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倾天下 > 第十一章 刺杀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刺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初来乍到,偌大的帝都,云言连个熟人都没有。

  她还在禁足期间,想了想,还是不要出去招摇了,便抬脚往破庙走去。

  但她不想声张,自然有人找上门来。

  刚走到破庙院门外不远,带着杀气的气息便破空而来。

  一个、两个、三个人?

  不对,是四个。

  还有一个站在百步开外。

  云言眼底一沉,停下脚步,回头。

  霎时,只见夜里银光一闪,两把剑直朝面门而来。

  云言脚尖轻点,腾飞后退几步远。

  两把剑没停,换了方向继续刺过来。

  同时,身后侧方忽然出现一个黑衣人提着匕首袭来。

  云言抬臂挡开他的手,又躲开身后的攻击,再次闪了老远,。

  看着已经分开站立封住她退路的三个黑衣蒙面人,皱了皱眉。

  “你们是什么人?”就着远处街道上传来的微光,她迅速打量了三人一眼,“谁派你们来的?”

  是每天在诏灵寺监视她的那些人?应该不是。

  那三个黑衣人一声不吭,双眼直直盯着眼前的目标,再次冲了过来。

  动作迅速,专业,毫不拖泥带水。

  云言只是防守,她有些疑惑,这到底是谁派来的人,为什么要对她出手?

  就在这思索间,刺啦一声,匕首划破她手臂,白色的衣服迅速染红。

  她吃痛,微愣。

  就在这停顿瞬间,另外两边带着摧灭之势的长剑直朝她喉咙和后心刺去。

  这是来杀她的啊。

  她一脚踢开刺伤她的人,侧身躲开后心一剑,那剑割了她一缕头发,同时抬脚一脚踢开面前刺来的人。

  随即几步退开,有些狼狈。

  站在那儿,惊诧未定,偏头看了一眼手臂上染红的衣服。

  抬头看向三人时,眯了眯眼,明白了,原来这是来要她命的杀手啊。

  三人又要冲上来,云言抬手叫停。

  三人一顿。

  “我再问你们一次,”云言边说话边扭了扭脖子,又踢了踢手脚舒展了一下。

  随即站定,直直看向对面三个杀手,“是谁派你们来的?”

  三个杀手毫无废话,直接杀了过来。

  两番没得手,多少试探出了目标的深浅。

  再一次,三人与刚才又不一样了,更加凶残和迅速。

  不一样的是,这次他们冲上去就没那么好运了。

  同时冲过去的三人只被打飞出来两人,还有一人……

  云言反手慢慢抽出刺进杀手胸口的剑。

  那杀手瞪大眼睛,低头看了眼染了红血的长剑从自己身体里抽出,最后直挺挺往后倒去。

  云言甩了甩长剑上的血珠,就像洗手了甩干手上的水珠一样平常。

  “不好意思,刚才没想明白原来你们是来杀我的。至少……”

  她抬眼,勾唇笑了笑,眼底一片嗜血的兴奋。

  看着有些变态,那双眼睛在前一刻明明还是明亮又赤诚的。

  “至少多派几个人嘛,就你们三个,不够哟。”

  对面两个杀手看着气息陡然转变的目标,心底没来由一怵。

  但伙伴的血刺激着他们,眼底带着更加疯狂的杀意,没有一丝犹豫和迟疑,提着武器又冲了上去。

  云言长剑一抖,也就是眨两眼的功夫,直接抹了其中一人的脖子,并将剑抵在最后一人的脖子上。

  她眼底一片冷意和戏谑,盯着杀手那双不可置信惊惧的眼睛,长剑往里凑了凑,在他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红的细线。

  “说,谁派你们来的?”

  她话音未落,身后破庙的院门忽然响了一下。

  穿着素袍,一身圣洁的和尚走了出来。

  一念在里面听到动静,一开始以为是野猫野狗。

  过了一会儿觉得有些不对,便拿着烛台走出来看看。

  刚出来血腥味儿扑鼻而来,出来一看,只见不远处地上躺了两个黑衣人。

  再往前,就见侧身对着这边的白衣女子,手执长剑抵着另一个黑衣人的脖子。

  他瞳孔微缩,抬手有些急促往前跑了两步。

  “施主,剑下留人!”

  察觉到黑衣人想要趁机逃走的意图,云言手一提,直接割了他的喉咙,鲜热的血喷了她一胳膊肘。

  黑衣人踉跄退了几步,喉咙发出‘呵呵’的倒吸声。

  他抬手捂着脖子,往外跑了两步,最后扑通一声扑在地上。

  死了。

  一念顿在几米开外。

  云言偏头,也看见了他。

  不甚在意丢了手里的剑,看着面前端着烛火披着一身柔光的人,偏头笑了笑,一派无辜和坦然。

  仿佛刚才那个毫不眨眼抹喉杀人的恶魔根本不存在。

  “你都看见了?”她开口问道。

  一念拿着烛台的手微微有些抖,一是为人明明就在自己眼前,却没救下。

  二是……

  他看着立在那儿,如昨天一般端正挺拔且通透坦然的女子。

  要不是沾了血迹的衣裳,一点也看不出她刚刚杀了三个人。

  一切表象,皆是虚妄。

  他竟然也因此错看了人。

  罪过。

  “被你看见了,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云言见一念不做声,直言道。

  她看着一念那张脸,企图在他脸上找出恐惧和愤怒。

  然而,什么都没有。

  除了最开始那诧异的神色,脸色如平时一样。

  “阿弥陀佛。”

  一念将目光从云言身上移开,缓步走到黑衣人旁,将烛台放在地上,盘腿而坐,当场念起了安魂咒。

  看着坐在那儿念咒语的人,云言也不恼,只是回头看了眼百米远的地方,等了一会儿。

  百米外处,一个穿着黑色劲装,抱着胳膊靠站在树干上的男人。

  在云言看过来的时候,下意识绷直了身体全身警戒。

  两人透过黑暗的夜空较量了一番。

  随即男人往树后隐了隐。

  云言啧了一声,不出来?是下次找机会在下手的意思吗?

  她回头看着一念还在给第一个黑衣人念咒语,走过去,半蹲开口道:“我觉得我们进去比较好。”

  一念没理她,嘴唇翕动,继续念着咒语。

  云言耐心有限,起身,一脚暴躁踢开黑衣人尸体。

  反正被这和尚瞧见了杀人,她都懒得装了。

  一念睁开眼,看着被踢到一丈开外的黑衣人,再次愕然。

  “施主,善莫大焉,得饶人处还请饶人。”说罢,他端起烛台,起身,走过去,准备继续坐下。

  被云言一把抓住胳膊,“大师,别念了,你看见我杀人了,那你肯定也活不成了,我会杀了你灭口。”

  说着,连拖带拽,将人拖进了庙里。

  ……

  距离帝都千里之外的云州,客栈。

  一个身穿浅蓝长袍,身长玉立的年轻男子负手立在客栈窗后,一脸忧思,遥遥看着帝都方向。

  “顾先生,您别急,将军不会有事的。”屋内,一个周正挺拔的少年半躺在塌上劝道。

  “我倒不是担心她,”男人叹了口气,“那丫头要是发起脾气来,她师父都压不住,更何况现在她一个人在帝都,指不定当场闹了个天翻地覆呢。帝都可不比西南。”

  听到说将军发脾气,少年下意识坐直身体打了个冷颤,“谁知道皇上召她到帝都竟然是要为她赐婚?”

  想到此,他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我还真想不到这世上有谁能制得住那个大魔王,哈哈哈……”

  “黑崎,”男人回头看着笑得没了正形的少年,“看来你很想念你们家将军了吧?”

  “别啊先生,将军在,我也不敢笑啊……”

  “去把房退了,今晚连夜赶路。”

  “啊,已经连续赶了五天了,今天睡一晚行不行啊先生……”

  “我担心小言,不行,马上就走。”

  “遇到将军只有别人倒霉的份,谁敢惹她啊!”

  “那你留在这儿。”

  “……我没钱呐……”
sitemap