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说杨广是昏君 > 第四十九章 潼关誓师

我的书架

第四十九章 潼关誓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眨眼就到了出兵伐陈的日子,

  在这段时间之中,萧美娘的肚子也一天天大了起来,即将要到了临盆的日子,不过杨广怕是赶不上他们的第一个孩子降世了,他作为统帅必须随军出征,

  萧美娘虽然嘴上没说,可是心里却也非常遗憾,不过她也知道此时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

  告别了洛阳,杨广提前返回长安准备述职,

  最近以来南方传来的消息,都呈现着对大隋有利的局面,按照高颖的办法,简直让南陈的军士苦不堪言,

  一个一个都放松了警惕,每天都被隋军骚扰着,他们已经习惯了,要是哪天没有隋军的骚扰,他们反倒是感觉缺点什么,

  而今年长江的雨量也是非常巨大,爆发了大规模的水灾,出现了一大批灾民,

  可南陈的后主陈叔宝依旧只顾着与自己的宠妻享乐,没有丝毫要管这些受灾百姓的意思,加上粮食生产被隋朝破坏,

  此刻南陈朝廷内人心惶惶,有不少的官员甚至都暗中投靠了隋朝,他们都感觉到了南陈的气数怕是尽了,

  潼关,拜将台,

  数十万军队屹立在此,杨广身披一身银色的甲胄显得气魄非凡,其余的将军也都是披甲戴胄,准备出征,

  “诸位将士,南陈后主荒淫无道,致使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朕顺应天意,于今日出兵伐陈,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朕在这里为尔等壮行,等着尔等凯旋归来,

  凡是军队在攻城围邑时斩杀敌人八千以上,官升一级,良田千倾,野战时斩杀敌人二千以上,赏钱万贯,良田百顷!”

  杨坚站在高台上对着一群将士许诺道,不得不说,杨坚这一手玩的十分漂亮,极大地鼓舞了军队的士气,

  “不灭南陈,绝不回朝!”

  杨广站在杨坚身后,高举手臂应着杨坚的话,对着下方的将士喊道,

  “绝不回朝,绝不回朝!”

  五十多万人齐声呐喊,喊声震天似乎要将这天都捅破了一般,

  杨坚看到这样的场面,也是心潮澎湃,天下即将在他的手中迎来一统,看着他大隋将士的金戈铁马之势,南陈何愁不破,

  接下来杨坚按照礼制,点帅拜将赐予官印,再次勉励了一番,便目送着五十多万的大军,浩浩荡荡的离开潼关奔赴战场,

  “陛下,晋王殿下文武双全,我大隋将士英勇无畏,一定会灭掉南陈凯旋而归的,”

  李德全站在杨坚身后。看着杨坚喜上眉梢,对着他直接恭喜道,

  对于李德全的话杨坚笑了笑,脸上明显透露出喜意,大手一挥:“回宫!”

  “是,”

  李德全应了一声,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这次马屁明显拍到点子上了,

  五十多万大军一路开拔,按照年前定下的计划分兵八路,

  韩擒虎和杨素等人各领一路大军,率先渡江抢占先机,而他则带着主力部队,在后面吸引南陈的大部分兵力,

  由于事先计划好,按照高颖的办法迷惑敌人,每到换防时,所有的军队都会到江陵集中,最初的时候陈国的军队还是很紧张,老以为隋朝的军队就要打过来了,

  但是到了后来,他们便渐渐的放松了警惕,认为江北虽然战旗招展,到处都是帐篷非常的热闹,但是这只不过是他们正常的换防罢了,

  所以在这之后,即使遇到了隋朝的军队大量聚集的情况,他们也认为是一种正常的换房的现象,也不再进行戒备性的军队集结,

  这也导致了如今杨广率领着数十万大军到达,南陈当面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大帐内...

  众将分别站成两排,等候着杨广的命令,

  “诸位都是能征善战的勇将,本王在这里就不在过多的安排,一切按照计划实施,今晚出兵,强占六合口,

  贺将军你负责带领一路大军从从侧面出发,准备强占京口,阻挡三吴地区支援南陈的军队,切断南陈北面的补给,”

  “末将遵命!”贺若弼上前拱手领命,

  “韩将军,你负责夜渡,从庐江渡河,袭占采石,占领之后一路西进围攻建康,等候本王的命令!”

  “领命,”韩擒虎上前对着杨广抱拳道,

  “其余各将随本王今晚夜袭六合口,逐步推进与杨将军的水军会师汉口,然后八路大军围攻建康,活捉陈叔宝,”杨广对着其余的将领安排着一些事情,声音洪亮,

  “领命!”众将纷纷抱拳回应杨广,

  排兵布阵之后,韩擒虎等接受到命令的将领回到各部直接开拔,浩浩荡荡的人群,向北、向西使出,即使这样大的动静,南陈的军队竟然还是没有防备,

  依旧自顾自的,以为隋军是在换防,丝毫没有感受到战争要来临的压迫之感,

  夜晚,

  长江的湖面吹起一阵微风,带起了水面上的涟漪,芦苇摆荡,波光粼粼,

  此时,负责镇守关口的南陈士兵,一幅昏昏欲睡的样子,

  “嗨,小六子,你说这隋军在江边这么大的动静,会不会要攻打咱们?”

  王五趁着换岗的时间,用手碰了一下身边的陈六儿,对着他小声的问道,

  “我说王五你丫的不会被隋军吓尿裤子了吧,隋军哪一天不是这样大的动静,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别担心,他们只不过是在换防,要是真打早就打过来了,”陈六儿打了一个哈气,对着有些紧张的王五说道,示意他安心,

  “老子怎么会怕隋军,他们要敢来老子见一个杀一个,只不过...只不过...我这心里有些不踏实罢了,总觉得今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王五听见陈六所说,直接骂了一声反驳的说道,显得非常的硬气,不过还是可以从语气之中听出其担忧之色,

  “我说王五你怕个球啊,该不会是你昨天晚上被春香楼的小娘子勾去了魂吧,怎么今天竟说一些没理由的话!”

  听到了两人的小声嘀咕,另一名守卫插声道,言语之中也是在挤兑着王五,

  “放屁,老子生猛的狠!哪像你中看不中用!”

  被那名侍卫嘲讽,王五顿时不干了,男人吗永远不能说不行,马上回击道,

  “哈哈,”

  两人的谈话直接被周围的将士听到,望着那名出言挤兑王五的侍卫,眼神不言而喻,

  “肃静!”

  领头的一名年轻将领直接大喊了一声,随后瞪了王五一眼,

  见到将领发话,所有人都不在敢出声,老老实的闭上了嘴,至于被王五揭短的那名侍卫,看着王五冷哼了一声,似乎在责怪他将自己的秘密说出,

  夜依旧异常平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