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师在此 > 第六章:境界

我的书架

第六章:境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乌鸦妖身死,祭坛被捣灭,血咒彻底根除,李府全面恢复正常。自此之后,李家后人就可以正常的生活传承下去。

  朱磊在李府要来一处静室,开坛作法,驱除李素云阴魂中的煞气。

  中间是桌案,左右放了两排七星宫灯。

  “出来。”

  他打开玉盒,放出凶魂,然后用一张镇魂符贴在她额头,将其魂定住。

  然后搬运神魂,缓缓分出一丝投入乾坤圈中。

  乾坤圈黑白光色闪耀,随着至阴神魂力量灌注,整个圈子变得黑幽幽的,自动悬浮空中。

  “落。”

  随着一声大喝,这黑色乾坤圈打着旋飞落到凶魂头顶,散发吸力,缓缓抽出一丝丝的血红咒煞。

  李素云在咒煞剥离后,魂魄渐渐恢复意识,明悟起前尘后事。

  那一丝咒煞被乾坤圈摄出后,却不曾消散,而是彼此勾连成一片神秘妖文,再成变化成一柄七寸长的血色小剑。

  “咻!”这柄小剑突然跳起,凌空飞跃,直刺朱小石眉心。

  “好妖法!”朱磊猛吸口气,桌案上供奉的铁如意飞起,当啷一声,压住飞剑,继而借来七星灯火焰狠狠炼化,随着火焰光芒流转,那跳动的血色小剑终是不敌,落下点点煞气消散。

  约莫茶盏功夫,铁如意轻轻一震,将血色飞剑碾碎。

  至此,李素云终于恢复了本来面目。

  “血咒我已拔出,素云还有什么心愿?我帮你了解,然后送你去轮回转世。”朱磊伸手一招,收起乾坤圈。

  李素云摇头,轻叹道:“血咒缠身不自由,身死妖口下九幽。他年若能成仙游,斩却妖邪恨方休。”

  “石头哥,你是个修道种子。我们有缘无份,若有来生,成仙路上见。”

  “好。”朱磊点头,焚烧香表,用通幽符打开一条阴司轮回路。

  “来生再见了。”李素云阴魂飞起,没入轮回,转眼消失无踪。

  红尘俗事完结,只觉浑身一阵轻松,又斩断一层枷锁,阴神大成之日不远矣。

  ………………………………………………………………………………………………………………………………………………

  第二日,朱磊辞别李府众人,到官府下属的“道录司”租下一座庭院,布置好一尊防御法阵,就此开始静修。

  屋内,陋室。

  “现。”一柄虚幻的三宝玉如意从他眉心飞出,像是某种法器的投影。

  朱磊伸手握住玉如意,拿捏龙虎法印,体悟其中道韵。

  “十年前自己拜入天师道,满以为长生在望,却没想到修行路上步步坎坷。”他思虑道,“一枚道种参悟不出阴神,成道无望。这枚如意道种只剩下三个月的期限了。”

  道门修行境界划分,分别为先天、元神、长生、合道四大境界。

  先天,内炼一口气,从后天身躯转化先天道体,十层境界,一层十年命,练成十层者可得寿命一百。

  元神,三魂七魄聚阴神,凝地煞成神通,然后渡雷劫化纯阳,炼就天罡法则,阴阳相合,可得千年不死地仙身。

  至于长生和合道境界,世间只有传说,不曾有任何文字留下,连天师道都没有。

  其中“三魂七魄聚阴神”,指的是把先天之气融入元神,混元归一,突破身躯束缚,沟通阴阳,凝练神通,乃是长生路的关键。

  这一步同样遭天妒,大多修行者都难以成就阴神。于是道门高人简而化之,传下道种,供弟子领悟,十年不成则为根器不够,沦为凡人。

  西方梵门则不同,有凝练舍利的法门,十世轮回可成释迦金身,等同于道家元神,同样可以不朽不灭。

  至于妖魔两派,以血脉做传承,更加隐秘,不为常人所致。

  然则“道种”也十分稀少,像天师道这种道门大派才能赐予门下弟子。因为“道种”一经炼化,最多十年,力量就会耗尽,消于无形。

  所以道门又有“十年不成阴神,长生无望”的说法。

  “我十年苦修,一年前终于臻至先天十层练气圆满,但若不能在道种消散前凝练出阴神,百年后不免化作一堆枯骨。”朱小石做完一轮修行功课,大为欣喜。

  “龙虎伏魔印”是个好引子,只要机缘来临,就能打破束缚,一举成就阴神。

  “嗯?有人过来。”朱磊发觉阵法被触动。

  “回。”他心念微动,散去法印,虚幻如意缩成一点明光没入眉心,与泥丸宫相合,不断滋养着魂魄。

  起身,开门,清风扑面而来。

  ……………………………………………………………………………………………………………………………………………………

  “在下飞鹤山凌虚子,见过道兄。今日城中有修行者交流法会,兄台可愿同去?”一个身着青衣绣着飞鹤的修行者上前见礼。

  “天师道三石道人,见过凌虚道兄。”朱磊还礼,问道:“修行交流法会?”

  凌虚子微微一怔,马上微笑着解释道:“法会场地是官府赞助的,丹药,炼宝材料,修行秘法,只要有合适的都可以购买交换……因为其他修行者都是散修,而你我是道门弟子,故而前来邀请三石道兄同行。”

  修行,一半是修,一半是行,法侣财地,相互关联。而像这样小范围的交流法会,对于增长见识,交换所需,还是有些用处的。

  “汴河城里有一位元神真人——宗越老怪。”凌虚子道,‘宗老怪在三百年前就练成阴神,因后续突破无望,才来到泗州郡做了道周皇室供奉。据说他曾得到一位散仙前辈的传承。’

  散仙,就是渡长生劫失败的修行者。

  “散仙传承?”朱磊问道,“他会拿出来?”

  修行的传承,越是高深部分,越是传承不易。像天师道等大派,传承法术是严禁外传,偷学者将会遭到追杀。

  “这场法会就是宗道长发起来的,这次说不定会拿出一部分。”凌虚子笑着道。

  “同去。”朱磊回应。

  半个时辰后,一座巍峨宏大的十三层高塔出现在眼前。

  “飞鹤山的弟子到了。”

  “看,同他一起来的还有天师道的弟子,那身道袍好威风。”

  “没想到这次连大派弟子都有前来。”

  “宗老怪会下血本吧?”

  “散仙传承,好大的名头,可惜宗老怪还是突破无望。”

  千寻塔前,守门的卫士和前来的各路修行者议论纷纷。道周开国八百年,虽说真正的神仙高人纷纷遁世修行,但作为都城,底层的修行者还是不少,有道,有佛,甚至连隐藏气息的妖魔鬼怪也来了好几个。

  “道长,里面请。”

  “道长,里面请。”

  朱磊和凌虚子并肩而入,各自向塔内瞧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