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主播你的马甲掉了 > 春天来了……思春了?

我的书架

春天来了……思春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啪。”
  一个清脆的响声立刻打乱了自习室的安静,来人似乎生怕别人听不见一般将东西又摔了一遍。
  “你的卷子。”
  池梓吊儿郎当的,一只腿站的绷直,而另一只腿轻轻的向着迈出去的方向,45度的倾斜点着地面,十分有节奏的,看着眼前这个虽长得有几分狐媚样,但是却是个私生女的女孩。
  沈一卿自然是不愿意在学校里惹事,尽管这个班长给自己第一天的印象还算不错,可相处下来这几个月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才伸手要将卷子接过去时,眼前的人却忽然间抬高了几分。
  “沈一卿,像你这种货色遍地都是,帝都大学的大门,要不是你这个身份根本就不会敞开,你自己瞧瞧你政治上面卷子写的都是些什么,我们4班成绩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像你这么拖后腿的,我还真是第1次见!
  及格分是60分,你就考了个60分?”
  池梓其实心里窝着火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就觉得这个小姑娘似乎总是在及格线上面徘徊一些,不然你见过谁会把九门功课都考到60分……关键是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
  沈一卿无所谓的,将卷子接了过去,又不是什么重要事情,自然不会放在心上,想要应付爷爷那边,60分不是刚刚好吗?正好及格,老人家定会十分欢喜的。
  池梓自然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不由得有几分气愤。
  却不知教室里来来往往的下课凑在一起说话的姑娘,不在少数,而听到这一句的就更大有人在。
  “喂,你好歹也是一悠的姐姐,就算是个私生女,也没必要老是这样做作吧!
  平日里别人和你说话都不搭理,怎么就这么高傲了?
  再说了,一悠一直都是很担心你的,你怎么连自己的妹妹都顾着!”
  说话的姑娘,梳着一个长长的马尾垂下来的头发,绷直绷直的淡黄色的长发,淡黄色的连衣裙,看上去活力充沛,可这个姑娘乃是沈一悠的小跟班,名叫于佳美,据说这个姑娘的母亲和自己那位亲妈倒是闺蜜。
  至于自己为何会记得这么清楚——貌似开学第一天带头怼自己的那位就是这个,一口一个私生女。
  沈一卿正在写字的笔尖微微顿了顿。
  “担心?”
  “废话,你没看到悠悠早上把眼睛都哭红了吗?就怕你跟不上这边的学习,还非要转过来,真是够脸大的,我要是你绝不会来这里讨人嫌!”于佳美圆形的一小下巴,看似可爱却充满了愚蠢和笨,甭管人家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掺和进来便是一个非明智之举,可见这个小姑娘虽有脑子却和没长没有什么区别。
  沈一卿不得不说,这个传说中的妹妹真是演了一手好戏,人前人后都不闲着,自己才来学校,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俨然已经是一副受害者的形象,看样子这种观念一旦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那就成为了正义的一方。
  她正要开口时,一旁站着的那个人,却忽然间邪魅一笑,看向了于佳美。
  “我倒不这么觉得,或许60分也是个神奇,毕竟没有人能做到,每一科都是60分……”
  池梓意味深长的勾了勾唇角,似乎是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看样子整个班级里也就只有这位班长,还算是有那么一丢丢的脑子,不过很显然,某些想要搞事情的人却并没有因此而放下。
  “姐姐,我知道你之前一直在村里长大,没有接触过这些,没关系,你有不懂的可以来问我,我就在隔壁的一班,我们离的很近的。”
  沈一悠十分充实的展示了出了什么叫做盛世白莲花,把这个词表现的淋漓尽致,刻画得极为生动形象。
  沈一卿原本是不愿意配合这些人演出的,没想到似乎这些人确实是咄咄逼人,不打算放手呢。
  “来来来,同学们让一下,这是我们此次校园主播的海选,本次赛大赛中表现优异的同学是有机会可以进入到前面的1班或者是二班学习的。”
  这边的气氛不怎么好,那边教室门口却来了几个宣传的学姐,于佳美三步并作两步,从那些人手中拿了传单得意的拿过来,塞到了沈一悠的手里。
  “一悠,快看你一直期待的大赛,到了这一次只要我们好好表现……”于佳美得意扬扬的把话说了一半,忽然想起刚才那个让自己不开心的小丫头拿着手里的传单,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某人的桌子前,直接拍在了桌子上。
  “像你这种土包子应该连什么叫做直播都不知道吧,敢不敢比一场,你不是不服气吗?我们一悠,可是最有可能成为校园首个开播的主播的!”
  沈一卿视线并没有落在这个人身上一眼,而是紧紧的盯着宣传的传单上,那个特别奖项上面的那枚戒指,恍然之间竟然有几分出神。
  ——糟糕,这戒指不是那天自己戴着的那枚吗?救了人之后似乎一直丢了,找不到了,这戒指虽然不值几个钱,但是却对自己来说寓意非凡!
  可见举办这次大赛的人不过是想要把自己引出来而已……
  她双手将桌子上的传单轻轻摊开,看了一下上面醒目的几行字,微微陷入了思索之中,几个看热闹的姑娘还以为她怕了,一个个的嘲笑了起来。
  “该不会是不敢吧,毕竟这姐妹之间输给自己的妹妹,可真是有几分说出去丢人了!”
  “你们就别跟着起哄了,毕竟是个私生女,回头啊要说我们欺负人的!”
  “就是……佳美,你也实在太胡闹了,主播是这种土包子能做得成的吗?
  你瞧瞧她那一身的穿着好像从哪个武术馆出来的,哪有一点电竞少女的气息吗?”
  一旁围观的几个人还忙着评头论足,就在所有人兴致寥寥打算散开时,她却突然将传单叠了叠,谨慎的放在了桌角。
  “于佳美,我可以应战,你要赌什么?”
  “当然是读你的去留啊,要是你输了,你就从这个学校里赶紧滚出去!”于佳美满脑子沉浸在该如何去欺负一个土包子上,根本没想那么多,所以随即就脱口而出了,说完时略微有几分后悔,可话却已经收不回了。
  沈一卿轻轻皱了一下眉头,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件可以难倒自己的事情,不过这点赌注未免有一些轻!
  “好,不过若是一悠输了,我也不好惩罚妹妹,那就由你代劳,替我妹妹跪下向我道歉!”
  那坚定的声音不容得让人反驳,而那深厚一抹不容抗拒的气势是所有人在那一瞬间都没有注意到的,只有站在一旁的池梓陷入了深思之中。
  于佳美显然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挫恶,却还是冷冷的应了下来,手心出了些微汗,忽然有些不自信。
  “好……好!就按照你说的办,我们一悠,才不会说你这个乡下土包子……”
  而与此同时的远处,在一座88层的高楼之上,某个落地窗前,某人一双十分完美无瑕的双手,正在倒一碗滚烫的热茶。
  “老大,举办一场大赛的费用不在小数,更何况这里是帝都,各方势力云节错综复杂,稍有不慎,有可能会打破我们多年来维持的和谐局面,制造事端似乎并不好,更何况这种事简直是费力不讨好,此次大赛所用钱款不在小数,打造一个个人IP更是一场赌博战!
  老大你平日里并不会如此冲动,今日这是怎么了?”
  一旁的男人身上穿的是一件笔挺的白色西装,身侧修长的双手正翻阅着此次大赛有关所有举办方的资料。
  似乎等了大概一分钟多都没有听到回答,他忍不住抬起了头,却见秦白白将一颗十分不起眼的尾戒放入了口袋中,轻轻抿了一口茶水,嘴唇勾起一抹十分好看的弧度。
  “图她。”
  “喔……啊?”
  饶是平日里早就已经练就了一身雷厉风行,不动声色的某男秘书,也忍不住嘴角一抽。
  他的老大最近是怎么了?
  最近春天来了……思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