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主播你的马甲掉了 > 未必是傻子,肯定是瞎子!

我的书架

未必是傻子,肯定是瞎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周萍那张风韵犹存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她绝对没想到这个死丫头竟然敢跟他对着干,不油的被气的不轻。
  她确实是抱有一丝侥幸,若是沈一卿肯出手帮忙,凭她背后金主的势力,可以帮沈家走出这次的困难,起码也可以偿还这一次沈一悠欠下的巨款,这下子算是被完全噎了回去。
  不由的一张老脸被气得通红无比。
  沈一卿可不是来做善事的,她看个热闹便打算回去了,却没想到刚转身,身后传来了一阵幽怨愤恨的声音。
  “沈一卿,别以为你现在可以在我面前嚣张猖狂是因为你自己有任何的金主的大腿可抱!
  若你不是沈家的千金,谁会看上你?少做梦了?”周萍女士忍无可忍,终于说出了自己内心的话,这一下子刚走出几步的两人,不由得齐齐地停住了脚步。
  沈一卿内心里对于这个母亲确实是有一点期盼,可到现在才明白,原来在这个母亲眼中无论自己做什么,无论自己多优秀,都是凭着沈家这样的身份,在她眼里自己永远是一个从乡下来的土包子而已,其他的根本就是不复存在的。
  “这位女士,一卿是我见过最温柔的姑娘,我和一卿领证的时候,确实不知道她是沈家的千金。”秦白白十分富有礼貌性的回之以微笑在场的气氛,再一次被拉入了冰点。
  周萍震惊的皱了皱眉头,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眼前这个人就算不是什么哪家公子哥也算是个富二代,怎么可能会看上她!
  难道真的是自己一直以来想错了吗?
  “不,这个死丫头有什么好?你会看上她?沈一卿,可是这些日子才被我找回来的……”
  “所以周萍女士愿意承认,沈一卿确实是您亲生的女儿?”秦白白好整以暇的淡淡一笑,仿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又仿佛对这件事持有自己的看法,一时之间,问的周萍愣住了。
  她到底是曾几何时都不愿意去相信自己的这个女儿了呢。
  沈一悠与沈一卿错换了人生20年,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亲生的女儿,却在一次又一次的选择中抛弃了她,宁愿相信她是与野男人厮混,也不肯相信自己的女儿,也许真的是那么优秀……
  一悠才是那个的的确确,在外面欠下了巨额贷款,同时又一直欺骗了自己,利用自己对她的信任不断的挑拨离间的人,这一次……
  周萍死死的盯着秦白白,半天不发一言,双手不断的收紧,手心里多了一分虚汗,事到如今她终于开始怀疑这个一直被自己娇生惯养长大的女儿,是否真的如这些证据一般!
  “失陪一下,这是沈家的家事,今日实在是劳烦各位媒体记者了,失陪一下,各位朋友……”
  周萍想通了之后,以最快的速度了结了这场,马上就要开始的无声的战疫,带着沈一悠从安全通道直接撤离。
  “一卿,有空我们聊聊。”女人轻轻的叹了口气,声音带了一丝苍老,比起曾经的自信取而代之的是一点不确定。
  聊聊?沈一卿当然确定自己和这个母亲已经没有什么必要聊下去……
  回家的路上劳累了一天的人,他在副驾驶位置不由的沉沉的睡了过去,车上的音乐古典而优雅,又带着一丝温和的气息不知什么时候起,车上的空调被调成了适睡的温度。
  她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梦里的一切是那样的严肃而谨慎,她手里拿着那把军刀,面对着那样撕心裂肺咆哮而来的猛兽,却没有丝毫的害怕。
  站在风雨之中,就像是一堵墙一般,无论身上受了多少的伤,一条条疤痕如此难看,却勇往直前奔跑在那奋勇向前保护着身后千千万万子民的路上。
  梦里是一片热血,梦外她缩成小小的一团蜷缩的像是一个鸵鸟,似乎要将自己埋起来一般,开车的男人侧了一眼,只一眼便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卿卿。”他醇厚的嗓音动了动带着一点不确定,不知道这丫头睡得是否安好,却看成丫头如此保护的架势,有几分心疼。
  女人没眉眼之间有一片深邃的鸿沟,就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整个人像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一般。
  男人实在忍不住打开了自己手机上的通讯录,看着那个被存成“二混子”的字样,轻轻的点了一下。
  秦白白:你的老大在我车上睡着了。
  冯司耀:我擦,大哥,牛啊牛啊,拐走老大的人真是你,我说前一阵子怎么查不到……
  秦白白:后面的事你不必管了,让我来。
  冯司耀:额……
  秦白白:全面收购沈家!
  冯司耀:沈家的股份本来就是老大居多啊……
  秦白白:不是你干的吗?
  冯司耀:大哥!那么点东西我看得上?是老大回沈家第一日收的啊。
  秦白白:周萍是傻子吗?亲闺女的东西也要抢?
  冯司耀:未必是傻子,但肯定是瞎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