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帝宠神妃 > 第五章 都是我师傅教的

我的书架

第五章 都是我师傅教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六皇子呢,是众皇子里年龄最小一位皇子,但天赋极高,二十岁的时候就跨过了玄圣大关,半年前你被带回尘王府的时候他就开始闭关,直到前几天才出关,现在已经是玄圣中阶的高手了。”
玄圣中阶?不应该是玄圣巅峰么,居然还隐藏实力,云汐边听边腹诽。
“而且皇上已经将六皇子立为太子,但六皇子对皇位好像没什么兴趣,不过也是,像六皇子这样的天赋,怎么可能拘泥于小小的玄者大陆呢。”
“等等,他不是已经有王府了吗,怎么还会被立为太子?”云汐疑惑,难道不是封王之后才能有王府吗,都封王了又怎么能被立为太子?
“所以我才会说六皇子无心皇位啊。”云芷神秘一笑,“汐儿不妨猜猜,六皇子的尘王府是怎么来的。”
“封王立府,自是皇帝亲封,难不成还能是他自己封的?”云汐懒懒的翻了个身,随口答道。
云芷无奈摇头,给她掖了掖被角,日上三杆还理直气壮赖在被窝里不起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这你可真猜对了,这王府啊,还真是六皇子自己封的。”
“那尘王之名?”云汐颇有兴味。
“自然也是他自己取的。”
果然,这么嚣张的做法,那皇帝还想将皇位传给他,啧啧,这是真爱啊。
“我听说,六皇子是十年前被皇上...”云汐正要再问,却眉头一皱。
“谁!”
“什么人!”听到云汐轻喝,云芷迅速起身在手中凝聚玄力。
一道身影从窗外闪进,毫不遮掩的站在两人眼前。
来着一身黑衣,面目冷峻,“请云七小姐即刻随我前往尘王府。”
“宫无尘的人?”云汐冲云芷招了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身边来。
听到云汐直呼宫无尘,沧澜眉头皱了皱,却还是面无表情的重复了句:“请云七小姐即刻随我前往尘王府。”
“行吧,等我穿上衣服。”
“请云七小姐即刻随我前往尘王府。”
云汐默,尘王府的人都有毛病吧,蠢得蠢,冷的冷,整个王府也就那个姓白的还好点。
“放肆!汐儿即便再小也是女儿家,怎能衣衫不整的随你出府!”
看到沧澜这么无礼,云芷气的小脸通红。
二房云轩翟的夫人念雅是个典型的传统女子,对礼教尤为看重,云芷作为她的亲生女儿,自是得了不少真传。
“算了不穿就不穿吧,劳烦三姐帮我叫辆马车。”云汐倒是好脾气的摆了摆手,反正她穿的是里衣,穿与不穿只差一件外衫而已。
“汐儿!”云芷急得跺脚,看云汐没有改主意的意思,不情愿的向门口挪去,
经过这些时间的相处,她已经差不多摸清云汐的性子,对大多数事情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一旦做了决定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跟爷爷口中的她那个从未见过面的三伯很是相似,她知道云汐虽然年纪小,但心思却成熟稳重,只是这份稳重却让她心疼,她们的汐儿才八岁啊。
“无需马车。”沧澜终于说了句不同的话,只是这话却让云芷更加暴躁。
因为沧澜说完之后,竟连同被子一起将云汐抱了起来!
“你!你你你...”云芷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看到沧澜抱着云汐就要走,云芷下意识地要去阻拦。
只是武力值的巨大差距,让她还没碰到沧澜的衣角就被震开了。
看到云芷没受伤,云汐才松了口气,挣扎出一只手,拍了拍沧澜的肩膀,示意自己有话要说。
“三姐无事,你待会带上件衣裳坐马车去尘王府等我便是,嗯,此事就不要惊动爷爷他们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云芷幽怨的看了她一眼,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耳边风声呼啸,云汐把自己往被子里缩了缩,余光撇着不停后退的景物,不知在想些什么。
从上次尘王府一别,已是一月有余,之前还说过要回去陪白风遥一天结果自己转头就忘得一干二净。
只不过宫无尘能忍到现在才找自己还真是挺出乎她的意料的。
“宫无尘找我有什么事?”
“主子已昏迷半月。”
“哦,”不是宫无尘找自己,“那你们找我做什么?”
“唤醒主子。”
“白风遥不是在么,圣医谷首席大弟子都没办法?”
沧澜没有回话,云汐了然,若是有办法,估计也不会来找自己了。
沉默了一会儿,云汐再度开口,“谁让你来找我的?”
“…苍书。”沧澜略一迟疑,还是开了口。
“哦~~,死马当活马医啊。”
云汐说完便不再开口,径自闭眼假寐。
快到尘王府时,沧澜略作迟疑,最终还是低头看了眼云汐。
怀里的人儿着实太小,哪怕裹着被子,也是小小的一团,小小的脸不如巴掌大,大半脸都埋在被子里,睫毛纤长浓密,在眼下投下了小片阴影,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微微鼓起,看起来可爱极了。
沧澜觉得心底好似有什么在发芽,痒痒的,竟生出了自己的女儿以后会不会也这么可爱的想法。
“云七小姐,我们到了。”
“唔。”云汐揉了揉眼,一路假寐,她竟真有些困了。
沧澜抱着云汐往宫无尘寝室走去,与正要出门的苍梧撞了个正着。
“老大,你...”苍梧张着嘴,一脸见鬼的看着抱着云汐的沧澜,他们老大就这么把云七小姐带来了!
云汐刚到宫无尘寝室门口,就感受到了浓郁的灵力,这分明是要晋级了好吗,等等,灵力?
宫无尘不是玄者大陆的人么,怎么会修习灵力?
沧澜将云汐放到宫无尘的床前,云汐也不用催促,装模作样的给他把了会儿脉。
“如何?”清冷的声音响起,语气温和,云汐谓叹,这声音真的听不够啊。
“你们确定要让他现在醒过来?”云汐看向白风遥,又转头看看了沧澜几人。
“听汐儿的意思,莫不是你可以让宫无尘醒过来?”白风遥诧异开口。
“没错,只是你们确定要让他现在醒过来?”
“七小姐,此话何意?”苍南皱眉。
“他现在的状态,嗯……,你们可以理解为他正处在一个修炼的状态,若是让他自己醒过来的话,对他以后的修炼极为有益。”
“这……”几人面面相觑,一时拿不准主意。
“不知主子自己醒来需要多长时间?”
“不用多长时间,在这种环境下也就百十来年,弹指即逝。”云汐不在意摆摆手,一副小事小事,不用担心的样子。
“我一直在想,为何汐儿刚刚清醒便如此聪明通透,而且小小年纪便本事高强,如此来看,想来汐儿是神魂游离之时得了什么机遇?”
“你怎么知道?”云汐装作疑惑的看向白风遥,特别光棍的接着白风遥的话头。
正愁没有借口,偏偏他就来送枕头了,好人呐!
“这么说是真的了?”
“没什么机遇,幸得名师而已。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白风遥但笑不语,云汐撇了撇嘴,没有再问,只是在眼睛里显露出淡淡的求知欲,活像民间孩子得不到糖,不甘心却又拉不下脸来要的样子,把一个老成的孩童形象演绎的淋漓尽致。
“辛苦七小姐,还是让主子现在醒来吧。”几人纠结片刻,最终由沧澜拍板。
“行,你们都出去吧。”
这么痛快的么,苍书苦着脸,主子修为进益自是好事,只是这百十年确实太长了,就算他们等得起,可主子等不起啊。
沧澜率先冲云汐拱了拱手,退了下去。
“你这些手下倒是衷心。”
云汐站在宫无尘的床边,扒拉过他的一只手,顺手抽出他腰间的匕首,在他掌心划了一道伤口,又在自己手掌中划了一道。
神奇的是,两道伤口看似很深,却没有一滴血流出。
云汐按住他的手,将两道伤口合在一起,慢慢催动自己体内的混沌之力。
啧,小孩身体就是局限性太大,连手都这么小,云汐肉肉的小爪子按在宫无尘的手上,伸直手指不过才勉强盖过他的手掌。
要不是混沌之力不能外泄,她也不至于用这种自残的方式给他转化灵力,唉,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
宫无尘只觉得一道陌生的力量的进入体内,霸道却小心翼翼,它在自己体内游走,将庞大的灵力慢慢转化为玄力。
体内的神秘力量也被调动,跟随着在经脉中游走,大量吞噬着体内庞大的灵力。
门外
“哎,你们说,里面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啊。”
“就你话多,等着便是。”苍书怼了苍梧一句,只是不自觉捏紧的双拳透露出了他的不安。
“苍南,你说,这云七小姐真的是从太虚境回来的人吗?”
“不然这云七小姐天生聪慧,万事万物一点就通?”
又挨了一记怼,苍梧这才老老实实在门口站定。
宫无尘睁开眼时就看见眼前这一幕:小小的人儿神情专注,蒲扇般忽闪忽闪的睫毛下是一双灵动的大眼,婴儿肥的小脸鼓鼓的,琼鼻小巧,粉红色的嘴唇轻抿,着实可爱。
发丝散落,显得脸格外小巧,十分惹人怜爱。
肉嘟嘟的小手按在自己掌心,在素白里衣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白净。
云汐松手抬头就对上了宫无尘皱着眉的眼睛,“干嘛啊,嫌弃我啊,是你属下求我让你醒来的好不好!”
“我告诉你,要不是...放我下来!”云汐话没说完,就被宫无尘抱到了怀里。
门外守着的几人在听到说话的声音后,直接推门而入,于是几双大眼同时目睹了半坐着的宫无尘把人抱进怀里的全过程。
沧澜:“......”感觉有点怪。
苍南:“......”这场景似曾相识啊。
苍书:“......”他是不是应该给云七小姐准备套衣服?
苍梧:“......”哦~原来老大是得了主子的真传。
白风遥皱眉:“宫无尘,你这是做什么 ?”
只是宫无尘并不理他。
“为什么穿成这样就过来了?”握住云汐冰凉的小脚,宫无尘皱眉开口。
云汐没挣脱开,白了他一眼,“你猜。”
“主子恕罪,属下请罚。”沧澜上前一步,单膝跪在宫无尘面前。
“既如此...”
“干嘛要罚,他也是为你好。”
“那便不罚。”
云汐:“……”这么痛快,你是不是就等我说这句话。
!!!!
众人惊,什么情况!
“行了,你也醒了,放我回去吧,我三姐还在外面等着呢。”
“汐儿或许不知,十年前你父母曾救我性命,而今你又多次助我,我自当回报恩情。”
云汐默,跟谁汐儿呢,咱俩熟吗!
“你打算怎么报?”
“不若你拜我为师...”
“呵,汐儿已有名师,教导她,你怕是不够格。”白风遥淡淡开口,跟我抢徒弟?做梦!
“若不然我认你做义妹。”
“占我便宜还是占我爹娘便宜呢。”
“汐儿想我如何回报?”宫无尘放弃了,他不太会哄孩子,尤其是像云汐这种,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将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竭尽所能护着她,只是现在看来对方好像并不太需要。
“护着云家人就好,哦,当然对云家有异心的就算了。”云汐跳到地上,等这具身体长大她就会离开,云家人不错,她不希望他们出事,只是刚落地就被宫无尘重新拎回怀里。
云汐无奈,“行了,我要回去了,我三姐还在外面等着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