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说杨广是昏君 > 第四十五章 杨坚的野望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五章 杨坚的野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晋王殿下,那不知我们何时出兵为好,”史万岁迫不及待的问道,

  杨广笑了笑:“史将军,此事急不得,出兵的时间最早不应该过于八月,”

  “八月!”

  “这会不会太晚了点...”史万岁明显是个急性子,对着杨广不解的问道,

  “急不得的史将军,初春时节我们按照高颖大人的方法,消耗南陈的粮食部署,扰乱人心,

  而夏季我们是万万不能出兵,自古以来长江水系的雨季都集中在六七月份,在雨季来临之际我们绝不能出兵,所以出兵时间必须等到雨季过后,

  我们在此之前切断了南陈的各种粮食储备,等到雨季来临洪水决堤,必定会产生大量的难民,这些难民没有了粮食,只要我们稍加引导,便可在南陈国内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

  这时我们在出兵攻打南陈,加上百姓的暴动,内忧外患之下,本就兵力不多的南陈,拿什么来对抗我们,

  倒时父皇再派人,下诏书揭露陈后主的罪行,将诏书抄写三十万份,偷偷派人到江南各地散发,随后派兵从东海到永安郡,分成八路,同时渡江,南陈何愁不破...”

  杨广对着众人说道,颇有一幅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的意思,

  “好,此事就这么定下,晋王听旨,”杨坚一拍桌子,彻底决定了攻打南陈的一些列方针,

  “儿臣在,”杨广上前听候旨意,

  “封晋王杨广为平南元帅,全权处理灭陈事宜,朕在明年要见到这里充满我了大隋的旗帜,”

  杨坚指了指地图上南陈占据的领土,对着杨广说道,

  “儿臣遵旨,定不会令父皇失望,不破南陈绝不回朝,”

  杨广领旨对着杨坚说道,他费了这么多的口舌,就是为了这个兵马大元帅之职,

  这可是一个在军中树立威望的大好机会,原本历史上平定南陈这件事就落在他的身上,只不过他这么做乃是为了更稳妥罢了,

  “史万岁,韩擒虎,贺若弼,”

  杨坚再次点到了几位武将的名字,开始确定平定南陈的将领了,

  韩擒虎几人对视一眼,他们等的就是这一时刻,纷纷起身上前应道,

  “末将在,”

  “今封尔等为平南先锋,每人统领一路大军,辅佐晋王灭掉南陈,”

  “臣等遵旨,”

  “杨素,”

  “臣在,”

  “命你即日起加紧人手制造船只,训练出一支水师,准备渡江事宜,八月一到向南陈发起总攻,”

  “臣遵旨,”

  “太子何在?”

  杨勇一愣,杨坚怎么还会点到自己,他本以为灭掉南陈这件事他是占不到一点功劳了,没想到杨坚的话让他暗喜,上前一步对着杨坚回应道,

  “儿臣在,”

  “今令太子负责平南大军的粮草问题,此事不容有失!”

  “儿臣遵旨,”

  杨勇欣喜接过了这个职位,杨坚还是看重自己的,要不然也不会把调集和押运粮草,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自己,

  听到杨坚的命令杨广皱了一下眉头,不过没有说什么,他想杨勇应该不会傻到在粮草上做手段,

  这要是让杨坚查到,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不过自己还是需要小心一些,毕竟皇位的争夺历来残酷,谁也不能确定一些事情,

  “后续的事情朕会逐步通知,高颖,将这件事拟个则子明日早朝呈上来,”杨坚对着高颖说道,

  “是,”

  “等到八月,朕亲自为你们壮行,祝愿尔等凯旋而归,”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几人对着杨坚一同拜道,

  “哈哈,”

  杨坚大笑,显得异常开心,望着宦官高举的地图,内心一阵感慨,如今就剩下北方的突厥了,

  相比较南陈的威胁,突厥的危害才是最大的,他们打不死,杀不掉,历朝历代的北方都是困扰着各个皇帝的难题,

  当年的汉武大帝,打的匈奴不敢南下,可数十年之后还不是再次出现,所以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试匈奴为重中之重,

  不过杨坚身为一个雄心壮志的帝王,心中早就有了方法,只不过他一直在等,在等国家统一,

  他的方略就是先南后北,先平定南方在去解决北方的匈奴问题,等到八月,大军出兵统一全国之后,就是该对匈奴动手的时候了,

  杨坚的旨意下完,随后杨广等人都回到了府中,开始暗中准备一切事宜,

  数日之后,

  大隋这个庞大的国家动了起来,各种各样的命令从长安传出下往各地,都在为八月的南征做充足的准备,

  此时的杨广还算清闲,虽然他是杨坚内定的兵马大元帅,可现在年关刚过,正是实行高颖计划的时候,

  他暂时也无用武之地,况且离开洛阳数月有余,加上萧美娘怀孕他必须得回到洛阳,因为洛阳那里,还有着一些烂摊子等着他彻底解决呢,

  相信他走了这么长的时间,洛阳在萧瑀的治理下,一定会给自己一个惊喜的,

  “苏大人这一路为何沉默寡言,”杨广没有乘坐马车而是骑着马,看着这后世的隋朝宰相苏威问道,

  “晋王殿下,为何唯独向陛下讨要老臣,”苏威对着杨广无奈的说道,

  他身为京兆尹在这个位置上任职任的好好的,可没有想到在杨广走后没多久,杨坚的一封召书将他划到了杨广那边,

  以苏威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参加这皇室的夺嫡之争的,可是杨坚的诏书一下,他身上就彻底被打上了杨广的标签,

  除非他告老还乡,可是他舍不得这官场上的权利啊,所以这一路上他都沉默寡言,思考着今后的发展,对未来很是迷茫,

  “天下才子虽多,可苏无畏却只有一个,”杨广回答着苏威,话中故意讨好了一下,肯定了他的才学,

  “呵呵...”

  苏威无奈的笑了一下,对于杨广的话没有任何感情波动,

  见此杨广也没去多说,他相信苏威是一个聪明人,而且此人对于官职权利格外的热衷,他不相信此人会告老还乡,所以杨广暂时没有打搅他,等他自己想清楚就好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