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主播你的马甲掉了 > 她被骂是狐狸精?

我的书架

她被骂是狐狸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呼……老大,这些人该不会脑子坏掉了吧,整天怀疑自己的亲人?
  我看这件事复杂的很,不如我陪你去一趟吧。”
  “好吧。”
  沈一卿拎着自己的黑色小皮包轻轻的走下了车,外面的天色黑暗,可沈家的灯当时还亮着。
  微风拂过,吹起了她肩旁的长发,一股好闻的铃兰味道在风中飘过。
  “回来了,一卿啊,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一起吃顿便饭吧。”沈凌面色胀的通红,站在大厅中央,说话时神色略微有一分紧张。
  沈一卿有几分好笑的看着眼前的场面,一个大腹偏偏有着小肚腩的中年男人坐在正中间,左边边上还有一个陌生面孔是自己从未见过的,而右边第一个是自己的母亲,空了一个座位,另一处就是沈一悠了。
  当自己走进屋子里的第一瞬间起,来自于正中间的那个中年男人就用那双炙热而充满欲望,赤裸裸的眼神,在自己的身上翻滚起来。
  她本能的只觉得一阵恶心,但一想到是爷爷的邀请,只好强压了下来。
  冯司耀跟在她身后像一个司机一般,拎着包,实在让人瞧不出有什么。
  “一卿啊,咳咳,这位是恒泰珠宝的薛总,快过来见人。”
  周萍第一眼触及到这个女儿的时候,眼神里还是眼神不住的厌恶,却还是暗自忍了下去,殷勤的张罗了一句,却并没有上前的意愿,倒是一旁的仆人多添了一把椅子,而那个薛总的眼神始终留在沈一卿的身上,微微一笑点头示意了沈凌一眼,沈凌立刻会意的站起身来。
  “一卿,还不赶紧给薛总倒杯酒喝……”
  沈一卿嘴角不由的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冷笑,没想到竟然还是一场有图谋的鸿门宴呢,果然叫自己回来就不是什么好事。
  本以为是关心自己校园的事情,没想到主意竟然打得这样好……这位传说中的薛总是个40多岁的男人,略微有些秃头,且大幅翩翩坐在那里,半天只拿这一双有几分猥琐的眼睛盯着自己,这么久了也没有半分言语,那赤裸裸的眼神看得让人十分不舒服。
  “母亲,父亲,我新婚之喜,原本还打算带他过来给你们瞧瞧呢,竟然不知道家中还有贵客,这位薛叔叔……
  我做侄女儿的,没什么好孝敬您的,一杯薄酒不成敬意吧……”
  沈一卿难得的没有多说什么,确实乖巧的倒了一杯酒水,只是那薛总的眼神,明显听到了这句话后恼怒了起来,面色怒不可遏。
  “沈凌,你不是说你的大女儿是个正在上大学攻读电竞专业的美少女吗?结婚是怎么回事?真以为什么东西……我薛某人都能看得上的吗?
  想爬进我们薛家大门的人多的是!”
  传说中的薛总丝毫没有半点的收敛之意,反而是一语道破了详情……
  沈一卿那双星河璀璨,带着点点亮光的眸子忽然间暗淡了一下,原来是这样,竟然是这样!
  做父亲的,竟然想要把女儿送给这样的人!
  这便是父亲和母亲让自己回来的理由吗?
  她不由的双手微微颤抖了一下,却又从容的上前去,看着那张让人极度恶心的面孔,淡淡一笑。
  “叔叔这是说哪里话,我已经结婚多日了……要不叔叔留下喝一杯喜酒……”
  “哼!沈凌!你回头可要给我个交代不然这次的合作可是谈不成了!”所谓的薛总本以为一切都是商量好的,所以才来了今日的家宴,来见一见沈家的孝敬……
  没想到沈一卿,是一个已经结了婚的人,一想到沈凌居然欺瞒自己,不由得恼羞成怒,直接起身离去!
  周萍面上的笑容立刻消失殆尽,随即劈头盖脸,直接数落了起来,哪里有往日装的那样的体面和修养。
  “沈一卿!本以为你只是吓吓我们,难道你真的和那些野男人结了婚?
  你知不知道薛总的恒泰珠宝已经成为了珠宝行业的首屈一指!
  我们为了搭上这条线,付出了多少努力,你竟然现在转过头去拆你父母的台!
  凭你这样农村出身的土包子,这些年也不是在市区长大的!
  你没什么文化,私生活不检点,人家没有嫌弃都已经是实属不易了!
  这已经是我们做父母的能为你考虑的最好的条件了!
  如今你当众惹怒了薛总以后你父亲的生意要谁来照顾?我们这一家子可都等着这单子呢!
  沈一卿,赶快去和那个野男人离婚!带上点薄礼去向这位薛总道歉,如今挽救还来得及!”
  周萍满心的急切和恐慌全部写在脸上,丝毫没有注意到面前这个女儿的情绪。
  沈一卿打量了一眼四周,并没有想要回话的意思,转身看了老管家也不在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爷爷呢,爷爷去哪儿了?”
  周萍,沈凌两人不由得心头一惊,面色沉了下去。
  “问他做什么,这事情老爷子也是知道的,怎么就算这个薛总年纪大了些,配你这样的野丫头,也算是绰绰有余吧,你有什么好不满的?
  沈一卿,别以为你在学校那点破事我不知道靠着那些外面的野男人,你始终走不了多长远,你终究是沈家的女儿,若是你今日不乖乖就范,呵呵……
  以后也不必去帝都大学上学了!
  我倒要看看没有沈家的支持,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周萍尖酸刻薄的话语俨然之间撕破了两人之间最后的一层遮羞布,沈一卿面色逐渐冰冷一股从未有过的愤怒和心凉油然而生。
  “所以在母亲眼中之所以会把我接回来,不过是想让让我嫁给一个老头子,完成你们之间的一个交易而已吧……
  那我敢问母亲,同样是女儿,母亲给沈一悠安排了什么?”
  沈一卿被气到极致时,心中早已经没有了原本那样的期盼和希冀,只剩下了凉薄的唇角轻轻动了动,似乎世间的一切再也没有从前那样吸引自己。
  周萍面对着女儿的质问,恍然之间惊了一惊,眼神间略有一分躲闪。
  “悠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从小被我教导着,什么都是最好的,与傅庭轩的婚事也快被定下来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周萍女士,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似乎是您亲生的女儿吧……就算我这些年来被错换了人生在乡村之中长大,骨肉亲情难道就这样容易被割舍?
  母亲为何就不考虑让一悠嫁给这位大富大贵的薛总呢?”
  沈一卿剑眉一挑,犀利的几句话,将周卿问的直接哑口无言,她默了默,忽然间冷笑一声。
  “我只有一悠一个女儿,我的悠悠被我教的如此优秀,岂是你这样的土包子能比得了的?
  行了,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你还是抓紧去给薛总赔礼道歉吧,耽误了这单生意,我可不会接受你这样的人进我们沈家的大门!”
  周萍眼神之中再一次涌现了浓浓的厌恶,她食指紧扣,骨节发白,似乎在极力痛恨着什么。
  沈一卿淡淡一笑,拎起手中的手提包,恭恭敬敬的退了一步。
  “周萍女士,既然你本没有我这样一个女儿,我自然也没有这样一个母亲,至于这单生意……
  沈家的生意与我有什么关系,我母亲姓陈,这个姓以后就还给你们吧……”
  沈一卿一双斜长的眸子轻轻动了动,有几分好笑的打量着在场每一个人的神色,说完这句话后,扬长而去。
  周萍面色一白,忍不住大骂了一句。
  “小狐狸精,别以为你被那些男人包养了,我就不敢动你,你给我等着!”
  沈凌惊恐的凑到了周萍的身边。
  “你骂她有什么用?赶紧想想办法吧,薛总的生意若是不成了,我们整个沈家可就要遭殃了……”
  “我能想什么办法,你这个窝囊废!”
  月色下,沈一卿没有一丝留恋地看着外边又圆又大的月亮,心中长舒了一口气。
  听着里面那剧烈的争吵声,面色有几分平静,冯司耀正想要出声安慰时,她却开了口。
  “小四,去查一下爷爷去了哪里!”
  “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