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师在此 > 第一章:斩俗缘

我的书架

第一章:斩俗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泗州,道周京都,天下中枢所在,境内有一条大河环绕都城。

泗州郡内,汴河古城,道周开国八百载,向来是一派繁华,参差百万人家。,

玄武大街上,行人往来如云。

“万丈红尘,终究是要有个了解。”朱磊一身道袍,骑鹤归来,降落在城门口,念动法诀喝了声,“收!”,那仙鹤当即变成一只巴掌大小的木雕被收起来放在袖中。

嘚!嘚!嘚!

马蹄声催,前方恰好有数十个华服少年纵马飞奔,霎时间街头众人纷纷避让,人群中还有人羡慕不已,道:“快看,这一届仙门大会开始了。”

瞧着这熟悉的一幕,朱磊抬足到城门口避开,让那群少年打马走过。

“仙道大会呀,哎,神仙谁人不想作?十年前,我也是这般带着渴望进入天师道的吧。”他怅然若失的自嘲了句,有转身入城。

望着熟悉又陌生的故里,不由得感慨万千。十年过去,弹指一瞬,前世今生就好像繁华一梦,终究是到了要醒的时候了。

十三岁时,凭着宿慧,力压同辈,拜在天师道门中,意气风发。

被誉为汴州城百年来第一奇才!

奈何仙路难求,十年苦修,尘缘难断,方醒悟到出世要先入世,如此才是真实完整的一生。

………………………………………………………………………………

忆往昔,近乡情更怯。一路踟蹰,最终还是来到一座熟悉的府邸外。

——李府。

道袍青年长吸口气,排除杂念,迈步上前,笃笃笃,抬手敲响了大门。

吱咛。

铜门从里面打开,一个老妪探出身子,瞧了两眼,马上就欣喜的大叫道:“姑爷!你回来啦!”眼前的道袍青年,模样虽然已经有了三四分变化,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李家的姑爷,那个被郑重选拔出来送往道门的“朱磊”姑爷。

“刘妈妈,是我。”朱磊笑着回应。

“姑爷回来啦,姑爷回来啦!”刘嬷嬷喜极而泣,很快把消息传遍整个李府,下人更是轰隆隆的把两扇大门都打开。

“进屋喝茶,快进屋喝茶。”刘嬷嬷极是热情。

“小石头,小石头。”一位穿着华贵的中年妇人从屋内飞奔而来,身边跟着两个丫鬓,一看到院落中的朱磊,泪水不由的夺目而出,引得府中一阵喧哗。

“岳母大人。”

朱磊也是心情激荡,连忙上前见礼。

中年妇人仔细打量着自己的女婿,拉着他的手,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只可惜素云儿命薄,嗯,不怪你,不怪你。”

“姑爷,夫人她不知道有多挂念你,每年都去青羊观为你求签祈福。”一旁的刘嬷嬷道。

“是孩儿不孝,回来的迟了。”朱磊面对待他甚好的岳母,亦是颇为心疼,纵然早从书信中知道了结果,此刻仍是思绪难平。

“嗯,快入座。”李氏不顾眼含热泪,立马吩咐左右,“快去通知二公子,还有三公子,过来见过姐夫。”

“老身这就去。”刘嬷嬷应声离去。

朱磊端起茶水押了一口,不由想到李家女子的八世宿疾:

“太阴入照,邢克六亲。”

…………………………………………………………………………………………

整个李府一片沸腾,很快府中的另外两个公子也出现了。

“二公子。”

“三公子。”府邸后院走出来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二公子穿着白袍,提一口宝剑;三公子则是青衣长衫,怀里抱着个漆黑的豹猫,杀气暗藏。

二公子步如流星,双眸开阖间似有星光闪耀,手里的宝剑虽在匣中,依旧散发着无形的寒气,让周围的下人不敢直视,他便是李玄照。

至于三公子李玄堂则抱黑豹子,步履轻盈,两人很快也来到了席间。

“我儿,你们俩快来见过姐夫。”

“姐夫。”李玄照和李玄堂两兄弟都满是期望的看着朱磊。

百余年前,李家祖上遭人下了血咒,每一代女子都是邢克六亲,男子活不过十八岁。虽然用尽了各种方法,请了多方高人,可还是希望渺茫。

他们都怕,怕高人指点的解咒之法不灵光,两年后小命不保。

因为上一代寇天师曾下批语:九世血咒,灭魂断肠,非厚德之人不可解。恰好,朱磊因为仙道名额原因,与李家缔结了契约,应了厚德卦象。

“姐夫好,可是修为达到解除血咒的标准了?”李二公子瞧着朱磊,和记忆中的气势凌人不可一世相比,如今到显得返璞归真,颇有仙风道骨。

“一个月前达到了。”朱磊风轻云淡道。

李玄堂闻言身躯一震,这下当真是再好不过。

“哈哈哈,我李家终于要脱出苦海了。”李玄照惊喜万分,此事关乎性命,他如何不喜?

“你们俩就不能先给你们石头哥接风洗尘?”李氏打断道。

“对对对,大哥,咱们今天不醉不归。”李氏兄弟连忙道。

………………………………………………………………………………………………………………………………………………

很快酒席开张,李家大摆筵席,众人开怀畅饮,下人们端上一盘盘美味佳肴,很是丰盛。

朱磊也很开心,久不入红尘,这顿宴席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温馨。

“姑爷,汴河府尹有书信到。”

酒过三旬,忽然门外传来下人的通报声,席间众人为之一静。

“怎会突然有书信?拿过来!”李氏有些惊疑不定。

“是。”丫鬓急忙呈上信笺。

朱磊接过书信,拆开细看。

“姐夫,府尹有什么事要麻烦我李家?”李玄照焦急的盯着书信背面看,低声问道。两日前他就吩咐下人没有大事不得前来打扰,毕竟自家小命关紧。

“无事,王府尹邀我七日后过府一叙。”朱磊收起书信,微笑着道。

“过府一叙?七日后?”李氏面色一变。

汴州府尹,在道周一朝地位特殊,集阴阳两路于一身,有征召修行者斩妖除魔的专断之权。

“到时你自己小心。”李氏叮嘱道。

“岳母大人放心,我自有主张。”朱磊道。

宴席就此结束,他跟着下人来到旧日所居之地,盘膝而坐,调动体内所有法力,施展异术。

“法由心生,天眼观妙纹。太乙天尊,急急如律令!开!”

下一刻,他的双眸深处凝结两道玄妙的竖纹,眸子里各自多出一个瞳孔,变成了重瞳,拥有了窥视阴阳的能力。

李府内的景象瞬间大变!

原本是大日高悬,朗朗晴空,现在变成了黑夜,血月倒悬,整个府邸都弥漫着青黑之气,更诡异的是黑气深处有一条条血色线条蔓延,就好像是一条条用血画出的诅咒。

“李家乃是开国王公,本应受道周龙气庇佑,就算被人下了血咒,也不当出现如此严重的后果。”朱磊的心渐渐沉下来,起身向血色线条最浓郁的地方走去。

在他的天眼探查下, 李府的花草树木和下人各自都散发诡异的气息,若论血色线条之多,当属李氏兄弟!显然是李家的九世血咒快要发做了。

“石头哥哥,石头哥哥,素云等你很久啦,快过来拜堂!”黑雾中央忽然分开了一条路。

朱磊天眼观看下,竟然看到一个身披红色嫁衣的女子!

此时此刻,李府中其他人都成了死人,唯独这个女子散发着正常人的气息。

“嗯?李素云?”他心中骤然一惊,这才发现自己的衣着也变成了新郎官打扮。

只见李素云凤冠霞帔,笑靥如花,并且腰身缠着一条红绸与自己绑在一起,两人的气息完全交织在一起。

“鬼气?妖气?血咒?还是与我气息根植纠缠在一起!若不能就此斩断,只怕自己也要死在此地!”朱磊惊怒交加,杀机凝结,“到底是谁,费尽心机,布下血咒,要夺自家道途?”

若非有异宝在身,恐怕就真要着了圈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