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说杨广是昏君 > 第四十八章 百姓的力量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八章 百姓的力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依旧寒冷而漫长,

  忙碌了一天的杨广,终于回到了王府,这时候老天似乎感受到了洛阳百姓的诚心,持续了数日的大雪渐渐的停了下来,

  回到王府之后,杨广并没有去休息而是对着陈德吩咐道:“陈德,派人将这群陪本王一同赈灾的士兵记下,一会儿每人送去一吊钱,算是本王对他们的慰问,”

  “是,”

  陈德领会,现在是对杨广佩服的五体投地,能获得如此民心的,历朝历代恐怕都没有几个,此时的他也见识到了,这群百姓所拥有的的力量,

  “美娘怎么不去休息?”

  书房内,杨广俯在桌子上,处理着各地传来的灾情状况,突然听到房门打开,抬起头见到萧美娘缓步而来对着她关心道,

  “我见夫君回来未曾就膳,这些是美娘通知王府准备好的膳食,”说完,萧美娘将身后侍女提着的饭食拿出,

  见此杨广内心感到一暖,这才是真正关心自己的人啊,有时候嘴上说的再好听的甜言蜜语,也抵不过生活中看似最平凡的事,平淡才是真啊!

  杨广上前阻止了萧美娘,将她小心的扶到了自己的椅子上,让她坐下,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对着她轻声说道:

  “美娘你还怀着身孕,这些事情以后交由下人来做就好,”

  说完挥手斥退了下人,此时的房间内只剩下了杨广和萧美娘两人,

  望着就膳的杨广,萧美娘幸福的一笑,在一旁问道:“夫君洛阳的灾情如何了?”

  “还算稳定,只是粮食短缺,加上缺少御寒的衣物,”杨广对着萧美娘回道,

  “嗯,”萧美娘点了点头听着杨广对自己说着一些灾情的处理情况,不时的给了杨广一些见解,

  等到杨广就膳完之后,萧美娘也不再打搅杨广,对杨广欠了欠身便离去回房休息,

  “夫君,这段时间美娘身体不适,侍寝问题就让侍书这丫头来吧,”

  萧美娘临走前对着杨广说了一声,两人很默契的没有提起怜心这个名字,仿佛王府没有这个人一般,

  杨广想了想没有拒绝,一想起当时那小丫头,不小心将杯子砸在自己脸上时惊慌失措的表情,杨广不由得笑了笑,

  ‘’先回去休息吧美娘...”

  杨广没有答复也没有拒绝,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在萧美娘十月怀胎期间,也需要正常的生理需求,

  不过这洛阳的灾情还没有解决,他暂时还没有那方面的心思,只能先出声对着萧美娘安慰道,

  数日后,

  “苏威,灾民的情况安顿如何了?”杨广坐在书房内,喝了一口茶水对着苏威问道,

  ‘’回王爷,我们已经在城南的土地,利用青砖为他们建造了新的房子,这些灾民听说后,纷纷前来帮助我们,工作进展的很快,”

  “粮食问题呢?”

  “积雪消融,我们清理出了一些道路,已经从各地调来了粮食,倒是够这些灾民使用了,”

  “将王府庄子上的一些土地划给这些灾民种植,三年之内本王不加任何赋税,

  还有,砖厂和酒楼方面缺人手的话,首先从这些灾民中征集,”杨广想了想对着苏威交代道,

  “是,”

  苏威点头,记下了杨广交带的事宜,

  “王爷,属下最近在洛阳听到了一些趣事,”萧瑀出声对杨广禀告道,

  “哦?什么事情竟会让你感到有趣,”杨广一听萧瑀所说,顿时来了兴趣对他问道,

  就连苏威也是好奇的望向萧瑀,等待着他的回答,

  “王爷可还记得雪灾之时,有人在洛阳散播的谣言,”萧瑀对着杨广提醒道,

  “嗯,”

  杨广点了点头想起了这件事,不过当时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再加上洛阳的雪灾问题,早就将这件事忘得一干二讲了,今日直到萧瑀提起,他才想起还有这一回事,

  “难不成这些散布谣言的人,让抓住了?”杨广看向萧瑀问道,这难道就是萧瑀所说的有趣之事,

  “不止这些,王爷可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抓住的吗,”萧瑀对着杨广问道,

  “时文别卖关子了,快说说看,”

  苏威有些着急,也想听一听事情的经过,见到萧瑀迟迟不说对着他催促道,

  “嘿嘿...”

  萧瑀一笑随后说道:“这些人是被咱们洛阳的百姓捉住送到官府,这些人在各地散播对王爷不利的消息,要是他们隐藏起来,属下想要抓住他们,简直是一筹莫展,

  可没想到昨日他们在百姓中继续散播谣言,直接被愤怒的百姓围了起来送到了官府,

  而属下让人审问,知道了这群人的幕后主使,并顺藤摸瓜,断掉了太子在洛阳的地下势力,

  将所有与太子有书信往来传播洛阳信息的官员,全部控制了起来,只等王爷下令解决了,”萧瑀对着杨广说道,也是震惊杨广在洛阳百姓心目中的地位,

  要是让他去抓这些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一样,整个洛阳人山人海,完全没有下手的机会,这也是杨广没有派人严查的原因,因为你根本抓不到,

  可没想到这群人竟然会栽了跟头,直接折在了洛阳百姓的手里,看来不能小瞧百姓带来的力量啊,

  “哈哈,”

  杨广笑了笑,很是开心,这真是老天都在帮他啊,没想到一次灾情竟然调出了这么大的一条鱼,太子费劲心思在洛阳安插的眼线,这一回怕是要被一锅端了,

  而对于萧瑀审问犯人的真实性,杨广丝毫不怀疑,在这个重刑法的时代,管你什么人权不人权的,

  抓进去先打个半死不活的,看你招不招,能挺过去古代这些刑法的少之又少,基本都凉凉了,

  正经八本的竖着进去,横着出来,想要在这些人面前不说实话,根本不可能,

  他们这一群人能将你祖宗十八代都问出来,到了那里嘴再硬也能给你敲出逢来,甚至有的人进了里面还没等问就直接招了,

  “全部处理干净,一个不留!”

  杨广对着萧瑀吩咐道,此时的杨广经历了这么多的洗礼之后,变得杀伐果断,他心中的仁慈只是对待朋友而不是敌人,

  “是,”

  萧瑀应道,非常满意杨广的处理办法,

  有时候做有些事必须要做到杀伐果断,古今中外哪一个帝王的手上不是沾满了无数血腥,

  帝王路,注定是一条血腥之路,要是心存仁慈之心,死的一定很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