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主播你的马甲掉了 > 她和老男人不清不楚了?

我的书架

她和老男人不清不楚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人群如炸开了锅一般议论个不停,大部分人都在猜测这位沈家第一次参加宴会的私生女,究竟与国际知名画作的
W先生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沈一卿这个备受全场关注的焦点,却偷偷的躲在了宴会的一个角落里,打开了自己手机的社交群体。
  女王大人: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喜欢挨千刀的小四:(表情包跪)老大,我们也是担心你的安全。
  女王大人:所以呢?试图暴露我的身份就安全了吗?
  闷头干大事儿的老二:老大丢失的尾戒似乎是被一个男人捡到了,而且这个男人似乎对老大很有兴趣。
  女王大人:用你说?长眼睛的都知道。
  沉默的小三:适当制造舆论,对隐藏老大其他身份有帮助,小四是一片好心。
  女王大人:小四,非洲那个项目我不放心,你跟吧。
  喜欢挨千刀的小四:……老大怎么知道,我最喜欢去非洲了。
  沈一卿无语的对着手机屏幕,翻了个白眼儿,手机屏幕黑了时,一个高大的阴影笼罩在了自己的身上,她轻轻抬起了头。
  “小四?”
  沈一卿这倒是有几分欣喜若狂,只是因为因为工作上的调动,和小四之间已经许久未见了,没想到他竟然回到了A市。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瞧你这样子,该刮胡子了。”
  沈一卿有几分嫌弃的退后一步,冯司耀忍不住摸了摸,还真是有几分扎手。
  一双清澈而明亮的双眼中多了一抹笑容。
  “日夜兼程回来的,还不是因为想你了,怎么,你这是嫌弃我老了……”
  他颇有几分孩子气的打趣了一句,要是没有老大的支持,自己是断断不会把家业做得这么大。
  “滚蛋,二十出头的年纪,什么老不老的……”
  沈一卿轻轻地打了他一拳,并没有用力,嘴角轻轻一抽。
  她却不知道两人之间这些短暂的互动落在了某些人的眼中。
  沈一悠还正猜测着那位W先生呢,可却看见了一个长满胡须,皮肤黝黑,人高马大一般的男人,这样的面相,怎么也大概有四十多岁吧?
  她眼珠子一转,心里立刻有了别的主意,那细长的高跟鞋与那光滑的地面间摩擦出一阵十分尖锐的响声
  。
  “姐姐……你,你和这位老板是……是如何认识的?”
  她故意顿了顿,给了所有人脑子里一个反应的时间,又故作惊讶的皱了皱眉头。
  “我怎么没有见过这位?母亲,母亲,这位先生你认识吗?”
  沈一悠这句话似乎是意有所指一般。
  冯司耀眼神里闪过了一分惊愕,眉角轻轻皱了皱,看样子老大遇到的困难还真不在小数呢。
  这个鸠占鹊巢的小麻雀竟然还想要继续演下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故意说引人遐思,浮想联翩的话,目的何在?她心中清楚吧。
  沈一卿听到这话时心头一冷,沈一悠还真是给自己出了个难题,冯司耀可是本市珠宝业大亨——小四,平日里都是在国际上行走,很少回到本家,这次要不是为了突然见自己,根本就不会回来,这些人不过是在小圈子里,又怎么可能会见过他?
  可是小四这身份自然不能轻易暴露,否则那些资本家们定会在此时看准时机,抛出自己的诱饵,对于整个冯家的企业可就是一头负面新闻了。
  想到这里她立刻迎了上去,看着眼前这个妄图取代自己的人,第一次没有了耐心。
  “一悠,既然你也知道我们是姐妹,有些事也不能多问吧?”
  她语气难能可贵的出现了一分急促。
  沈一悠还以为自己猜对了,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姐姐那个背后的金主,越发不顾及起来。
  “姐姐这么着急到底是想要隐藏什么呢?我可没有说什么呀。”
  似乎是听到了这边的吵闹声,周萍也立刻走了过来。
  一见这情形,几乎是没有任何怀疑的就对准了沈一卿。
  “你,你这是在做什么?众目睽睽之下和一个老男人不清不楚的,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
  周萍几乎不给任何人反对的理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就提高了嗓门,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一般……
  沈一卿再一次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位恨不得把事情闹大的人,真的是自己的母亲吗?
  “母亲,他是我的朋友,这次是特地过来看我的……”
  “朋友?一卿,你不过是一个在村里土生土长的土包子,怎么可能会和这样的人交上朋友!
  这个人看似都已经有四十多岁了,应该也不过是市中的一个小企业家吧,怎么瞧着也不该是你能高攀得上的。
  我真怀疑这些年来,你到底背着我做了什么?”周萍言辞之间充满了不信任,无论如何,都像是认不下这个亲生女儿一般。
  沈一卿原本对于母亲那最后一点耐心和容忍度也全部被撕碎了,看着眼前这个似乎可以把任何事情都拿来攻击自己的人,不由的面色清冷的勾了勾唇角。
  “既然母亲愿意这样想,我倒是无话可说。
  爷爷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办完了。
  至于晚宴我还是不留下了,以免惹得你们心烦。”
  沈一卿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这样的场面,是因为怕与母亲针锋相对,而让外人看了笑话。
  却在逃离时一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男人的怀抱中有一股十分淡雅的香草味儿,男人十分有趣的瞧了一眼自己。
  “这位小姐,没事吧?”
  她抬起头才看清了这人的外表,一双温润如玉,一般的眉眼带着几分点点星子,五官端正,被雕刻的极好,礼数周到,让人挑不出来任何的不对。
  “对不起……”
  沈一卿并没有想要多聊的意思,而是非常抱歉的道了歉,微微低了低头便离开了。
  冯司耀见这架势,便知道老大并不愿意和这些人在这样的场合中发生争执,所以紧随其后,也没有多留。
  身后却传来的沈一悠得意的一声轻笑,以及傅太太的一片关系。
  “庭轩,你回来了。”
  “庭轩哥哥,你总算是回来了,我还正想问,你去哪儿了呢?”
  沈一悠如往常一般亲密的去拉他的胳膊,却发现他的视线似乎随着姐姐的离开而消失,并没有看自己,不由得眼角间闪烁着几分阴霾。
  “母亲,沈伯母好,一悠好,方才那个女孩子,我似乎没有见过,她,是谁。”
  傅庭轩彬彬有礼的问了一句,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孩子给自己的感觉十分亲切。
  周萍一想起那个不争气的女儿,很有可能背着自己和那个老头子之间有着什么,便气不打一处来。
  沈一悠眼角间透着几分算计,却装得一副担忧的样子。
  “庭轩哥哥有所不知,那个是我的姐姐。”
  “喔,姐姐?怎么从前没有听说过?”
  “姐姐从前是一直养在外面的,这两日才回了家,哥哥自然是没有见过的,不过以后大概就会常见了吧……”
  沈一悠虽然没有去提私生女这几个字,但是明眼人一听这话,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傅庭轩只是略微皱了皱眉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觉着这个姑娘看起来似乎并不像是那么不堪的身份。
  深夜,整个沈家别墅都已经熄灯了,只剩下景苑这边还亮着。
  沈一卿回来时有些晚,才进了门,便看见一个古董瓶子,不知从何处飞一般的砸了过来。
  她本能的躲了一下,才不至于被砸中,却还是被那飞出来的瓷片伤到了手指,顿时流了鲜血。
  “呵,你居然还有脸回来,我的脸都要被你丢尽了,那样重要的场合,你竟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和一个老男人勾搭来勾搭去的,传出去简直是让人丢脸!”
  只见爷爷,父亲,母亲还有一悠都没有睡,所有人严阵以待,都在等待自己的到来。
  一悠的脸上,在看到自己后本能的低下了头,看样子她说了什么添油加醋的话,已经可以想象了,否则爷爷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还不睡等着自己的。
  而爷爷和父亲也没有半点袒护自己,显然间,这里的所有人都信了一悠的话。
  沈一卿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忽然间觉得这个看似叫做家的地方,还没有养母那里有一点的家的气息,反而是充满了陌生与怀疑。
  “女儿,不知道母亲在说什么,也不清楚母亲的话,是什么意思,女儿绝不会去做那种自轻自贱身份之事!”
  沈一卿冰冷的眉眼看着这几人越发觉得有几分好笑,身份互换一事,是从出生起犯的错误与自己有什么相干,现在却把一切归到自己身上来,这些人还真是万分的有趣呢,真是让人想象不到。
  “好啊!你居然还敢嘴硬,那我问你方才宴会结束时,你去了哪里?”
  周萍信誓旦旦的开了口,却不知道已经暴露了自己。
  沈一卿有几分无语的笑了笑,眼角之间是说不出的嘲讽。
  “母亲这话问的好方才宴会结束时,爷爷派过来的车,却被母亲调走了,母亲觉得我去了哪?”
  周萍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费尽千辛万苦布局,沈一卿竟然把自己给说的无言以对,不由的脸上多了一分恼怒,她自是不会承认一些事的,所以打算死咬着不放。
  “我不管你怎么说,你定然是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你没有回车上,肯定是出去勾引那个男人了!不然怎么会这个时候才回来……”
  沈一悠一听母亲这么说,立刻不嫌事儿大的来了一招火上浇油。
  “就是,姐姐就算是在穷乡僻壤长大的又如何,你怎么能不顾沈家的脸面,和那个糟老头子不清不楚的,姐姐现在的身份可是沈家的大小姐!”
  沈一卿嘴角间勾起了一个十分有趣的弧度。
  “原来你也知道谁才是沈家的大小姐,一悠,这些事需要你过问吗?”
  “我……”
  沈一悠被说的腾的一下面色一红,委屈巴巴的看向了周萍。
  周萍一瞧自己的女儿受了委屈,挥手便是一巴掌。
  沈一卿几乎没有片刻犹豫,单手直接攥住了周萍的手腕,看着眼前懦弱的父亲不发一言的爷爷,和这个号称是自己亲生母亲的人,忽然间没有了那么多的埋怨,倒是被气笑了。
  “看样子在这个家中,你们是不愿意欢迎我的。
  也好,我住着也是心累,那就不讨人嫌了。”
  沈一卿连收拾行李都懒得收拾,直接拿起了自己的手机,面朝着大门扬长而去,没有再留下只字片语。
  周萍不仅没有觉得有所愧疚,反而是松了口气,得意的看着大门的方向。
  “都不要去劝,我倒要看看,这个贱蹄子在外面能过多久!
  没有沈家给她撑腰,她是一个什么东西!”
  沈老爷子从始至终坐在椅子上不发一言,只是握着扶柄的那只手,骨节分白,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