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主播你的马甲掉了 > 等这些老板玩腻了?

我的书架

等这些老板玩腻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帝都医院。
  “冯董,这位老人是肺癌晚期,在昨天傍晚晚上18:30的时候转过来的,但是老人家的子女似乎并不关心老人的病情只是嘱咐了几句,而后就离开了,我们联系不到老人的家属,老人的病情十分危险,不过目前刚刚脱离了生命危险,大概过一会儿就会醒来,老人的年事已高,不适合做任何的手术,我们只能尽最大努力,只能保守治疗。”
  “嗯,好的。”
  冯司耀眉头紧锁,没想到竟然已经是这个样子,随后目光看向了一旁的老大。
  沈一卿靠在阳台的一角,阳光照射下一片三角形的阴影区域,目光呆呆的望着外面的青青绿茵。
  “用最好的药,没有我的允许下,不允许任何人探望。”
  “嗯。学校那边要不……还是不去了吧,我怕到时候那些人会给老大添麻烦。”
  “不……想让我去上学是爷爷的最大心愿,不能不去。”
  “藏进心口的刺,不忘寻也如此……沉默有时最后因你放肆……”
  随着一阵手机铃声,沈一卿接通了电话,对面却是一个醇厚而富有磁性的声音。
  “一卿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我听助手说,你今天早上去了帝都医院。”
  “没事,沈爷爷病了,让秦老跟着担心了。”
  “哎呀,老人家身体不好也是有的,还想过来与你对弈几盘,这样吧,让白白陪着你吧,你一个女孩子出门在外的真是让人不放心……”
  “啊?”沈一卿疑惑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那边就直接挂断了,看样子老爷子还是想着撮合自己和秦白白,一想到那张白皙而又有几分英俊的脸庞,她恍然间有几分失神。
  “咳咳……老大,啥时候让我们瞧瞧姐夫长什么样子?
  你这偷偷结婚这么久了,连个人都不让我们看一眼,该不会是丑的不能见人吧?”
  “不至于,就是个小白脸,那你先去忙吧,也不必一直守在这儿了。”
  “嗯……好。”
  冯司耀犹豫了一下才离开了医院,毕竟自己不是那么闲的人,下楼时,却正好撞上一张皮肤白皙,英俊而高大的男人,他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两人擦肩而过时,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你好,老人家已经醒了。”
  “嗯。”
  沈一卿快步的走进了病房,瞧着那张苍老而又无神的容颜,不由得心里一阵酸涩。
  靠近床边还未来得及询问时,老人家转过头看着那张小脸时,立刻后悔的落下了一滴泪来。
  “一卿,你……你没事吧?别,别怪周萍。”老人家神情略微有几分激动,双手颤抖的回忆着什么。
  “爷爷,你快躺下。”沈一卿看见爷爷这个样子,便觉得是自己心中有愧,终究是自己的骨肉至亲,到底这中间发生了什么,自己现在已经懒得去想,可是无论因为什么爷爷都不该承受这样的苦难。
  “不……孩子,有些话我必须要告诉你,否则我就是闭上眼睛也不能安心,这都是我造的孽。
  沈凌与周萍结婚已经五年却一直没有孩子,后来检查出沈凌有家族遗传基因缺失不育症,这种病能孕育的几率不超过0.1%,我觉得天都塌了,当时鉴于有许多人虎视眈眈的盯着两家的股份,被逼无奈,我只好从精子库……
  唉,好不容易到了生产,可你生下来就在脸上长了一个血瘤,即便是手术后也很难治愈……我当时为了一个孩子,已经顾不了那么多……
  正好当天晚上陈氏与你母亲在同一病房生产,为了保住周家与沈家的股份,我们当时只能铤而走险……
  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年,这些年你母亲用心的教导悠悠,她早已经把悠悠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她当初从诚惶诚恐之中好不容易解脱出来,已经不愿意去承认真相……
  更不愿意去接受你!
  那就像是一场噩梦一样,可我知道自己的病已经时日无多了,我不能让你流落在外,为了让你回来,我放出消息说你是我的孙女,有血缘关系。
  可是你有权利知道真相,周萍的的确确做错了事,我也做错了事……
  如今周萍已经泥足深陷,不要去和你母亲计较,要怪就怪我一个人吧……”
  沈傲天说一段话就要喘好几口气,一边咳嗽着,一边紧紧的攥紧了沈一卿的手。
  “我知道,你并不是表面那样,我都知道,也许,你的亲生父亲是一个很优秀的人……”
  沈傲天眼神之中虽已经是一片浑浊,可却早已看清了真相,只是并没有揭穿她这只小狐狸。
  她也不由得愣了一下,她猜到了爷爷或许知道,却不清楚爷爷到底知道多少,可是真相居然是这样。
  “爷爷……不管如何,您这一段时间待我很好,我没有怪您的意思。
  至于母亲,我不会去计较这些。
  你的身体现在需要好好的调养,不要想那么多,我会留在这里好好照顾爷爷。”
  “哎,孩子,苦了你了……”沈傲天叹了一口气有几分愧疚的低了低头。
  “我去给爷爷倒杯水吧。”
  沈一卿端起了桌子上的水杯,才出了房门,就看见了一个高大而英俊的身影。
  “秦……白白……”
  “听说你家人生病了?是爷爷给你安排在帝都医院的吧?
  人怎么样了?”他身上穿的虽然是休闲裤,但是手腕上却有一点褶皱,发型有些凌乱,看样子应该是刚刚开会回来,临时换了一身衣服。
  “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若是你有什么事就去忙吧。”
  “没事,要去倒水吗?我来吧。”秦白白将那个玻璃杯接了过去,转过头时不由得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
  他费尽了千辛万苦倒是查到了一点线索,当日在沈家门前救自己的那个,八成就是眼前的这个小媳妇儿了。
  且,自己家的小媳妇儿还深藏不露……毕竟那人民币可不是白刷的……
  “姐姐!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一卿才出了走廊,快要回病房时,却撞上了沈一悠和于佳美,只见于佳美似乎是不舒服的样子,手里捂着肚子,沈一悠略微有一些不耐烦,但撞见自己时,却是一脸惊讶,毕竟像帝都医院这种连挂号费都要上百的地方,恐怕她觉得不是自己这种人来得起的吧……
  “爷爷生病了,不去看看爷爷吗?”
  “喔,原来姐姐是来看爷爷了,其实母亲也很担心你,要不还是回去吧……”沈一悠人前人后最喜欢顶着一张善解人意的脸,事到如今了,知道害怕才想起来要利用沈一卿。
  沈一卿似乎忽然之间想起了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不由得嘴角勾起了一抹十分好看的弧度。
  “一悠,那父亲惹怒了薛总,要是我一直不回去,到时候该怎么办啊?”
  “什么……”沈一悠惊恐地退了一步,被吓得面色一白。
  母亲一直告诉自己,只要那些老板玩腻了就不会再包养姐姐,到时候还是姐姐嫁过去……
  可,如果一直都不腻怎么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