可是大半个文官体系,长安的文人墨客几乎全在这里了,杨勇的意思非常的明显,就是要败坏杨广所有的名声,

  见此杨广内心冷笑了一下,他早就知道杨勇这小子没安什么好心,狐狸尾巴终于漏了出来,

  要是以前的杨广,靠着肚子里的那点墨水,恐怕今天他还真的会栽在这里,可他是谁啊,他来自后世,

  只要随便拿出一首诗流传千古的诗来,这种局面还不是轻松破解,他是文采不高,可比不上他有一个后世来的灵魂,不会写可他会抄,

  “二弟可在沉思,”杨勇见到杨广不说话,对着他追问道,

  “不知大哥想要让小弟写出什么样的文章,”杨广手中端着酒杯,看着杨勇说道,

  “哈哈,二弟说笑了,这乃是咱们长安文人一同的心愿,他们想要见识见识二弟的文采,与为兄可不发生关系,

  二弟若是写不出传世巨作来也不要紧,只要自罚三杯即可,”

  杨勇故意在传世巨作上加重了语气,似乎在提醒众人晋王写的诗乃是传世之作,一幅颇为杨广关心的样子,

  “可有要求?”杨广站了起来对着杨勇问道,

  杨勇一愣,没想到杨广真的敢接,随后笑道:“此次诗会乃是自由发挥,不限题材...不限题材!”

  “表兄的剑可否一借,”杨广回头看了一眼李渊,对着他问道,

  李渊见杨广点到自己,随后站起将腰间的长剑拔出,扔给了杨广,

  杨广翻身接过,来了一个起剑式,飘逸的动作加上俊朗的外表,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杨广,等待着他的下一步举动,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五胡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杨广的声音随着剑舞响起,铿锵有力的声音,加上豪迈的的诗词,让人不禁联想到了一股金戈铁马,收复河山的迫切心愿,所有人都被杨广的声音所感染,沉浸在其中,

  随着杨广的剑越挥越快,声音也越来越急促,

  声落剑停,随后掌声一片,

  “好!”年轻的武将被杨广的这首词深深的感染,直接站了起来不顾身边的文人大声应和着杨广,

  “二弟真是好文采,令大哥震惊啊!”

  杨勇此时一幅死了妈的表情,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没想到这一次没有败坏杨广的名声,反而成了他的助力,

  这杨广天生克他不曾,为什么他精心谋划的事情总能被杨广一一化解,难不成这杨广真的是天命之子,

  不!他不是!我杨勇才是,贼老天,你何其不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